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修真小说 > 天命之五道仙主 > 章节目录 初涉仙途 第一卷 初涉仙途 第一章:诱饵
    水砚城内,阁楼林立,街道上喧杂的声音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p>

    在那街道上,此时一个头发凌乱,衣衫褴褛的少年无力行走着,目光紧紧放在街道面馆正大口吞食碗中面条的人们,神色间充满了渴望。

    </p>

    少年名为廉拓,是水砚城三十里外的一处村落之人,其父母在他年幼时便不知去向。

    </p>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靠着村落里一位年迈的教书先生收养长大。

    </p>

    教书先生一生未娶,收养廉拓后便把他视为亲生儿子对待,而廉拓,也自然是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

    </p>

    芸芸生灵中,凡人一生也不过才短短百年岁月,花甲过后,死亡便已化作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刃,不知何时就会悄然落下。

    </p>

    十多天前,那收养他的教书先生因被疾病常年缠身,年迈的身躯终究抵挡不过岁月与病魔的侵蚀,悄悄离开了世间。

    </p>

    次日,悲痛的廉拓便花光其生前教书所得的不多积蓄哀请了几个村中壮汉,本想让他们为他风风光光地埋葬遗体。

    </p>

    可未曾想到的是,村民们不仅贪婪钱财,更是毫无人性,几名壮汉将那钱财收下后,非但没有帮他将死去的养父埋葬遗

    </p>

    体,甚至还视他作为村中怪胎,联合下无情地将他直接赶出了村落,不允许他再靠近半步。

    </p>

    万般无奈,廉拓只得在深夜偷偷潜入村中搬出养父尸体,于村庄数里外简单的为其埋葬了遗体。

    首发域名m.biqugela。com

    </p>

    随后,毫无去处的他便不得已独自来到这相距不远的水砚城内。

    </p>

    除了收养他的养父外,廉拓几乎是举目无亲,来到这城中他本打算乞讨求存,可却因城内乞丐分占割地,他初来乍到,想

    </p>

    行乞为生的想法都难以实现,甚至于差点被那些乞丐活活打死。

    </p>

    这十天来,他几乎走遍了城内所有地方,靠着看他太过可怜偶尔施舍了几个馒头让他充饥的人们,这才没有饿死在这水砚城内。

    </p>

    “滚开,滚开,都给老子让开条路来!”

    </p>

    就在他目光凝望面馆之际,街道后方有充满粗犷的吼声突然传出,由远到近,回荡在了这条笔直大街上。

    </p>

    那些原本正行走的人们,不管男女老幼,在闻及后皆急急忙忙往街旁靠去,很快露出街道后方正骑马快速奔来的几位精壮男子,以及被围护在他们中心处的一位衣着华丽的青年。

    </p>

    刹那间,原本极其热闹的街道变得安静许多。

    </p>

    街道正中心处,廉拓听到声音早就想往旁靠去,可他饥饿多时的身体显然再难以支撑,仅迈开了小小一步,浑身无力的他便忽然感觉到眼前世界迅速变得模糊起来,随后整个人更是无力地缓缓倒向地面。

    </p>

    “吁!”

    </p>

    这一幕让当头开路的男子神色一变,大喝一声欲改变方向,可因身下的马速度太快,整个人却是直接从马身不受控制地被狠狠摔出,于地面上翻。。滚了好几圈这才停下。

    </p>

    “臭乞丐,你不想活了!”

    </p>

    男子体型颇是强壮,这么一摔仅是受了点轻伤,从地面站起后,只见他带着怒意走向已然昏迷的廉拓,握在手中的马鞭更是被他重重甩出。

    </p>

    廉拓近日来本就一直饱受饥饿,瘦骨嶙峋的身躯被男子这么一鞭甩在身上,剧烈的疼痛顿时将他从昏迷中激醒,睁开沉重似山地眼皮无力看向男子。

    </p>

    男子看廉拓默不作声似更加愤怒,手中马鞭霎时再次扬起,眼看就要落下,却被一道阴冷的声音制止住。

    </p>

    “卡洛住手,把这小子也带上,本少有用处。”

    </p>

    那后方的其余男子与青年不知何时已然临近,当中青年望着这一幕沉思片刻,忽然一跃跳下了马来。

    </p>

    这水砚城内,有李家一族,家财万贯,可谓是城内绝对的大族,城中几乎有大半的生意都是由其暗自掌控。

    </p>

    而这衣着华丽的青年,正是这李家当今族长李元的唯一儿子,李孞。

    </p>

    李孞仗着家族势大,平日里在城内嚣张跋扈,欺男霸女,传闻中,更是与城内不少有姿色的良家妇女有染,一直以来仗着家族势力行那丧尽天良的事,令人颇是厌恶。

    </p>

    此等事情虽说无人亲眼目睹证实过,但众人相信也绝不会是空穴来风、无故起事,且城里的人大都知道他为人纨绔,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实在不足为奇。

    </p>

    对于他,廉拓自然也是有所耳闻,在进城游荡的十天里,他甚至已不止一次地看到过此人。

    </p>

    眼下这李孞如此说词,这让他心中不由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可虚弱到极致地身躯,却是让他犹如脱离了水源的鱼,只能静静地望着。

    </p>

    一股对于未知的莫名恐惧,正于他心中暗然升起,弱小的无助感,第一次充满弥漫住了他心神。

    </p>

    “带着他,我们走。”

    </p>

    凑到近前抓起廉拓看了眼,李孞脸中忽然闪过一丝怪异的兴奋,冷冷的声音传出,在那卡洛抓起廉拓后,随即转身骑马带着几名壮汉徐徐向城门所在离去。

    </p>

    “才多大的孩子,可惜...”

    </p>

    “这李家少爷惨无人性,此次外出狩猎,恐怕是想带着他用作活靶子去吸引各种凶兽。”

    </p>

    待到众人远离不见,街道旁的人们才再次恢复了吵闹,有不少闲言碎语隐约传出,却是很快被那杂闹声埋没在内。

    </p>

    水砚城十多里外,有一处常年凶兽出没的荒林山地,这周边数里范围,平日里都是罕有人迹。

    </p>

    荒林中心处,廉拓被李孞等人带着离开水砚城后,全身各处被利刃隔开数个伤口,鲜血从上冉冉流出间,却是直接被扔在了地面上。

    </p>

    距他数十丈外,李孞等人隐没于杂草丛面内,手持弓箭目光遥遥盯着他附近。

    </p>

    众人观望等待之际,其中一壮汉犹豫许久忽然低声道:

    </p>

    “少爷,此事要是被族长知道,恐怕...”

    </p>

    还没等他说完,那李孞脸中神色瞬间冷淡下来,一掌拍向开口的男子,语气极其傲慢地道:

    </p>

    “住嘴,这小子不过区区一条溅命,让他做诱饵那是看得起他,况且本少难得出来猎一次兽,有了这样的诱饵说不定能满载而归。”

    </p>

    男子被李孞这么一掌拍下,脸中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头颅深低不敢再说话,至于其他几名男子对此则是面无表情,仿若早就习以为常。

    </p>

    对李孞来说,廉拓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形如蝼蚁,是生是死根本就不会引起他半点怜悯,唯一让他关心的,不过是把廉拓变作诱饵后,能否就此引来凶兽供他狩猎。

    </p>

    荒林内野兽极多,鲜血淋漓的廉拓仅是这么躺在那一会,周边数百米范围内便有七八个食肉凶兽闻着气息远远奔来。

    </p>

    不过这些凶兽倒也是谨慎,毫无威胁的廉拓在他们眼中虽说充满诱惑,但靠近后它们仍仅仅是凝聚在数十米外徘徊,久久未见扑出。

    </p>

    直至有半个时辰过去,围聚徘徊的凶兽已不下数十后,当中一头犹豫已久的硕大猛虎才终于忍受不住,于低吼中率先朝廉拓快速掠来。

    </p>

    它这一动,使得其它凶兽顿时也不再犹豫,低吼连片传出,十多头较为强壮的雄狮,恶狼一同冲出。

    </p>

    “现在,放!”

    </p>

    李孞等人一直暗中观望,手中弓箭更是早就拉的笔直,此刻这十来头凶兽刚一冲出,众人手中弓箭顿时离弦。

    </p>

    蓄力已久的弓箭于半空直接划出呼啸声,使得那些冲向廉拓的凶兽在察觉后,眼中凶芒却是更甚,非但没有退却,速度反而更快!

    </p>

    不过其余本还在犹豫的凶兽,除了三两个也是忽然扑出外,剩下的霎时如惊弓之鸟四处散开,远远逃去。

    </p>

    七道弓箭射出,只见有四道径直穿入狂奔的凶兽体内带着其躯体狠狠抛开,至于另外三道,则是有所偏差横插在了地面中。

    </p>

    李孞等人有备而来,对此番狩猎自然是准备的极为充足,这七道弓箭刚射出,转眼便又有一波从他们手中脱弦离去。

    </p>

    短短几个瞬间,还未等那些扑出的凶兽临近廉拓,众人各自手中便已有不下三道弓箭射出,化作一片小小箭雨逐一落下。

    </p>

    哀嚎声传出间,却见冲出的十多个凶兽除了那硕大猛虎没有止住脚步外,其余均是在箭雨扫落下当场死亡。

    </p>

    幸存的猛虎在躲过箭雨后,直接咬住廉拓大腿没有丝毫犹豫朝后方退去。

    </p>

    “此虎才是这次最大的收获,绝不能让它跑掉!”

    </p>

    将手中弓箭一把扔开,李孞神色激动地从草丛内走出,大呼一声连忙追向猛虎。

    </p>

    这荒林覆盖的范围极大,猛虎速度虽说快的转眼便已不见踪影,但廉拓身上不断滴下的鲜血,却是仍为李孞众人指明了方向。

    </p>

    荒林后方数里外,是一处崚山断崖。

    </p>

    “跑,本少看你这畜生能跑到哪去!”

    </p>

    小半个时辰后,七人在断崖不远处停下脚步,那李孞横眉怒目,手持弓箭直指前方再无路可行的猛虎

    </p>

    “吼。”

    </p>

    眼看无路可退,崖岸旁的猛虎不得不放下口中廉拓躯体,低吼传出间气势汹汹的冲向众人。

    </p>

    不过没等它临近,庞大的兽躯便已被数道弓箭狠狠穿透,鲜血飞涌间,倒在了地面奄奄一息。

    </p>

    “少爷,那小子...”

    </p>

    卡洛走到猛虎身前戳了几下,在确定没有反抗余力后,目光不由瞟向远处浑身鲜血淋漓的廉拓。

    </p>

    一旁李孞此时很是振奋,盯着猛虎却是懒得理会不远处的廉拓,摇摇手顿时道:

    </p>

    “卡洛,雁殷,你二人把他扔下山崖,我们走。”

    </p>

    闻言,卡洛与众人中一男子面面相觑,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径直来到廉拓身旁后,连拉带拖将廉拓提到崖边推了下去,随后转身与其他人扛起那猛虎,循着来时方向徐徐离开了山崖所在..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