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修真小说 > 天命之五道仙主 > 章节目录 初涉仙途 第一卷 初涉仙途 第二十章:离宗
    外门交战的两人并未太过激烈,廉拓倒是勉强能够看得清两人交战身影,至于内门交战的两人,他目光放去只隐约见到两个身影不时相互碰撞,法器交擦的光芒从其上闪射而出,一时间令人感到眼花缭乱。

    </p>

    仅是不久,两边交战的四人便已分出胜负,整个交战过程只不过维持了十多息。

    </p>

    外门中是那古靖轩获得胜利,而内门,则是那何佳乐。

    </p>

    比试结果一出,四人微微抱拳便纷纷从罗盘离开,在林长老的安排下,很快就有另外四名弟子继而踏上。

    </p>

    持续的轮番交战,仅是小半柱香的时间外门弟子中第一轮比试就已然完成,至于内门许是因为修为较高,交战弟子持续了较长一会。

    </p>

    “本轮比试,秋逸寒胜,最后一场,祝浪,田锦豪。”

    </p>

    当首轮最后一场比试到来,广场上始终沉默观看的廉拓眼中不由透出一丝兴奋。

    </p>

    内外门弟子中他所识之人不多,尤其是这内门,除了闫萱外,他知道的也再就是这祝浪了,此刻轮到此人出战,廉拓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p>

    云雾罗盘上,只见一身红袍的祝浪面无表情,在朝对方略一抱拳后,抬起头时黑色短剑出现手中,在他一抛下以极快速度朝眼前男子刺去。

    </p>

    “不过才短短两三年过去,这祝浪修为似又变得更强了!”

    </p>

    与他交战的男子感受了下祝浪修为,脸中神色随即变得阴沉下来,眼见飞剑奔向他,连忙大喝一声,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不大的盾牌横档在身前。

    一秒记住https://m.biqugela.com

    </p>

    嘭嘭声传出,男子那盾牌只是阻拦少许便分裂成两块掉落地面,下一刻,长剑已是带着“嗡嗡”轻鸣止在了他身前五寸,汗毛乍起间,冷汗不由从他身上流下。

    </p>

    男子此时修为不过是凝气五层,在上一次比试中他也是和眼前祝浪一同交战,但当时二人修为相差不大,他拼尽全力下还尚能与之凯旋,可如今万万没想到,只是一个回合下,他竟就毫无抵抗的惨败。

    </p>

    苦笑中,男子与祝浪再次轻微抱拳示意,随后从云雾罗盘纵身跃下。

    </p>

    “祝浪胜!本轮比试结束,第一轮获胜者,半柱香后等待第二轮比试开始。”

    </p>

    待二人离开云雾罗盘后,林长老的声音徐徐传出。

    </p>

    广场上,此时不少被淘汰的弟子已经相继离去,他们本就是内门与外门中垫底的存在,不过抱着一丝侥幸前来参与比试,仅希望能通过这一战,了解到自身不足之处。

    </p>

    张震,也在败场后默默离去,回去探索那阵法构造。

    </p>

    那林长老目光在众人中扫视一圈,正想着好安排下一场比试,当发现廉拓也在广场上后,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目光停留在他身上片刻,赞赏的神色更是渐渐浮现脸中。

    </p>

    廉拓此时正想离去,察觉到林长老的目光他不由止住身子,连忙带着恭敬笑意冲那林长老抱了抱拳,然后才徐徐踏步从广场上离开。

    </p>

    “如今修为达到凝气一层,有些事也该回去解决了。”

    </p>

    走在归去的小道上,廉拓眼中闪过一丝愤然与哀意,但很快便是被坚定代替,行走的脚步慢慢加快。

    </p>

    自被闫空救醒于灵奕宗内,至今不觉已是过去数年。

    </p>

    村民们结党营私、漠视他与养父一事,还有那水砚城李家李孞,廉拓虽说对这此前遭遇一直深藏心中,来到这灵奕宗丝毫没有提起表露,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忘记。

    </p>

    数年来他埋头苦修,为的,便是让自己快速变强,让自己的修为有朝一日,足以回去让这些人付出沉重代价。

    </p>

    他不是恶人,但也绝非善人。

    </p>

    数年前这些人欺他弱小无能便如此无情待他,那今日廉拓变强,也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p>

    有些事,注定是说不清对错的。

    </p>

    .....

    </p>

    外门后方边缘,尽头端上有三座并排而立的宫殿,从广场回到外宗后,廉拓并没有再次回去自身洞府内,而是来到这里,向这中间那一座宫殿走入。

    </p>

    张震的洞府,便是在其内。

    </p>

    早在还未开始比试前,廉拓就与他闲聊了一下,并表明自己将要离宗一段时间,希望能从他手中取得数个禁法以护周全。

    </p>

    本以为比试会持续好几天,但没成想会这么快,廉拓这才并未等比试结束便来到此地。

    </p>

    进到通道后,廉拓在三个洞府光幕边上都查看了少许,然后在末端的那一光幕前停了下来。

    </p>

    光幕旁上,刻着一条小小的划痕,这是廉拓在张震离去前叫他刻下,为的便是能找到他洞府所在。

    </p>

    “张师兄可在里面?”

    </p>

    透过光幕隐约可见的人影走动,廉拓朝内轻声道。

    </p>

    洞府中,张震身下已然摆放出一个古怪的碎石圈,看上去似错综杂乱,但又隐约有着一些规律,此时的他正拿着那阵法构造图沉吟,不时向身后一堆碎石块里拿取几块碎石,摆放在那碎石圈上,眉头皱的紧紧,不解的望着碎石圈。

    </p>

    声音穿过光幕传入洞府内后,里面的张震忙将阵法构造图放在了一边,同时双手掐诀下,于他腰中的储物袋自行打了开来,那外门令牌从内飞出,直接向光幕而去。

    </p>

    光幕在令牌融入的瞬间,一道可通人走过的缺口打了开来,门外的廉拓见状直接向洞府内踏步走进,一眼便望见了张震身前的碎石怪圈。

    </p>

    “廉兄这就要离去了?”

    </p>

    待廉拓进入后,张震右手一召,融入光幕的令牌飞出落在他手中,光幕也恢复正常,拿着令牌,张震疑惑地朝廉拓看去。

    </p>

    “反正这比试也没我什么事,不如趁早出发,早去早回,不知我与张师兄所说之事...”

    </p>

    廉拓话到末端顿了下,目光从碎石圈上离开,带着期待望向张震。

    </p>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这是我之前制作出的两种禁法,一攻一防,可惜我没将这阵法研究透彻,要是再过段时间我有七成把握,能从内找到制作出攻防兼备的禁法。”

    </p>

    从储物袋中摸索了好一会,张震才取出两块木牌丟给了他。

    </p>

    “多谢师兄,此情廉某绝不会忘,日后若有需我相助之事,定在所不辞!”

    </p>

    面带感激的接过木牌,廉拓忙朝着他重重的报了抱拳,以示谢过。

    </p>

    张震对此仅摆了摆手,随即指了指碎石圈边上的阵法构造图,对着廉拓笑了笑,与此同时低沉的淡淡道:“我虽不知廉兄出宗所为何事,但想来定是极为重要,我张震在灵奕宗朋友虽少,但却真诚相待,区区两个禁法廉兄不必如此客气,况且日后说不定还得你在宗门多多照顾我呢...”

    </p>

    与其相视一笑,廉拓摸了摸头没有再过多言谈,而是对着张震再次抱了抱拳,拿着令牌转身离开洞府,向着灵云峰下走去。

    </p>

    灵奕宗内虽说并未限制弟子外出,但也几乎罕有人会独自离开宗门。

    </p>

    毕竟若修为不足凝气三层,在无法御剑飞行的情况下,就算出了灵奕宗也无法辨识方向,很容易迷失。

    </p>

    况且这连云国边缘地域内无宗无派的散修并非少数,更有绝大部分是为那嗜血之徒,厮杀夺宝之事随处可见,对于一些修为较低的修士,若是不慎被其遇到,怕是难逃被抢夺自身一切法器及宝物。

    </p>

    除此之外,更是有一类修炼歹毒魔功的魔修,这一类魔修通常都喜欢直接生生吸取修士精血,若被盯上,被抢夺宝物法器倒是小事了,能否保住小命都成问题。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