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修真小说 > 天命之五道仙主 > 章节目录 初涉仙途 第一卷 初涉仙途 第二十七章:隐祸将临
    沉思半顷,廉拓不再考虑这些,拿出那辅助阵法与四枚灵石回到蟒椅上沉入到了修炼中。

    </p>

    他体内灵气经过与黑袍男子一战又消耗了不少,丹田处的团状灵气此时已然缩小了很大一圈。

    </p>

    不过此时有了灵石相助修炼,吸收之下他先前消耗掉的灵气很快便是慢慢回复起来。

    </p>

    另一座府邸内,苏三的神色此刻刚刚平定下来,在廉拓取出阵法修炼不久,他便又猛然察觉到廉拓所在府邸突然传出很是浓郁的灵气,神色不由再次变换,遥遥望向廉拓所在,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中突然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

    </p>

    次日清晨,天色蒙蒙亮,府邸大门前那亲王刘浩岚便早早站在那里等候着。

    </p>

    昨夜府邸里传出的破碎声他自然也能听到,只不过别说打碎其内物品,就算是将整座府邸掀起,他亲王也不敢有任何不满。

    </p>

    “大仙,马已为您备好,随时可以出发。”

    </p>

    踌躇了下,亲王恭敬的声音徐徐传出。

    </p>

    府邸内,廉拓盘膝坐在阵法中心,四颗灵石正极速围绕旋转散发出丝丝灵气,被他不停的吐纳,缓缓吸收进入体内丹田。

    </p>

    亲生声音传入不久,阵法内的四颗灵石旋转中猛然停滞,廉拓双眼缓缓睁开。

    </p>

    经过一夜打坐吐纳,他体内灵气已然彻底恢复,甚至还为之增长不少,俨然比之前还要壮大几分。

    首发域名m.biqugela。com

    </p>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廉拓将阵法及灵石一卷下收入储物袋内,站起身来向府邸外走去。

    </p>

    出了府邸,他第一眼便见那亲王与几人牵着一匹褐棕色毛发的骏马站立门前等待。

    </p>

    那亲王见到他,连忙带着恭敬再次道:“大仙,马已备好,且我已安排好几位亲信为大仙带路。”

    </p>

    朝其满意的点了点头,廉拓一言不发直接上了马背,在前方几人的开路下,出了城门一路直向水砚城所在奔去。

    </p>

    在他出了城门不久,那苏三也是骑着马匆匆出现于城门外,所去方向与他所行恰恰相反。

    </p>

    距临楦城近百里外,有着一处极为古怪的山丘,山丘表面被一层密密麻麻的杂草枝蔓覆盖住,只于那底下存在着一个幽深洞口,直通其内。

    </p>

    在廉拓等人离开临楦城数个时辰后,那紧随离去的苏三脚下贴着两张黄色符纸很快便是来到了这山丘所在,疾驰中毫不停滞的顺着洞口直接闯入。

    </p>

    不久,一个满脸疤痕的男子便与他共同从山丘内走出,丢出一把长剑后,带着他向半空徐徐飞去。

    </p>

    落凡村,坐落于水砚城三十里外某处大山其内,村落人口不多,仅不过二三十户人家。

    </p>

    三年前,廉拓受村民逼迫离开村子,随后更是沦落到水砚城内,于是才有了这后面一系列的事。

    </p>

    如今时隔三年,种种事情的组合发生下他已是迈上了修仙这一条大道上,带着修士的身份,重新回到了此地。

    </p>

    历经一天一夜,他骑马不停间歇,终于再次回到这里。

    </p>

    也许是冥冥注定,亦或者因果相报。

    </p>

    落凡村,在一年前被一伙极度凶残的山贼烧掠而入。

    </p>

    整个村落内近百男女老幼尽数惨死其中,无一生还,此刻早就成了一片荒芜的死地,有不少地方,甚至还能看到火烧过后的人体残骸。

    </p>

    默默望着眼前尽是残破不堪的房舍,廉拓沉就了许久,随后又将其养父教书先生尸骸移至了村落十多里外的一处最高青峰山顶,叩拜在那坟前,许久许久。

    </p>

    直至次日午时,他才带着复杂空洞的思绪缓缓走下青峰。

    </p>

    水砚城,是由三个大家族共同掌控,其中李家之势最为庞大,整个城内有近乎三分之一皆为李家一族所在,其余两个家族柳家与方家,则是平分余下。

    </p>

    在数十年前,水砚城中并非有李家存在,而是世代相传的柳、方、周三个家族。

    </p>

    李家一族不知从何处而来,进入水砚城后,一夜之间无息灭了周家上下满门,直接取代了周家数百年来的位置。

    </p>

    事后的柳、方两家对此丝毫未曾提及,仿若早就默认了一般,更是自那之后行事低调许多,任由李家分割城中地域,不敢有丝毫反抗,似乎对这李家很是忌惮。

    </p>

    这一现象,长久之下便使得李家于城内如日中天,整个城内,几乎无人胆敢对其族人露出丝毫不敬。

    </p>

    李家所在中心处,众多楼阁层层围绕下那一座宏伟宫殿的地下,还有着一个密室存在。

    </p>

    一个半截入土的老者盘膝其内,在他丹田位置,赫然存在两团拇指大小的团状灵气缓缓运转。

    </p>

    这老者一头白发,脸上密密麻麻布满皱纹,在廉拓走下青峰的瞬间,老者眼皮猛然一跳,心神中莫名起了一丝不好预感。

    </p>

    只见他眉头皱了皱,不由得停下修炼,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从心底极速滋生。

    </p>

    仅十多息过去,老者心中那股感觉便已然特别强烈,仿若此时有一把虚幻的大刀横在了他眉心,随时就可能会落下。

    </p>

    神色变幻间,老者隐隐察觉到不妙,匆匆忙忙便走出了密室。

    </p>

    这老者,是李家上代族长,也是李家身份最高的存在,可以说,他就是水砚城李家的老祖宗。

    </p>

    且此人并非凡人,而是修士!

    </p>

    整个李家在他从密室出来的刹那,族中立刻传唤族谱内所有族人集结在了宫殿门前。

    </p>

    除了那些不在城中范围,远出办事的族人外,很快,那宫殿门前,便是集结了城中所有族谱上有名字的三百多位族人。

    </p>

    那当今族长李岩,满脸坎坷不安的站立在前方。

    </p>

    李岩自然知晓老族长是仙人,能惊动其从密室出现,他知道定然是有极大的事情发生。

    </p>

    其实早在受到传唤前一刻,他心中便已是感到莫名不安,隐隐将有大祸临头的感觉。

    </p>

    “都来了吧..”

    </p>

    仅是少卿,宫殿大门便是缓缓自行打开,那老者身披一袭黑色长袍,虽说已是暮老之年,但身子却很是挺拔,紧紧皱着眉头停在众人三丈处,苍老的声音带着低沉从他口中徐徐传出。

    </p>

    带着不安,李岩望着前方老者恭敬言道:“老族长,城内三百多族人已经全部集结在此,不知所谓何事?”

    </p>

    老者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而后一拍腰中储物袋,顿时一枚玉筒出现手中被他直接按向眉心。

    </p>

    玉筒融入不久,只见他运转起体内灵力涌向手中,而后放在双眼前一把抹过。

    </p>

    刹那间,老者的眼中闪过丝丝幽芒,目光炯炯忽然看向身前众多族人。

    </p>

    当目光放在李岩及那李孞身上时,他眉头不由皱的更加紧了。

    </p>

    在眼前所有族人眉心中,他清晰看到有一丝黑线存在,尤其是这当代族长李岩父子二人,其眉心处已然不能用一丝来形容,而是由众多黑丝组成,呈现出一道极为粗大深黑的线状。

    </p>

    这,正是让他眉头更加紧皱的原因。

    </p>

    “孞儿,你上前来。”

    </p>

    沉默少许,老者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阴沉无比的声音顿时徐徐传出。

    </p>

    “老..老族长。”

    </p>

    李孞本站在那李岩身后不远,听到老者传唤,他心中不由一颤,脚步却是迟迟未敢迈出。

    </p>

    “上来,跪在此地!”

    </p>

    看李孞犹豫不前,老者神色更为阴沉,怒目紧盯着他,忽然大声怒喝道。

    </p>

    四周族人看老者这般震怒,心中不由吓了一跳,李岩回头望了眼李孞,强忍着头皮朝老者低声道:“族长,孞儿他..”

    </p>

    “住嘴!”

    </p>

    不过他话语尚未完全落下,老者沉重的怒吼声便是将其打断。

    </p>

    与此同时,只见老者伸手猛的一张,李孞身影顿时不受控制直接被他隔空拉到眼前,顺势一按下,李孞整个人便是双脚跪在了地面中。

    </p>

    眼看老者已然处于暴怒边缘,李岩口中话语不由咽在了喉中,脑袋深深低下,却是不敢再多说什么。

    </p>

    宫殿四周,一时间陷入到死寂的沉静中。

    </p>

    直至约莫两时辰后,廉拓身影缓缓出现于水砚城城门之外,脚步迈动中直直踏入城内。

    </p>

    “果然是修仙之人...我李家除了我外皆是凡人,怎会招惹到修士...”

    </p>

    在他踏进城内瞬间,老者心中的那不妙极速攀升,很快便是强烈到了极致,闭目感受少许,他眼中忽然迸发出极为凝重的光芒。

    </p>

    老者能察觉到,一个隐隐带有杀机的修士刚刚从城门处突然出现,正向着他李家所在宫殿一步一步临近!

    </p>

    时间不长,廉拓面无表情,进了城内后很快便已是遥遥出现在众人眼前。

    </p>

    跪于地面的李孞见到他脸中忽然露出一丝慌乱,却是于此刻终于明白了老族长为何将他强行按跪在此。

    </p>

    “小友面怀杀意,不知是我李家族人有何招惹于你。”

    </p>

    凝神感受了下廉拓修为,那李家老族长心中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若是对方修为远在他上,他还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p>

    此刻明了后,以廉拓凝气一层的修为他虽说还是有所担忧,可却有把握能稳当处理好其间问题。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