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修真小说 > 不可思议的山海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二章 太阳神已死!
    女祭不认识妘载,她看向那片剑光,心道那应该是广成子的剑术,但是剑光之内云雾缭绕,她根本看不清楚其中的情况

    但是身为神女,她你呢过感觉到赤松子在里面,所以,此时出现的这帮玩意,两人四兽肯定都是和赤松子、广成子有关的。

    她没有说话,开始等待变数。

    山外,黑云突然压阵,但没有扩散,云海中,北海神显出身形来,下面的山头上一阵躁动,寒荒国的战士们松了口气,而更多的民众则是发出了惊恐的呼喊,以及愤怒的呵骂。

    但北海神禺强,根本不为所动。

    他已经从赤松子之处学到了一项技能。

    正所谓“站在巅峰就要接受无数的造谣和辱骂”

    原来是这样么

    禺强表示自己已经得到了新的技能,并且完全明白了。

    难怪很多人都辱骂自己,原来是他们看出了自己得到了“天理”,这还怪让神不好意思的。

    骂的越多,就表示自己得到的天理越深刻啊。

    于是地上的骂声渐渐停了,人们发现北海神根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们也就骂得累了,甚至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你倒是还个嘴啊,真个就是不要脸了,我们骂的都已经无fuck说了,这样一点动力都没了好吧。

    剑光云雾之中,广成子和赤松子也在聊天,表示虽然我们正在压制女仞的被动,但是这种历史性时刻,是不是应该下去合个影什么的,装个,表示自己的存在感

    但是赤松子表示,你这个剑光悬在这里,就是最大的逼了,后世史书一定会把你这个事情给写上去的,而且还有一点,这个是妘载的场合,既然我徒弟也是你徒弟,那你就应该为你徒弟想一想。

    广成子了然于心。

    “破祭祀么,重在参与。”

    看戏jpg

    山上,因为鸿超那一箭,让人们都让开了,弓箭之下众生平等,鸿超当即表示如果不让开,他就一弓四箭向天上胡乱射箭,让那些箭矢作抛物线随机选择一些幸运群众。

    没有人敢空手接飞箭,所以很快就让开了道路,有冉氏的人们也不敢阻拦,因为妘载还拎着那六根铜管组合的奇怪武器。

    虽然看起来,那就是普通的六根铜管而已。

    更何况,开明兽和獓因也在后面,虽然很多人并不害怕这两个家伙,毕竟之前已经见过了,但是到底也是两只巨兽,发起狂来,就算能被群殴至死,至少也能咬死几十个人,现在大家都在太阳神面前进行祈祷,谁也不愿意去死。

    两只小鸡也把羽毛撑起来,鼓着肚子,装作很“庞大”的样子,在后面一摇三晃的走着,但是焦焦突然灵光一现,拍了咕咕一下。

    “叽叽?”

    焦焦和咕咕商量,说到了过去的一些事情,既然麻麻载是来毁灭祭祀的,而这件事情又和过去的金乌们有关系,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装的和善一些?

    毕竟大天鸡说我们也是金乌啊!

    焦焦:(??w?)??

    焦焦:????

    咕咕头上的三根鸡毛竖直了。

    咕咕:Σ(?w?)!

    咕咕:(ˉ?ˉ)b?!

    “叽——!”

    此言有道理。

    于是两只小鸡从炸毛状态变成痴呆状态,傻不愣登的跟在后面低着脑袋。

    有冉氏的巫师,看到妘载出现在这里,先是愕然,而后便呼喊道:“太阳之子!你来了,你居然来了!看啊,这就是太阳神的祭祀!我没有欺骗你,你不应该愤怒!”

    “你不会毁灭祭祀的,因为之前你是被人欺骗了!你没有看到真相!”

    “我所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上前来,太阳神的岩画一定会呼唤你的!你是神农的后人,就像是神农当年一样,让这片天地充满火焰的辉光啊!”

    有冉氏的巫师也看到了阿任,他对开明兽背上的阿任怒喝道:

    “就是你,就是你让太阳之子受到了欺骗!你的阿父为此感到无比的羞辱!你侮辱的不仅仅是祭祀,也不仅仅是炎帝和火神,你更侮辱了太阳神!所以你的阿父,为此做出了赎罪!”

    有冉氏的巫师看向远处,那里有一座山头,上面有两个巫女,她们的脖颈上已经套上了麻绳,两个人神色黯淡,眼中没有神采,而更远处有一株枯萎的大树,那似乎就是过去一直以来吊死巫女的地方。

    一个扮演火神的男人出现,阿任的面色煞白,因为那两个女人是他的阿母和姐姐,而那个男人就是他的阿父!

    “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让我的阿父杀死我的阿母!”

    阿任在这一瞬间已经想不到什么恶毒的词汇了,他吃了没文化的亏,而有冉氏的巫师还在呵斥他,跳着脚骂道:“你觉得那是虐待她们?那是要在神圣的火光中,化成为神!”

    又是同样的一句话,也是同样的没有说完,妘载的一拳已经到位,巫师从岩石上被打飞出去,重重砸在太阳神的岩画前,额头碰到岩石,一片殷红的血把太阳神岩画的一部分染成红色。

    妘载把铜管举起来了,对准了巫师,然后告诉远处的那个扮演火神者:

    “把绳索解了,不然我现在就打死这个巫师,我都不用沟通神灵,我就能让他直接变成火神本尊。”

    然而扮演火神的人,也就是阿任的父亲很狂热,他呼喊起来,表示巫师成神那是最大的光荣,过去的时代就有杀死巫师然后进行祭祀的习惯,妘载一拍脑袋,想起来了。

    商汤貌似就是因为求雨而把自己烧死了,还觉得特别光荣,不过他那个时候恐怕也是真没办法了,毕竟大旱七年,世人都以为是夏桀回来报仇的,毕竟夏桀曾经自比为太阳而夏桀死了之后,确实是真的有成为太阳神的传说的

    不过也是因为商汤重新搞的这种没办法的办法,导致世人真以为大雨是他求来的!话说为什么不找雨师呢,只能说那个时代的雨师这个职业怕是没有人练了

    后来这种破烂风俗貌似断断续续持续到了周朝初年那就更不用说,现在还没有彻底根除这种愚昧的三代时期了。

    “你阿母的,你还真一点用都没有啊!当人质人家都不怕我撕票!”

    “祭祀岩画是吧,我让你们祭!”

    妘载一脚把那个巫师踹开,然后丢掉铜管,把背着的长柄斧拿下来,双手呸呸两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把刑天氏的大钺高高举起!

    沉重且愤怒的一斧,劈开了太阳神岩画,直接劈在太阳神的面门中间!

    碎石飞溅,周围传来惊呼、怒斥、恐惧的各种呼啸!连神女祭都瞪大了眼睛!

    “劈劈了祭祀画!”

    这可是不尊敬先祖的大罪孽啊!

    即使是旁人的祭祀,外人也没有资格去毁灭它啊!这是古老的规矩和尊敬!

    就像是后来,商灭夏,不断绝夏的祭祀,周灭商,依旧给武庚封国,这种习惯都是从三代乃至更古老的时期留下来的,就像是黄帝得到世间,却把炎帝的祭祀高高挂起,把蚩尤的祭祀作为军旗一样!

    妘载此时做了一件让天下人都有大忌讳的事情!

    远处的扮演火神者,也惊呆了,那两个被迫成为巫女的女人,也吓到了。

    在惊呆的众人眼中,妘载松开手,先是指着自己,然后大声宣布:

    “我劈的,我干的,认准了,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赤方氏妘载是也!”

    “我乃神农后裔,榆罔直系,缙云之亲族,赤方氏之巫,南方洪州联盟大首领!”

    “中原天帝命我为百揆,不管你们信不信,总之,我乃总司天下一切之官!”

    随后,妘载手臂挥动,有力的指着那被大钺嵌入的太阳神岩画,高声怒骂!

    “我说的,太阳神已死,谁都救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