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啾!”

    一群毛茸茸的圆球们从远处滚过来, 欢快的啾啾声响起。

    正在议事的四灵族长和金乌族长、天狐族长不约而同地停下来,然后看向门外, 等看到那群滚过来的圆球们,其他族长们纷纷看向凤族长。

    凤族长格外淡然, 仿佛没有看到似的,说道:“不必在意,咱们继续。”

    这话刚落, 就听到一道清脆的啾啾声响起,“啾啾族长, 你几时有空,上次说好要送我去天建神庭,我要找舅舅。”

    伴随着这道叫声,一只无比圆润的肥凤凰连飞带滚进来。

    肥凤凰身后跟着一群肥啾, 圆滚滚的模样,格外惹人喜爱, 朝着凤族长啾啾地叫起来, 听明白它们意思的神兽族长们都忍不住斜眼看向凤族长,暗暗同情。

    其实凤族长也不容易,毕竟下一代的小凤凰们都变异了,审美也发生变化, 不再是曾经高傲自恋的凤凰——不对,凤凰仍是高傲自恋的,但因为变了个模样,格外的接地气, 高傲自恋也变得讨喜起来。

    金乌族长作为禽类的神兽,对这种毛茸茸有着天然的喜爱,当即一把将十几只小毛团们抱到怀里,摸摸这个揉揉那个,将小毛团们揉搓得绒毛炸飞。

    她朝凤族长笑道:“凤族长真会养崽子,看这些幼崽养得多好。”

    “你若喜欢,我可以让凤爝去金乌族地帮你教导小金乌。”凤族长和气地说,“这些小凤凰都是凤爝教导的!没办法,谁让它是我们凤凰族的少主,历来是个有责任心的,交给它的任务都会认真完成。”

    这话不仅点明这些小凤凰会变成这模样,同他这族长无关,同时也算是夸了凤爝,他们凤凰族的少主还是挺好的,只是偶尔脑子不太好使。

    金乌族长道:“那倒不必,等凤少主去天建神庭时,我送些小金乌过去,届时劳烦凤少主帮忙照看。”

    “没问题!”闻毛毛是个有责任心的,挥着小翅膀说,“金乌族长放心,交给我!”

    这次被侧目的对象变成金乌族长,仿佛在问,她真的放心将小金乌们交给一只审美异常的小凤凰照顾吗?

    金乌族长只是微微挑眉,不以为意。

    凤少主的审美虽有异,但天建神庭的神皇族长可没有异常,想必有这样的舅舅在,小凤凰迟早能成为一只优秀的凤凰,小金乌们有神皇族长帮忙照看,根本不需要担心。

    被各族族长寄予厚望的神皇族长发现,便宜外甥的某些观念是纠正不过来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凤凰,不过这是自己外甥,还能怎么办?只能自己这作舅舅的担待了。

    “舅舅,啾啾爹和啾啾娘什么时候回来?”小凤凰蹲在舅舅肩膀上问。

    神皇族长望着星极树所在的方向,说道:“不知道,可能很快,也可能很久。”

    “舅舅,我想他们啦。”小凤凰有些难过地说。

    “那你就努力长大,等你长大后,他们就回来了。”神皇族长非常有经验地哄道。

    小凤凰果然不疑有他,觉得舅舅一定不会骗凤凰的,当即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去带领它的一群小弟们修炼。

    现在小凤凰的小弟们不仅是那群凤凰,还有一群小金乌。

    后来不知道怎么地,其他四灵和天狐族的幼崽们也跟在小凤凰身后,尊它为老大,跟着它到处折腾,四灵族地和金乌、天狐族地没少被它们祸害。

    天建神庭也不能幸免。

    特别是小凤凰还有一个没原则宠爱它的舅舅,凤凰喜欢的大梧桐树天建神庭也种了一棵,绵延万里。

    见到这一幕的族长们格外诧异,其他族的幼崽就算了,龙族天生就和凤凰不合,并不是养在一起就消除芥蒂的,见面就掐都是轻的,同样争强好胜的龙崽子们怎么可能会听一只胖凤凰的话?

    龙族长召来几只小龙崽,“你们怎么跟着那只胖凤凰疯玩?”

    哪知龙族的小龙们有些不高兴,“族长,你不能随便污蔑幼崽,闻毛毛一点也不胖,它这样是最好的!”

    龙族长:“……像颗胖球,哪里好?”

    “明明就不胖!星极树守护者和魔神都说,凤少主这样不胖,是最好看的!”

    “就是。”

    “难道族长不相信星极树守护者和魔神的话?”

    “要是族长不相信,等他们回来,咱们亲自去问他们。”

    “对,到时候还要带族长一起去……”

    ……

    龙族长终于明白这些小龙们的意思,差点忍不住想将小龙们摁地上摩擦。

    有这么坑族长的吗?!

    其他的族长们终于明白为何凤少主的洗脑功夫这么强,原来是因为星极树守护者和魔神,有这两位开尊口,就算假的也能变成真的,怨不得会让这些幼崽们深信不疑。

    自从魔神重归,星极树复活,星极树守护者归来,三界的情况开始大变样。

    特别是在发现魔神不会再灭世,甚至亲手建立地府后,三界众生对魔神的看法改变,由众生畏惧变成三界敬仰。

    不是哪一位神帝都能让天地降下警示,形成新的秩序和规则。

    与其说曾经魔神被强制镇压,投入轮回,不如说魔神的轮回是天地对他的考验,当他从轮回中脱离,他已参悟到轮回之力。

    地府由此建立。

    没有魔神,地府便无法建成。

    没有带领魔神前往幽冥界的星极树守护者,魔神再多的本事亦无法施展。

    因为这两人的功绩,三界众生对他们极为钦佩,也让这些少不更事的幼崽们对他们崇拜不已,觉得但凡是他们说的话、做的事都是绝对正确的。

    既然两位都认为凤少主这样很好,一点也不胖,那当然是不胖啦。

    明白这点后,族长们无言以对。

    他们很想对这群幼崽说,就算是圣人,也会有所偏爱,那两位明显是偏爱凤少主,才能眼瞎地夸它,其实世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真的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可惜面对这群深信不疑的幼崽们,说再多也是枉然,只能等它们长大后,明辩是非,估计就会明白了。

    族长们等待的时间并不久。

    凤凰的成长期是万年。

    一万年后,闻毛毛终于从一只圆滚滚的小凤凰长成大凤凰,绚丽的尾羽从天空中划过,留下一道美丽无比的火灵之泽。

    凤凰飞过天际,出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已变成一位身穿绯红色羽衣的昳丽美男子。

    当他抬眸轻轻一笑,天地黯然失色,唯余他春华韶光,霞韵生辉,无限美好。

    “闻毛毛,你化形了?”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凤爝转头看过去,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青年时,嘴角微乎其乎地往下耷,说道:“兔兔哥,我叫凤爝!或者你也可以叫我闻知爝。”

    闻兔兔走过来,冷峻的脸庞露出笑意,“你不喜欢姐姐给你取的小名儿?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吗?”

    凤爝脸皮又抽搐了下,义正词严地说:“以前是很喜欢,现在我已经化形,不必再叫小名。小名只有爹娘才能唤。”

    闻兔兔打量他,脸上露出恍然之色,“你恢复记忆了?”

    以前的闻毛毛多喜欢它的名字啊,觉得这才像是一家人该有的名字,现在这副别扭的模样,总觉得有些违和。

    凤爝轻轻地嗯一声。

    一朝化形,涅槃重生前的记忆复苏,凤爝只要想到自己涅槃重生后,作为一只破壳而出的小凤凰做下的种种蠢事,就忍不住以头抢地,想挖个坑将自己掩埋起来。

    其他饱受闻毛毛荼毒的各族的族长们听说凤凰族的少主终于化形后,而且上古时期的记忆已经恢复,不禁喜形于色。

    太好了,凤少主恢复记忆,正常的审美应该也回来,一定不会再带坏他们族里的幼崽。

    连凤族长都松口气,不用再担心凤凰族的未来。

    很快他们就发现,他们还是想得太美好了,就算凤爝恢复记忆其实也没用。

    掐指算到便宜儿子化形,正在神灵界修复空间的闻翘和宁遇洲回到仙灵界。

    当看到长身玉立、昳丽无双的凤爝时,闻翘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上古时期,她躲在哥哥的居住地,被哥哥蛊惑着去偷看各族的美男子。

    其中最醒目的美男子便是凤凰族的少主。

    “阿娖。”

    听到这声不咸不淡的声音,闻翘回过神,一脸无辜地看着身边的男人,仿佛在问他怎么了。

    宁遇洲哪里不知她在装无辜,倒也没有在晚辈面前揭穿她,他看向凤爝:“你恢复记忆了?”

    凤爝有些紧张地上前行礼,听闻此话,默默地点头。

    闻翘打量他脸上的神色,说道:“闻毛毛,你既然已经恢复记忆,日后便不用再认我们……”

    “你们永远是我父母!”凤爝斩钉截铁地道,“若无你们相助,我无法从凶尸湖离开,并顺利破壳而出。你们是我的再生父母,这点不会变的。”

    他看向两人的眼神依然如往昔,并未改变。

    上古时期的记忆就像一场遥远的梦,让他有种恍惚之感,更为清晰的是涅槃重生后的记忆,也让他格外珍惜。

    闻翘突然高兴地笑起来,走过去伸手拥住他,“闻毛毛,你化形了,真好!”

    凤爝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极为柔和,不过等他发现她拥抱自己的姿势就像曾经抱着那只胖成一坨肉球的小凤凰后,他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尴尬之余,又有些不好意思。

    幸好,宁遇洲很快就过来将他们分开。

    他执起闻翘的手,不让她再去抱便宜儿子,毕竟崽子长大了,不再是毛茸茸的一坨,而是一个成年男子,怎么能再随随便便地抱。

    凤爝化形后,虽然恢复上古时期的记忆,但和平时并没什么不同。

    凤族长特地过来看他,等发现这点后,无话可说。

    他觉得,估计是星极树守护者和魔神养幼崽的本事太强,才会将凤凰族的少主养成这模样,就算恢复记忆,也没改变多少。

    凤爝明显更受涅槃后的记忆影响,行事作风亦如此。

    “我觉得这样很好。”凤爝对凤族长道,“现在已经不是上古,三界不会再发生战争,就算三界仍有冲突矛盾,不过是一些小摩擦,我们都不必再上战场,如此又何妨?”

    凤族长明白他说得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长叹一声,“你辛苦了。”

    上古仙狱成为战场,凤爝代表凤凰族前去参战,却未想葬身在冰冷的凶尸湖里,困了万万年,连涅槃的机会都没有。

    纵使已经身死,灵魂却永远困在冰冷的湖底,所受之苦楚可想而知。

    凤爝微微笑了下,“但我后来得到这世间最好的一切,比所有生灵都要幸运。”

    凤族长明白他的意思,他得到魔神的悉心栽培,得到星极树守护者的爱护,这世间的生灵只会对他羡慕嫉妒。

    “对了,族长,我突然发现其实凤凰幼崽胖乎乎的才好看,以后咱们都这么养崽子。”凤爝兴致勃勃地说。

    凤族长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难道不是因为他自己小时候受红莲业火影响显得胖乎乎的,所以才会将其他小崽子也养成胖球?

    凤族长无语地离开,决定不管了,反正他很快就会飞升神灵界,可以眼不见为净。

    送走凤族长后,凤爝去找以前一起历练的小伙伴。

    万年时间发生很多事,首先是下界的很多修炼者飞升成仙。

    他们飞升后,便被守在升仙池附近的接引仙人们带到万仙府。

    当初闻翘为了瞒住宁遇洲的身份,安排万仙府的弟子到仙灵界各个地方的升仙池守着,只要有下界修炼者飞升,都带去云海仙山。

    久而久之,仙灵界仿佛已经默认飞升的修炼者都是万仙府的人,万仙府的势力再一步扩大,已然成为仙灵界第一大势力。

    众仙反应过来后,不免暗暗心惊万仙府的强大。

    “担心有什么用?就算万仙府只有一个人,只要有魔神在,你们敢去触其霉头?”

    众仙面面相觑,还真不敢!

    算了算了,飞升的仙人能有多少个?万年也不过三四个,而且飞升上来的都是最弱的地仙,等他们成长后,估计要个几百万年不止,根本不用太在意。

    就算没有飞升的仙人,万仙府原本就不可小觑,现在担心压根儿没用。

    于是众仙该干嘛就干嘛。

    这一万年时间,闻兔兔、闻滚滚都飞升了。

    同样飞升的还有一些亲朋好友,都在云海仙山修炼。

    凤爝到来,引起一阵轰动,所有认识闻毛毛的人都跑过来,一脸稀奇地看着他,纷纷道:“凤少主,原来你人形时长这模样啊,听说你现在是仙灵界第一美男。”

    没想到曾经胖成球的小凤凰化形后还能是仙灵界第一美男子,所有认识他的仙人都一脸不可思议。

    闻滚滚啃着仙果,含糊地说:“闻毛毛这样好看。”

    凤爝看向少年模样的闻滚滚,伸手掐了下他鼓起来的脸蛋,说道:“闻滚滚,以后不能叫我闻毛毛,这是我娘才能叫的。”

    闻滚滚瞅着他,张嘴道:“我是你小舅舅,你要叫我舅舅!”

    “闻滚滚!”

    “闻毛毛!”

    “……”

    看到幼稚地吵起来的两人,闻兔兔走过来将他们分开,觉得果然还都是没长大的幼崽。

    “走了,去找姐姐和宁哥哥,难得他们回来,听说这次会在仙灵界待一段时间。”

    他一手扯着一个,将他们带去云海仙山的云之巅。

    云之巅上云雾缭绕,云海之中,隐约可见如白云般的仙云兽跑过。

    山巅之处,坐在观景台上的男女低头私语,姿态亲密,仙鹤从天空中飞过,留下一道优美的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