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修真小说 > 刀笼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反转九州(上)
    ‘看来我那一掌的作用还挺大,至少真神是不打算将我和天母一网打尽了,甚至还要恭维我,免的我搅局。’

    至少在此方世界,妖皇的战力是要在真神之上的,新妖皇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便足够了。

    戚笼脚步一转,便出现在虚空裂口之上,只见密密麻麻的战舰、妖兽、神兵神将,正铺天盖地降下,万神大阵所化的一众神兽幻影正在节节败退,处于下风。

    戚笼冷哼一声,淡淡道:“此处禁飞。”

    口含天宪、言出法随,话音一落,各路洞天兵马像是下饺子一样落下,从这种高空落下,就算是半神也要跌成肉酱。

    只这一下,三四十万兵马便就没了。

    这就是绝地天通的力量!

    眼见还有十几艘战舰正挣扎的向外逃去,戚笼曲指一弹,齐天神棍化身猿神大妖,高有千丈,脚踏水云,手持巨瀑,便冲了上去,脑袋一低,直接撞到了一座战舰之上,爆炸声响疯狂响起。

    戚笼也不看见结果,只要不是真神降临,来一个死一个,来一万个也是全部送死的货色。

    再度踏破虚空,来到万神大阵中央,威德正法国师正主持万神大阵。

    “辛苦了,国师。”

    “陛下,可是赢了?”国师目光一亮。

    “已经赢了一半,”戚笼顿了顿,又道:“此事过后,你便去了国师一职,去大千世界的道门修行吧,说不定有办法修补你的伤势。”

    国师的伤是成年旧疾,寿元仅有十几年了,可以说是刻不容缓。

    元神之辈、真神之辈其实并非长生不老,生死转化依旧是大事,事实上,每隔四百九十年,便要重炼躯壳,再度寄托大道,这种‘换道’每一次都很危险,而且一次比一次危险。

    而三百年前,古国末期,天下大乱,真神频繁降临,那时国师正值重炼躯壳的关口,可是军情紧急,他并没有等‘换道’完成,便就出关抵御真神,又受了重伤,硬熬到了现在,已是油尽灯枯。

    他也坦言,再与真神级别的高手争斗,他必死无疑。

    所以此战戚笼并没有派他出马,而是负责指挥大阵。

    国师笑着摇了摇头,“等钟吾天地融入大千世界,还有很多事要做,哪里有功夫修行。”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虽然威德正法国师没说,但打的就是这主意!

    戚笼顿了顿,没再劝,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跟着薛白吧。”

    “老臣领命!”

    戚笼脚步再次一转,横跨虚空,出现在了九兵崖上,穿墙而过,只见便宜儿子正盘膝坐于九州金椅之上,头顶九州图,龙九子各据一方,正艰难的运转山海九道。

    戚笼的到来,并没有被沉浸入阵法的薛白发现。

    “既然你身负天子之气,那么这方天地就交给你了。”

    戚笼话音一落,背后九道龙影显出,撑天龙、犄天龙、化血龙、镇地龙、蛟龙、蜃龙、行龙、九纹龙,不是幻影,具是龙脉本体。

    小小的空间中,空气凝滞到了极点。

    每一尊龙脉都高高昂起脑袋,露出下额上的逆鳞,戚笼并指连划九下,逆鳞开裂,最纯粹的精血喷洒而出,落入龙九子的幻影中,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螭吻,九道幻影由虚转实,在吸收了九种龙脉传承后,变成真正的龙九子。

    而日后龙九子合一,便是从无至有的第十条龙脉!

    戚笼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转头就走。

    “乖孙儿,你这是要到那里去啊?”

    “有缘再会了,老祖宗。”

    戚笼轻笑一声,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然后身影消失不见。

    小千世界距离大千世界有多远?

    这恐怕是一个只有真神才能回答的问题,或者说,真神也未必能回答出来,因为真神感知小千世界,其实是先感应到一个坐标,然后意念穿越,再然后借助意念穿越肉身,并没有刻意算过距离。

    而在戚笼眼中,小千世界与大千世界,其实并非像是大千世界与宇宙星辰一般,有着具体可衡量的尺度,非要比喻的话,小千世界像是水面上的小气泡,大千世界便是水面,看似为二,其实为一。

    ‘小气泡’若是炸裂,这方天地内的所有生灵自然都会死亡,但‘小气泡’若是不毁灭一次,却又无法与大千相融,这其中的规律玄妙至极,难以用言语言明。

    若非戚笼炼就一部分天帝之力,又有九州图,也很难参悟出其中奥妙。

    上古碎片之上,戚笼的身影再度出现,碎片四周,是漂浮着的尸体,成千上万,死因唯一,都是脖子上的剑痕。

    五尊真神入界,别的真神反倒是挤不进来了,或许天上神仙能够打破这方天地的规则,但真神肯定不行。

    戚笼能够这么逍遥自在,便是因为五尊下界真神,有三尊是针对天母而来。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跟天母相比,戚笼顿时发现自己其实还不是最惨的那一个。

    ‘九州图对应的其实不是山海九道,而是大千世界的九州;当初上古崩溃,三界始成,整个大千世界是由九块上古碎片演化而成,只不过这些上古碎片的面积是钟吾的千百倍,而我脚下的这块上古碎片,其实是九州中间的一小块碎片。’

    戚笼站在上古碎片之上,缓缓走着,繁华褪尽,反璞归真,反倒更加鲜活。

    “我就猜到你会在这里。”

    戚笼看着前方那道持剑人影,笑道。

    “天上的事,不干我的事,这人间的事,才是我的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你的人间,对我来说是便是鬼蜮,我相信反之亦然,我们两就不用再废话了吧。”

    照灯笼转身,两眼漆黑,霸气森然,“若是话语有用的话,还要刀剑干什么?可惜戚大哥你已经不用刀了。”

    “我的拳头就是我的刀,我的道就是我的刀,”戚笼咧嘴,露出森森牙根,“你想试试吗?”

    “天刀对王家剑仙那一场,其实三刀就够了,你我就以三招为限如何?”

    “也好,我的事很多,的确要速战速决才行。”

    照灯笼突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照家剑法剑十三,天无情,绚烂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