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 云门志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云门左贤
    “来者何人?”

    </p>

    白衣女子拔出双剑,顺手挑出一个剑花。

    </p>

    裙带被绑在腿间腰间,女子显得有几分英武。

    </p>

    “敢在官道上打劫,你们找死。”

    </p>

    “我们劫的就是官道。”一个男子回道,用的是很蹩脚的晋语。

    </p>

    几个男人满脸堆着胡子,灰黄各色不一。

    </p>

    外邦人?胡人?女子第一直觉告诉自己。

    </p>

    边疆之地常常混居着各地的人,再加上一些榷场、互市的设置,也是外邦暗桩最容易进入的地方。

    </p>

    “小娘子束手就擒,大爷们便一块去吃酒,不会伤你分毫。”

    </p>

    男人阴笑道。

    </p>

    “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哪路人。”女子挥动双剑,带出一串弦音。

    </p>

    登时两道刀芒划过来,直截剑光,一阵急促的咣声打破午后官道的热寂。

    </p>

    “好普通的刀法,好大的杀气。”女子心道。

    </p>

    女子第一招使出的是她一贯的开场:探囊。取物。

    </p>

    乱花渐欲迷人眼,气势汹汹如热火朝天。却是花架子。

    </p>

    两把大刀显然没有揣摩女子意图的意思,剑剑截击,剑剑扑空,并未占到上风。

    </p>

    其余三人不再观望,一齐扑上。势要将女子拿下。

    </p>

    一对五,女子不敢轻敌。转身跳出战团,给双剑寻觅一有利空间。

    </p>

    五个胡人追上,明晃晃的刀芒在料峭的春寒中袭向女子背部。

    </p>

    就在刀芒即将接触美人香肩的时刻,女子“忒”一声,人面还未转过来,腕动剑出,双剑如电,“咣哧”一声从五道刀芒前闪过,五个胡人随之刀飞手震,差点掀翻在地。

    </p>

    “好厉害的剑法!你是宫廷里的人?”首领样的胡人以刀支地,翻身站起,边问着边以一指挑起刀柄,挥出刀花,准备第二轮激战。

    </p>

    “飞刀如镖,转刀如轮。难道是州西国金轮刀?”女子一双杏眼睁大,认真地看向胡人手中的转刀。不过下一瞬便将目光收回,双手挑起剑柄,运剑如陀螺,和那胡汉的转刀手法甚相似。

    </p>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云门朱雀堂左贤问候。”

    </p>

    女子叫左贤。

    </p>

    胡汉们五双深邃的眼窝纷纷瞪大,愠色和惊色显露,不知是因为女子模仿自己的运刀法而生气还是对女子的话有所讶异。

    </p>

    五个胡汉中两个运转起大刀,和其余三人再次一齐杀来。

    </p>

    “云门的人,抓活的!”胡人首领喊道。

    </p>

    外邦贼子,本姑娘我现在可没时间和你们纠缠。左贤心道。

    </p>

    语罢剑起,轮转的剑刃中青光陡然夺手而出,向胡人首领的刀轮击去。

    </p>

    左贤曾听师弟说过,金轮刀法乃州西国武林一大隐教中的刀法,此刀法最具迷惑性,远远高于越女剑那招“乱花渐欲迷人眼”。你需要盯着刀轮判断其杀出的势头,又不能一直盯着刀轮,否则会乱了心志,反主动为被动。即对付此刀稍有不慎,便会被敌人钻了空子。

    </p>

    不过此刻两把金轮刀旁还有三把刀辅助,左贤没有时间判断金轮刀的出刀走向,她只有使出自己的制胜剑招、快速结束战局。

    </p>

    双剑的剑芒在五把大刀之中显得很瘦削,就像被五个胡汉围拢的瘦削白衣。

    </p>

    左贤并没有恐惧,只是眼神中闪出一丝犹豫。

    </p>

    因为父亲从小就问过她一个问题,二指宽的剑何以能取胜五指宽的刀。

    </p>

    剑取灵,刀取狂。她说。

    </p>

    师弟就是以一把灵剑打败了无数悍刀。

    </p>

    她也不会差到哪去,何况她有两把剑在手。

    </p>

    这两把剑从她刚能握剑伊始,几乎再也不曾离手。

    </p>

    不过爹和师父都说过,剑为器中君子,不是滥杀之物,云门的教义亦是以剑树人。

    </p>

    她手中的双剑并不是亡命之剑,而是树人之剑。

    </p>

    眼下的五个胡人虽然不是她可树之人,却是身份可疑,背后隐藏着一个硕大的隐教,若是就此死于此地,不免切断一条追查外邦暗桩的重大线索。

    </p>

    刀轮嚯嚯运转,成就了一代代州西武林高手。

    </p>

    刀芒疏忽追击而来。

    </p>

    左贤不能成为那个成就州西国金轮刀的手下败将。更重要的是她要赶快脱身去送信。

    </p>

    “大梦主!”

    </p>

    左贤跳起身,落向御道旁的黄石堆,以相等的手速运转起双剑,举止头顶,腰际腿间捆绑的衣带随之开解,白衣飘飘若怒放的白莲。

    </p>

    这是当年师弟战胜金**的剑招,用来取这二金轮刀的性命足矣。

    </p>

    五个胡人惊呼起来,一个剑光形成的青轮离开左贤的手向五人飞旋而去。

    </p>

    正此时,后方忽传来一句急促的叫声。

    </p>

    “剑下留人!”

    </p>

    几个士兵挥着长枪、夹马而至。

    </p>

    罗长青的兵卒。

    </p>

    左贤望过去,留下了另外一个剑轮在手。

    </p>

    另一边,抛出去的青剑剑轮以一倍快的速度削向金轮刀。

    </p>

    一阵刺耳的声音顿时在众人耳边炸裂开来。

    </p>

    五个胡人“啊呜”一声,明显有人失了兵器。不过下一瞬五人便再次围攻上来。

    </p>

    就在左贤分神的瞬间,两个急促的刀轮旋转而起,报复般飞向她。

    </p>

    左贤脚蹬岩石,身子如离弦之箭跳向空中,手中剑轮飞出,撞向两个刀轮。

    </p>

    一个刀轮被青剑击散,然而同时剑轮的势力被第一个刀轮大大削弱,撞向第二个刀轮的时候已无制服之力。

    </p>

    剑轮刀轮登时溃散,直直飞向刚好赶来的兵卒。对面登时一阵人仰马翻。

    </p>

    左贤急忙跳过去取回自己的剑,胡人首领紧追向左贤,一招追风刀刺向左贤后退。

    </p>

    亏得左贤反应迅疾,奔跑途中斗转白衣,身后长刀从白衣中切过,削出两道大口子。

    </p>

    “好险!”左贤心道。躲过一劫却没有回身趁机取了那胡人首领的性命。

    </p>

    身后几个胡人见几个兵卒到来,没有退缩,反而更加勇猛地紧追而至。

    </p>

    兵卒们忙跳身下马,迎接来敌。

    </p>

    那喊道留人的乃罗长青身边的副将。

    </p>

    这人年纪轻轻,体格不算彪悍,却有一副无比浑厚的嗓门。见到几个胡人又大喊起来:

    </p>

    “你们是哪的贼子?快快束手就擒。”

    </p>

    左贤一听,不禁面露讶异。

    </p>

    “你不知道他们的来历?那为何要留人?”

    </p>

    “这些是外邦的贼子,当然要抓活的。”副将粗声道。

    </p>

    说话间,几个胡人已经逼近,摆好阵势。

    </p>

    左贤取回双剑,绣眉之上登时现出愠色。她原以为这些人有让人意外的身份。

    </p>

    “自不量力!你抓不住他们。”

    </p>

    副将没有理会,径直迎向对面的胡人。

    </p>

    一向安静的急邮官道上一时杀声喧天。

    </p>

    几个胡人的斗志像是被更大地点燃,拿下左贤已经不易,这下又来了几个士兵,现在只有争取做斩草除根的那一方。

    </p>

    左贤眉头皱紧。

    </p>

    几个士兵的身手与胡人差得有点远,长刀过处,已有鲜血喷洒而出。

    </p>

    她一个人对付这几人尚有胜算,这下反而需得分身救护。

    </p>

    “不留活口!”胡人首领喊道,再次抡起刀轮逼向左贤。

    </p>

    “可惜了这一身白衣,你本不必死的。”胡人露出狞笑。

    </p>

    左贤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腰际一片血红。

    </p>

    原是刚才那一刀划伤了自己。

    </p>

    “哼。这点小伤还不足以要我的命。”

    </p>

    左贤心道这刀刃真是锋利,现在她才感到隐隐作痛。

    </p>

    副将看到左贤白衣上的血红忙跑过来与之对敌。

    </p>

    “我没事,快去对付其他人。”左贤嗔道,因为身旁已经有两个士兵被胡刀砍穿。

    </p>

    副将无奈,只得跳向一旁,对付其他胡人。

    </p>

    “对我们的刀法也有研究,你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胡人首领道。

    </p>

    盗用金轮刀法这一招多亏了师弟,现在我就用你的刀法取你性命。

    </p>

    “不过能扛得住剧痛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女人。”胡人首领继续道。

    </p>

    左贤运气剑轮,双剑的速度却降下来,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p>

    几缕混合着血和汗的头发黏嗒嗒地贴在双鬓。

    </p>

    胡人的刀刃上有毒,不过只是一些加剧伤口溃烂的毒,于性命无碍。

    </p>

    “用你们的刀法并不足以杀死你。”

    </p>

    左贤要紧牙关,举起两个剑轮。

    </p>

    胡人首领点点头,也举起刀轮,嘲笑起对面女子。

    </p>

    下一瞬,剑轮离手,化作两道剑光,从胡人首领身旁疏忽而过。

    </p>

    胡人手中的刀轮未几离手,削向旁边的山石,那人也应声而倒。

    </p>

    “这一招教叫出其不意。”左贤轻声道,说罢翻身取回双剑。

    </p>

    其余四人见自己的同伴倒地而亡,刀法更加狠辣,顿时操刀如鬼魅,在士兵身上乱砍。

    </p>

    左贤腰际的刀伤疼痛已经发展到最大程度,她的剑招变慢再变慢。

    </p>

    “快去通知将军。”副将一边应敌一边向身后的兵卒喊道。

    </p>

    他这一句话喊出,又见三个兵卒被胡人的长刀砍穿,血溅一地。

    </p>

    副将的余光扫视过去,没人能得以从长刀下逃脱。

    </p>

    下一刻一声惨叫从副将口中发出。

    </p>

    只见一把刀从其背后穿出。

    </p>

    左贤心头一凛,双剑支撑着身子,跳到那副将面前。

    </p>

    她再次使出扶风剑第十一式大梦主。

    </p>

    心为大梦之主,剑为心所驱。

    </p>

    青剑随副将胸前的长刀向后抽出,刺向胡人的胸膛。

    </p>

    双剑杀二胡。她做到了。不过恐怕也是最后两剑了。

    </p>

    左贤一把提起一个士兵,将其摔到马背上。

    </p>

    “离开这里、快去送信!”

    </p>

    说罢踢向马腹,战马四蹄奔腾,疾驰而去。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