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穆霆深 > 章节目录 第845章 我不好这口
    阿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以前在叶家给老爷子卖命,累得要死,没工夫谈情说爱,后来跟着叶君爵,倒是出入过一些会所,沾过女人,但真要谈起感情来,他不会,当真不会,跟个毛头小子一样不知所措。

    见他不搭话,安雅有些失落:“到底是为什么?我心里一直没底,咱们不是说好了,要跟正常夫妻一样过日子吗?可是……除了最初的那三次,你一直都没碰过我,这算什么夫妻?你是正常男人,难道你就没有……那方面的需求吗?”

    阿泽想到了最初跟她的那三次,他那时候是被叶君爵授意的,抱着完成任务的目的,说不上来有多享受,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回想起来的时候,细节还是那么清晰。

    他喉结轻轻滑动了一下:“我去就是了……”

    安雅总觉得他有一万个不情愿,像是被她逼的一样。她羞恼的咬了咬唇瓣:“你要是不乐意,我也不勉强。反正你跟着叶君爵那样的人,肯定在外面没少碰女人,有钱男人都那样,我能理解。”

    阿泽有些头疼:“没有,真没有,他腿伤了这么久,哪能出去鬼混?老实很久了,我成天跟着他,更加不可能自己出去干那种事。我也没有……不乐意,只是需要点时间缓冲而已。”

    等他放下碗筷,安雅迅速的把厨房收拾好:“让你自己缓冲,不知道要缓冲到什么时候,你进来。”说完,她当先走进了卧室。

    阿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要不我先洗个澡?”

    安雅突然抱住他,主动吻住了他的唇:“不用,之后再洗……”

    感受到她唇瓣的柔软,阿泽呼吸一滞,随即主动伸手环住了她的腰身。他们从未接过吻,这是第一次,她的身体,倒是跟印象中的一样青涩。

    安雅原本就是‘空架子’,没什么经验,除了主动亲亲他,也不会别的。发现阿泽逐渐主动起来了之后,她便任由他主动了。房间里关着灯,昏暗的光线遮掩住了彼此的羞涩和那一丝丝尴尬,随着越发急促的呼吸,彼此的温度也逐渐炙热了起来。

    阿泽是正常男人,也有正常需求,压抑已久的迸发,让安雅难以招架。她抽噎的声音让阿泽浑身一僵:“疼?怎么哭了……?”他的语调里带着点慌张无措。

    她摇摇头,抱紧他:“不是,我只是觉得很幸福,遇见你,我用光了一辈子的运气。”

    相比阿泽和安雅的‘协调’,叶君爵那边就不太好了。

    忙了一天回到家,他发现曲清歌竟然在婴儿房睡觉,没回卧室,婴儿房的房门还被反锁了,他进不去。

    他有些莫名其妙,这是在躲着他吗?

    第二天清早,他下楼时见曲清歌在客厅逗孩子玩,直接问道:“你干嘛不回房间睡觉?”

    曲清歌没看他:“孩子晚上见不着我闹,整夜的哭,太吵了。”

    他有意见,意见还挺大:“晚上交给保姆不行吗?”

    她顿了顿:“我想自己看孩子。”

    叶君爵欲求不满火气旺盛:“那你就跟她睡吧,以后都别回房间睡了。”

    说完他就携着怒火出门了。

    曲清歌有些莫名其妙,他什么时候需要她陪着睡觉了?以前别说她不在房间睡,就算不在家里睡,他也绝对不会过问。不过……她是故意在躲着他,她察觉到他最近有某些想法了,可是她产后总觉得伤口还没恢复好,有心理障碍,他可不是那么会体恤别人的人。

    去公司的路上,叶君爵满脸阴霾,阿泽则是满面春风,心情看上去好得不行的样子。

    叶君爵看阿泽不顺眼:“艳遇了?一大早那么高兴。”

    阿泽正色道:“没有,就只是单纯的心情好而已,少爷,你怎么好像一大早就火气冲冲的?”

    叶君爵一想到曲清歌就来气:“别问,不想说。今晚早点下班,去会所放松一下。”

    阿泽急忙说道:“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安雅让我晚上回家吃饭。”

    叶君爵从阿泽的话里听出了点东西来:“哟,这么上心了?连玩儿都不去了?男人这么老实做什么?温柔乡不快活?”

    阿泽实话实说:“只是无聊的消遣罢了,没什么意思。那种地方容易让人迷失自我,我还是不去了。”

    叶君爵没强迫阿泽,他想到了一个人,穆霆琛,跟穆霆琛去那种地方,应该会比较有趣吧……?

    ……

    晚上,穆霆琛说有应酬,没回家吃饭。温言也没多问,对他十分放心,她要是知道他被叶君爵拉去了会所找乐子,恐怕会气疯。

    穆霆琛也是到了地方才知道叶君爵玩得‘荤’,包厢里暧昧的灯光下,一群女人露着大腿搔首弄姿,除了叶君爵之外,就只有两个保镖守在门口,其他的都是会所的女人。

    包厢里散发着烟酒的味道,还有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浓郁得让人头昏脑涨。穆霆琛皱着眉头走过去坐下:“有事就说,没事别浪费我时间。”

    叶君爵搂着两个女人笑道:“有事啊,玩儿也是事儿啊,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嘛,这些妞儿都是上等货色,干干净净的,刚来的,你挑两个吧,别告诉我你玩不动了,你也就比我大几岁而已。”

    说着,他示意两个样貌清纯的女人上前伺候,还没等女人碰到穆霆琛,穆霆琛就恼怒的站起了身:“别动我!我不好这口,你自己慢慢玩吧,早知道你找我出来不是谈正事的,我才不会来见你。”

    叶君爵松开怀里的女人,上前将穆霆琛拽回了沙发上:“真不玩?不玩就不玩,别这么严肃嘛。有正事儿,先陪我喝酒,完了我们再聊。”

    穆霆琛眼底都是隐忍,要不是现在不好撕破脸,他绝对掉头走人。

    因为怕叶君爵在酒里加了‘料’,从头到尾穆霆琛都没喝一口酒,叶君爵也不管他,顾自喝得开心:“你知道吗?其实小时候,我对你更多的是羡慕。你还不知道有我的存在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过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