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大侠等一等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娃娃亲丁越古出现【九千字大章】
    功德金光出现了!

    功德金光在海滨市出现了!

    这个消息在海滨市快速的传播开来,很快就传进了国运部。

    不论是佛门还是道门,都是可以积累功德金光的存在。

    驱魔龙族的左家,之所以能在驱魔一族之中成为魁首,被成为龙族,其中一个原因也是这无数年的家族成员,一代一代的斩妖除魔积累家族功德,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所以功德金光对于任何修炼者来说,都是非常难得的存在。

    大量的功德金光出现在一个丙级进化者的身上,这不得不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想要知道这功德是怎么得到的。

    虽然其他人照猫画虎没有办法拿到最大的功德,但多少还是可以拿到些功德也是好的。

    在如今功德如此难拿的时间,还管它是鸡腿还是蚊子腿?

    伊贰三跟宋东阳还没来得及上车,便被离老给叫到了他在海滨市进化者总部的临时办公室。

    “这功德金光确实可以啊。”离老打量着伊贰三。

    而伊贰三这时间催动着体内的卍字轮,随着卍字轮的转动,功德金光也被全部释放了出来,经钟罩在这功德金光的加持下防御力更是瞬间暴涨。

    离老拿指头轻轻弹了一下经钟罩,顿时引起经钟罩如同大钟被敲击的声音,产生一股股反震之力。

    “有点意思。”离老看着自己的指头连连发笑,刚刚虽说没有用全力,却也控制着施展了丙级巅峰的力量,功德金光的加持下居然可以让经钟罩的防御力提升到这个地步?怕是除非有乙级的力量,或者非常特殊的丙级进化者技能,不然这怕是要丙级无敌了。

    伊贰三感觉自己的金钟罩差点被一指头敲碎,连忙收了经钟罩。

    “国运部打算把你这个方法推广。”离老听完伊贰三关于功德金光的获取方式,沉思了片刻说道,“这样一来算是便宜你小子了。”

    伊贰三跟宋东阳虽然已经也不是进化者菜鸟,但听完离老的话,眼睛里还是充满了不解。

    “你开创的这个办法,所以若是有人也学你这么做,所获得的功德自然有你的一份。”离老简单的解释着,“这就跟你发明了专利,有人用你的专利,你要收专利费一样。只是专利这东西,有人可以盗版。你这个没人能盗版,只要有人这么做,它们拿到的功德,你就会分一份。这是天地的力量……”

    伊贰三听到这话心中感叹,别人要忙着打击盗版保护专利,自己这个倒是省了。

    “或许,你会比我更早进入到传说中的天位吧。”离老稍作停顿的片刻说道,“你可以理解为传说中能够破碎虚空的神仙。”

    破碎虚空的神仙?伊贰三皱眉,甲级之上的存在?

    “当今世上没有天位高手。”离老看着伊贰三疑惑的猜测神情说道,“成就天位的办法,如今也没人知道。积累功德能够成就天位,也只是大家的一种猜测罢了。如今,若是一个国家对一个国家,咱们国家已然是最大优势的战力存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短期内咱们只要不出昏招,不出特别的怪事,咱们国家的优势应该会扩大。”

    伊贰三没有继续追问天位的事情,一来这个离自己太远了,二来离老看起来也不是很理解的样子,这可是如今站在甲级高层的存在,也一样对天位表现的连一知半解都不如,自己又何必去探索?

    先做好眼前自己能做好的事情才是真的!

    “你有精血历练,又有功德加持,我再帮你一把好了。”离老眉心之处火眼撑开喷出一道火焰。

    这火焰瞬间进入到了伊贰三的体内,却没有半点燃烧的痕迹。

    “这是我的本命离火。”离老缓缓说道,“借你使用三日,助你金光跟血液震动加快融合……”

    伊贰三感觉到离老明显虚弱了很多,想要开口感谢,却也知道任何言语上的感谢都太弱了。

    “行了,别在我这里呆着了,滚吧。”离老挥了挥手说道,“师徒传承,可不是教授几段练功口诀就完事的。当师父是要付出代价的,以后你哪天收徒了,也会这么做。所以,我做的这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伟大,这就是一个师父该做的。”

    伊贰三起身很是认真缓慢的给离老完成了一个九十度鞠躬,他知道作为师父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件该做的事情,但对于徒弟来说……那就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

    师父,从来不会欠徒弟什么。

    而徒弟,可能一辈子都还不起师父的恩情。

    “老宋,帮我跟镇守使请三天假。”伊贰三出了办公室坐上去宋东阳家的车,知道自己必须珍惜这三天时间。

    “知道了。”宋东阳随手拧开一瓶纯净水说道,“六爷,我觉得这么一折腾。咱们那个网咖的生意,可以搞的更大点了。”

    伊贰三只是苦笑,今天这会议最初开的时候,还以为没机会拿到魔王值了,结果峰回路转,网咖不但不会被取消了,相反!国家可能要扶持了!

    如今所有国家都在进化者的这条赛道上全力以赴!找出一条新的加速引擎时,国家在不损害利益的情况下,是不会放弃的。

    魔王值!功德金光!都有了!伊贰三只能不停的感叹,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车子回到宋东阳的别墅之前,伊贰三连续接了数个电话,然后都已离老然给自己闭关,没时间帮忙给推掉了。

    回到别墅,伊贰三取回众人用完的舍利,快速的回到了属于他的地下室开始修炼。

    慧真和尚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手中的电话,自己好心发出邀请,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伊贰三给拒绝了?

    什么情况?慧真有点不死心,因为功德金光的事情自己打电话去佛门上层,小西天传出的意思是说愿意邀请伊贰三父子前来属于佛门的小圣地走走。

    不是佛门的弟子,却能够接到小西天的邀请!这种事情,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慧真收好手机出了房门,本想直奔伊贰三所在处守株待兔,却被路过的傅郡烨给碰了个正着。

    “慧真大师,遇见你正好!来,帮个忙!”傅郡烨也不管慧真怎么想的,直接说道,“伊苯疏要度化的人有点多,你也是佛门之人,想来应该在旁边念念经,对他也有加持吧。”

    慧真听到是帮伊苯疏,连找个拒绝的借口念头都放弃了,他也想见见这度化金光到什么地步了。

    三天时间……

    慧真整整念经念了三天时间。

    虽然对于出家人来说,念经是他们的基本功,但一口气念三天时间,中间除了喝水什么都不干,也还是让慧真有一种念经快念吐了的感觉。

    度化本来就是一件很难得事情。

    度化对其有敌意的进化者,那更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度化同级水准,对自己有敌意的进化者,这基本上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度化同级却比自己实力高出很多的进化者……慧真没听说过佛门有谁能做到,或许曾经的达摩能做到,但……那几乎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如今,慧真亲眼见到了,伊苯疏面对的进化者,对方只要不是乙级。哪怕是丙级巅峰,在他强大的度化能力面前,也就是对扛一段世界的结果而已。

    没有人!可以对抗的了这种度化能力!

    到底是小六子的佛门天赋好,还是这个伊苯疏的天赋更好?这样慧真已经陷入了完全想不透的地步。

    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哪怕用绑架的手段,也要把这父子两个给弄到小西天去一趟!如此有佛性的两人,若是进入小西天,反而会被小西天影响!到时候,就算是离老也不好出面阻止自己的弟子另投他门!

    三天……慧真很想知道,傅郡烨镇守使说的闭关三天的小六子,现在是什么状态了,是不是修为更上一层楼了?

    丙级巅峰!

    三天时间伊贰三的修为提升到了丙级巅峰,因为功德金光跟精血的加持,再加上离老的本命离火,让他的修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了所能够到达的极限。

    其他人进入丙级巅峰,要做的便是去探索如何进入到乙级。

    而伊贰三完全不需要,在丁级就知道该如何进入的他,如今要做的就是脚踏实地的一步步通过血液改造身体,让自己完成下一阶段的进化。

    伊贰三本以为便是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全部用上,也没可能进入到丙级的巅峰,最多也就是丙级三段的极致而已,结果功德金光的出现将一切都改变了。

    “你的起点真的是尘埃级?”胖子看着伊贰三缓缓收入体内的力量很是不信,“而且最初只是力量系?”

    不只是胖子不信,旁边的狗哥等人也是不信,基础进化的气垫太低,基本上就没有可能进化到高端的可能。

    即便偶尔有能够打破阶级进化的情况出现,也会进展的非常缓慢,像伊贰三这种提升速度的,应该是传说中的天才。

    “丙级巅峰?这样我就多少放心点了。”傅郡烨的出现令所有人都有些意外,便是伊贰三那超强的五感也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比起傅郡烨的出现,更让伊贰三好奇的还是傅郡烨之前那后半句话,为什么这就让她放心了点?而且还是多少?难道有什么九死一生的任务?

    “学校经过这几天紧张的筹备弄好了,明天就要开学了。”傅郡烨走近人群说道,“所以校长组织在这之前开个会,我正好路过这附近做事情,所以来通知一下,你们该过去了。”

    “傅姨……”伊贰三好奇的发问,“刚刚你那句话放心了是什么意思?”

    “哦。”傅郡烨跟伊贰三并肩朝着门外走着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还记得左了了有个娃娃亲吗?他因为一些事情,也被暂吊过来做老师了……”

    丁越古?真的来了!

    伊贰三发现如果不是傅郡烨突然提起,自己都忘记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一个被左了了都夸赞为天才的人。

    丁越古到底有多强?伊贰三没有向左了了询问过,只是能被左了了称赞的人,想来最少是乙级打底吧?便是真的甲级也都不意外。

    按照传闻,这位左了了的娃娃亲对象一直在闭关。

    闭关是为了什么?伊贰三作为闭关过的过来人自然清楚,平日里正常修炼就好了,除非是要寻求突破,或者修炼一门很难的秘术,才需要用到闭关这种情况的出现。

    只有真正闭关过的人才知道,人并不是随随便便时时刻刻说闭关就闭关的,闭关某种形式上来说是一个很神圣的仪式,若是把它当做家常便饭了,那么想要追求突破时,闭关也就没有效果了。

    “怎么会把他调过来?是左夫人弄的吗?”伊贰三多少感觉自己有点挖墙脚的尴尬,毕竟如果自己不出现的话,或许……真的只是或许,左了了可能就跟丁越古走下去了。

    虽说真爱没有错,但是世上的小三们也都这么喊着是真爱啊!

    “你猜对了。”傅郡烨说这话时也有点无奈,这年头自由恋爱是没错的,但是家里包办婚姻的事情其实也还是不少,特别是在修炼界里,自由恋爱的数量其实是非常稀少的。

    面对这样的事情,当事人是有权力说话跟抗议的,其他的局外人实在没有说话的立场。

    伊贰三顿觉头疼的厉害,左夫人的出现已经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招架了,现在又来个娃娃亲的对象,看样子少不了的要对自己兴师问罪。

    “六爷,不如请个病假?”宋东阳旁边出谋划策着。

    伊贰三苦笑摇头表示算了,这事情不是今天躲避过去了就彻底躲避过去了,总要去将它真的解决掉才是真的。

    再说了!有国运部这种存在对进化者进行管理,便是丁越古应该也不会做出太过激的行为,比如把情敌打死或者把情敌打成残废,这辈子无法继续修炼的地步。

    了不起,就是挨顿揍!伊贰三觉得如果用挨一顿揍或者几顿揍,就能把事情解决了,那对自己来说也不算亏。

    傅郡烨给伊贰三留了个地址,出门上车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伊贰三因为宋东阳的关系,就算不留地址也一样能够找到学校的位置,两人上车一路赶到学校。

    如今的大仓库经过紧急改建,已经感觉不到多少商业气息,反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这里成为学校的关系,还真能感觉到一点书卷的气息。

    两人走入学校,立刻感受到了这学校内部已经布置了重重阵法,想来应该也是这几天紧急布置的,只是短时间内无法知道这些阵法的用处是什么。

    教室区,办公区是分开的。

    伊贰三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向了办公区,一个散发着好几个强大力量波动的仓库。

    厚重的大门在伊贰三的龙象般若功面前,轻的如同纸片一般,很容易的就被向两旁推开。

    巨大的长条办公桌两旁各坐着几个人,有的人一看就是有力量的进化者,有的一看则是普通人,显然是来教授文化课的。

    进化者不能够跟社会脱节!这是之前开会的重要议题!毕竟不是所有的进化者,都可以进入公派单位,显然还是有不少会流入普通人群的社会之中,学习科学知识也是不能缺少的重要事情。

    坐在长条办公桌近乎最尽头的位置,有一名年轻人。

    剑眉星目,少年英雄这类的话,放在他的身上,让初次见到的人都不会有半点违和感。

    这人身上天生带着一种气质,英雄的气质!团队领袖的气质!

    这世上有一种人就是这样,他只要站在那里,就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追随他的感觉。

    丁越古!

    伊贰三看到这人,没来由的便确认了对方一定就是左了了的娃娃亲!

    “你就是伊贰三?”

    被伊贰三确认为丁越古的少年突然起身,整个人在瞬间宛如出鞘的利剑,双眸闪烁的光芒宛如那锋锐的剑芒,作为普通人的老师还好,反而是在场的进化者们,这一刻都感觉到了目光跟气息好像要刺破他们的身体。

    便是折江南这种大高手,面色都不由得一变,脸色也立刻沉了下去。

    作为本所学校的校长,竟然有老师在他的面前表现出要动手打架的意思,这就是不给他这位校长的面子,完全不把这位校长放在眼里!

    “小丁,你想干什么?”折江南的手指重重的敲击着桌面,用很是冷硬充满威严的声音喝道,“注意你的身份跟场合!”

    小丁?伊贰三越发的确定,眼前这个锋芒毕露想要找自己事情的年轻人,就是左了了的娃娃亲了。

    “你……”丁越古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折江南的身上,眼角带着少年人独有的狂傲气息,拖着长音充满挑衅的说道,“算老几?”

    伊贰三听到这话忍不住的偷偷挑起大拇指,暗赞这哥们很有龙傲天的气息啊!折江南一看就知道是个狠角色,他居然直接不怂?完全不在乎多树敌的意思?

    折江南也没想到自己训斥一句,得到的回应居然是这样的,就算国运部的人跟自己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一个如此年轻的人,面对前辈的训话,就算不是毕恭毕敬,也该跟自己充满礼貌客客气气。

    可这年轻人已经不能用没礼貌来形容了!

    折江南知道,进化者修行者的内心都是骄傲的,都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对于天才更是有着这方面严重的思维想法。

    折江南更知道如果不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气焰压下去,自己在学校未来的工作就不会很好的展开,威严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我算老几?”折江南体内力量瞬间爆发,强大的压力令常七天第一时间挡在了普通教师身前,笑眯眯的撑开一个力场将其保护了起来。

    乙级三段还是巅峰?伊贰三身为丙级巅峰无法分辨乙级的层级,但也知道这绝对是乙级的高段位的力量。

    一尊金甲战神的虚影出现在了折江南的身上,浩荡的力量让宋东阳迈步躲进了常七天的力场之中。

    伊贰三满脸无语的向后退了几步,这不是自己跟丁越古之间的事情吗?怎么转眼间变成了校长跟丁越古之间的battle了?

    折江南力量瞬间提到巅峰根本不做停留,直接一掌打出雷霆之威印向丁越古的胸口。

    乙级高手全力一击!寻常丙级进化者根本无法看清情况,伊贰三本就五感超强,又经过三天的强化修炼,第一次用肉眼看到了乙级高手真正的出手场景!

    以前的伊贰三只能够凭借气的流动去感知,如今亲眼看到则是另外一种感受!那是一种武道上的传授!

    只有全力出手才是真正的杀伐!只有全力出手!低境界若是能看清,才是真正的体悟跟感悟!慢动作的讲解是没有用的!

    可这本就是悖论!高手的全力出手,低级修炼者根本不可能看到,就更不要说什么看清了,所以历来的高手交手,低等级的进化者跟修炼者,并不能从中得到半点好处。

    如今,出了伊贰三这样的怪胎,让他瞬间身体产生了特殊的感悟。

    强!伊贰三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浑然天成!毫无破绽的大圆满一击!他也知道这只是自己这个境界看不穿对方破绽导致的。

    但即便如此,这一击还是给了伊贰三巨大的启发。

    “斗字决?”丁越古说话的同时身后显化出一名持剑的道士,道士身旁有龙虎化形,他迈步上前左手化龙缠压分开奔来一掌,右手成虎一拳砸出!

    轰!

    生死瞬间折江南单臂架梁,强挂丁越古的虎拳,却也无法完全封住这势大力沉的一击,人在瞬间双脚离地犹如一颗炮弹倒飞出去,瞬间撞穿了仓库的墙壁,人如夜空的星星一般,在天空一闪的消失了。

    丁越古一击把人轰飞出去,人如长剑立在原地傲然的看着那破开的墙壁大洞,他知道这一击不足以把人打死,而且刚刚的出手他也没有存着想杀人的心去动手。

    隆隆的破空气浪随即响起,折江南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从破开的洞口又冲了回来,身后金甲神将的虚影更是暴涨。

    常七天笑眯眯的插在了即将再次动手的两人之间,肉球一样的双臂撑开了两条大肉肠一样的胳膊:“两位消消火,何必呢?大家都是同事,有什么事情不能靠讲道理解决?打打杀杀像什么样子?”

    “老常你让开,这没你什么事。”折江南失了面子自然是怒气难消的说道,“我今天要教他做人!”

    “你要教我做事?”丁越古笑的越发不屑,“当年,你仗着修为高,教丁不败做事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折江南脑海中出现了两年前的一个场景,也是丁家的年轻人!在一个荒地之中,因为某些事情,自己确实教了那个丁家的年轻人做人来着。

    “那日你教我哥做人,今天我教你做人。”丁越古视线不去看折江南,而是落在了常七天的身上说道,“常副校长,让一让。别伤着你……”

    伊贰三才明白,原来这两人也是有恩怨的啊!那自己就不需要记校长的人情了,就算不是这次,也是某次……这丁越古肯定会找校长事情的。

    折江南面色略微有点难堪,高手之间的交手其实不需要真的打出生死,很多时候只是刚刚那样的一击,便能知道彼此的强弱实力。

    真正拼杀生死,折江南依然不惧怕丁越古,因为生死之战涉及到的因素太多太多了,经验,胆略,看破生死的豪迈,甚至压箱子底的秘法。

    可是如果不是分生死,只是交手分胜负,教育对方做人……

    折江南估计自己只有两成教对方做人的可能,而被教做人的可能则是八成。

    本来折江南感觉自己还完全占理,那么双方动手还是会惊动海滨市的其他高手,到时候自然有人过来劝架,自己也还是可以借坡下驴不丢脸面。

    可听完丁越古最后的问话,人家就是来寻仇找场子的!越多的高手前来,那岂不是让越多人观看自己吃亏的场面。

    常七天的出现,让他有了借坡下驴的机会。

    折江南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就下台阶了,可是丁越古的话让他不好下台阶了。

    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让常七天让开了!折江南内心已经憋闷的要炸了,为什么让自己来做这个校长?为什么丁越古会出现在这里?自己刚刚为什么要摆完架子后真的出手?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作为前辈,折江南并不是很看得起被称之为天才的后起之秀,不然当年也不会教训丁不败了。

    除了左了了!折江南内心深处是看不上任何一个后起之秀的,即便是天才又能强到哪里去?这年头乙级巅峰的强者,谁还不是个天才了?

    可是真正交手之后,折江南才知道,这年头学霸跟学神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而且这个差距的鸿沟比想象的还要大。

    “老常,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他没完没了……”折江南沉着脸给自己找着场子。

    常七天也是见惯场面的人,能听得出折江南已经不再想动手,正在努力找补着台阶,于是连忙转身对着丁越古露出和善的笑容说道:“小丁,给常叔一个面子如何?”

    丁越古脸上本是带着挑衅的高傲,想要回一句你算老几,可是看到常七天那微笑的眼睛,硬生生把面色变得暖和了很多,又沉吟了片刻说道:“七天叔既然这么说,那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伊贰三敏锐的感觉到了有问题,这丁越古摆明一脸不好相处,谁的面子也不很容易给的模样,居然因为常七天的一句话就给了,这绝对不正常!难道常七天比折江南强?而且强到了一脸龙傲天模样的丁越古都会给面子?

    没道理!伊贰三对自己的五感甚至第六感都有着很强的自信,常七天的能量波动是很强,但绝对强大不到可以超过折江南的地步。

    可以说,一个折江南打两个常七天,问题应该都不会很大才是。

    那是为什么?

    丁越古面对常七天收敛了释放在外的力量,作为龙虎山这一任天师都看中的人,自然很清楚世间总有些怪咖,比狠角色更加难缠。

    常七天就是一个!这人修炼的秘法很奇怪,平日里使用的只是秘法的上半段,所以实力也就那么回事。

    但若是施展下半段,战力则是完全另一种状态!唯一的问题便是,施展了下半段秘法的常七天,性命也就只剩下了七天时间。

    也因为这个秘法的关系,常七天把以前的名字抹去,改成了现在听起来挺奇怪的一个名字。

    丁越古不怕正常状态的常七天,但是对方若是开启下半段秘法,那就是两码事情了!因为老天师曾经说过,开启下半段秘法的常七天,理论上来说是当世无敌的存在。

    一个乙级一段的修炼者,却又能能够变身当世无敌……丁越古不打算用自身去验证老天师的话是对是错。

    “那我可以找伊贰三聊聊吗?”丁越古是在跟常七天说话,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刚刚自己给足了对方面子,现在对方也该给自己面子才是了。

    “不出人命,不残废不被废,我是乐得见年轻人之间切磋的。”常七天把自己的底线交了出去。

    丁越古也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会让常七天在这里做副校长,想来以后这个学校里的任何一个进化者老师,怕都是一个刺头一样的存在,但不论是哪个刺头,只要知道这位副校长的古怪能耐,都不会去贸然挑战他的底线。

    “只是年轻人之间的友好交流。”丁越古笑呵呵的应付着常七天,又对伊贰三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是男人跟我出去。”

    伊贰三很想来一句,你不就是仗着实力比我强才这么说话的吗?我比你强,你敢跟我说是男人就出去之类的话吗?

    这是这种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伊贰三很清楚进化者的世界就是这样,人家修炼强了,可不是为了跟你压倒同样境界搞什么公平战斗的。

    “这事,你找我没用,你找了了去吧。”伊贰三双手摊开说道,“就算我跟了了说分手也没用,你得让她说分手才有用啊……”

    丁越古带着些许傲意的双眼划过瞬间的错愕,来之前考虑过对方各种可能的反应,什么不就是仗着实力强之类的话,也都想过如何应对,却没想到对方如此不男人的,直接把事情推给了左了了!

    “你……”丁越古嘲讽的笑道,“可真不男人啊!了了居然会看上你?”

    伊贰三行走江湖多年,实力虽然不如丁越古,但江湖经验甩对方一百条街都不止,根本不会中什么激将法,很是干脆的说道:“那你得反省啊,了了为什么会看不上你。所以,问题还是在左了了,你找我没用啊……”

    有了常七天划出的底线,伊贰三也不是太怂丁越古,了不起就是被狠狠的暴揍一顿,死是绝对死不掉的。

    “我没了了联系方式跟住址,我先跟你聊完再想办法找了了……”

    “我有!”伊贰三打断了丁越古的话,两步来到桌前拿起纸笔快速的写下了左了了的联系方法跟地址说道,“给!你可以先找她,解决问题还是要从根源下手。”

    丁越古被伊贰三突然的接茬给搞的很是懵逼,心说怎么会有这么不男人的人?

    “我既然先找到你了,就先解决你跟我之间的事情……”

    “我说过了啊,我愿意分手啊。你可以去找左了了去了。”伊贰三再次打断了丁越古的话,他隐隐发现这位好像看谁都不怕的哥们,对左了了这个话题几次都不接话题。

    而且给了他左了了的联系方式跟地址,这哥们居然一点都不关心的去看一下,或者说他根本连看都没看!

    这,不正常啊!伊贰三暗暗怀疑,难道这哥们其实多少也有些头疼左了了?所以拿自己做突破口?

    “哪里那么多废话!你跟我来!”丁越古伸手一把抓住了伊贰三的后颈,乙级巅峰的实力太强了!根本不是丙级巅峰可以对抗!

    哪怕伊贰三有着凌波魔步的顶级身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没有半点办法。

    丁越古抓到伊贰三,展开脚步便出了房间。

    又是几个起落,伊贰三便感觉自己被带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

    “你想干嘛?”伊贰三警惕的看着丁越古那炙热的眼神说道,“七天叔可是有言在先……”

    “兄弟!我谢谢你!我是来感谢你的!不是找你麻烦的!”丁越古双手抓着伊贰三双肩很是激动的,随即便又将他揽入怀中紧紧抱着说道,“哥们!兄弟!你就是我最大的恩人!以后有什么难事跟我说!千万别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