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大侠等一等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自省方险入魔道【一万二大章】
    龙泉道人仔细思考着伊贰三的话,然后开口说道:“既然要还钱,命就先留着吧,不过昆仑是容不下他了,竟然用炼血剑对自己的同伴出手!镇守使也别干了,留着这样的人继续做镇守使,丢的是国运部的人。”

    煜宁火气攻心失去分寸伤到伊贰三,心中也是有愧,听到龙泉道人的话连连摇头:“伤他之事,我愿认罚。但镇守使这事情,却要由国运部来任免。泉城一地,责任重大非必要不可换人。”

    伊贰三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出了胸口处还有些疼痛外,其他已经没有什么不妥。

    他用手扶着地面想要站起,旁边的左了了连忙扶着他的胳膊。

    “煜宁,你知道自己输在哪里吗?”伊贰三指了指自己的心,“你有心却不够坚,我知你根基有损,但你若能安然处之,不该只是今天这般能耐。”

    韦景元有些艰难的转头看着伊贰三,他还记得几个月之前,伊贰三去飞筝市时的样子,那时候的他才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丁级进化者,现在的他已经如此的强大,就连成名已久的煜宁,竟然被他一拳击败!

    那些从没见过伊贰三的进化者们,更是了解到伊贰三的强大。

    之前他们对伊贰三这个名字并不是很清楚,知道他的消息,还是因为他刚刚出言得罪了一桌子的人。

    但煜宁他们是知道的,小昆仑的强者,在月亮掉下来之前,便已经是一名强大的进化者。

    泉城的镇守者,竟然被他如此简单的击败了,若不是最后煜宁用了阴招,他一定会是毫发无伤的击败乙级二层的强者。

    众人看伊贰三的眼光,瞬间变了,尤其是几名乙级境界的镇守使,本来还想要等煜宁战胜他之后,为自己带来的人声讨一下他。

    他们现在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即便心中怎么样的讨厌他,却也不敢产生一丝招惹他的心情。

    原本以为,他是借着离老和左了了扬武扬威,现在才知道,虽然他才刚刚踏入乙级,但实力却不容小觑。

    伊贰三指着煜宁问道:“真人,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时时刻刻知道他的位置?”

    龙泉道人有些不解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怕他还不上钱跑了,他要是投靠小天庭那边,确实有些麻烦。”伊贰三笑着说到,他如果用天魔噬魂的话,确实能够控制住煜宁,现场有这么多强者在,天魔功肯定是没法用的。

    龙泉道人笑着看向了宋东阳,“哪用那么麻烦,你让你小宋那小子,施展下金口玉言,祝福煜宁会跟小天庭闹翻不就完事了。”

    煜宁脸上挂着冷笑:“我确实小心眼,但我在你们眼中这般不堪吗?会堕落到加入小天庭?”

    伊贰三愣了一下发现自己这些日子修炼天魔功,搞的自己性格跟思维方式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远不如曾经的自己那般光明。

    道由心生,魔从心起!伊贰三暗暗的快速反省,这些日子为了魔王值,做事情做的也有些出格了,天魔功的影响比想象的要大,自己要时时警惕才是。

    龙泉道人向着餐厅外走去,“大家都散了吧,贫道还要回去打王者,还差三颗星星,就要上王者了。”

    “祝真人成功!”伊贰三笑嘻嘻的挥手。

    龙泉道人突然又折返了回来,来到宋东阳面前,也不说话,就那样愣愣的看着他。

    宋东阳被看的有些发毛,向着伊贰三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看到伊贰三的口型,宋东阳顿时反应过来,但是他怂了了,虽然让在王者荣耀赢得胜利只是一件小事,但龙泉道人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甲级强者。

    这要承受多大的反噬,宋东阳不敢想象。

    看出了宋东阳的担心,龙泉道人不满的说道:“怕什么!你不是已经找到化解那黑雾的办法了吗?最多我辛苦一下,多揍你两顿便是了。”

    宋东阳咬了咬牙,用金口玉言对着龙泉道人说道:“真人,你今晚一定能顺利上王者。”

    虽然被龙泉道人揍很痛苦,但宋东阳知道,如果不帮他,依然会被揍,还不如卖个人情再被揍,至少龙泉道人下手能轻一点。

    龙泉道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要不,马尔代夫那边的荒地你也别去了,就待在贫道身边修炼吧。”

    宋东阳知道龙泉道人这是想借用他的金口玉言上分,他才不要当祝福童子,他想要的是跟伊贰三一起变强!

    最重要的是,不想天天挨揍。

    他两步走到伊贰三身边,架起了他的胳膊说道:“不行,六子刚刚受伤,我得在他身边守着,而且他要去荒地要少不了我的金口玉言的辅助。”

    龙泉道人按着宋东阳的脖子,推着他往前走,“你说的很对,荒地你还是要去的,不然小六子真出点什么事情,左家那小丫头非闹翻了天不可,但是没去荒地之前,你还是可以去我那里修炼一下的,一定对你有帮助。”

    看着宋东阳求助的目光,伊贰三爱莫能助的摇了摇头,他知道宋东阳跟龙泉道人呆在一起,虽然会受不少虐,但也会得到很多的好处,像龙泉道人这样的高人,是不屑于做那种只赚便宜的事情的。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龙泉道人的脾气,真把他惹恼了,还真免不了一顿暴揍。

    因为受伤的关系,伊贰三和左了了跟着伊苯疏来到了傅郡烨的家中。

    看着眼前豪华如宫殿般的海景别墅,伊贰三不禁暗暗咂舌,老爹这次才是真正的傍到富婆了,便是宋东阳的别墅也没自己这后妈家装修的雅致。

    伊贰三回到自己的房间疗伤,没用多久胸前的伤口便已经愈合。

    突然心口剧痛难忍,恐怖的剧痛令伊贰三惨白如纸,他紧咬牙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他知道定是心轮中的蛊虫作怪,也知道父亲一直在担心蛊虫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这蛊虫几次就自己于危难之中,也没法说得到它是吉是凶。

    片刻之后,他张口吐出一只小小的虫壳,双生一灭阴阳蛊肉眼可见的长大了一圈。

    看来煜宁的精血,给它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夜晚在平静中度过,伊贰三一早便来到了滨海的国运分局。

    分局局长,亲自将属于伊贰三的工作证给了他,并按照离老的吩咐,帮他找到教他驾驶技术的培训员。

    有着开智菩提的加成,仅用了三天的时间,伊贰三便跟着国运部的架势培训人员,学习了各种车辆的驾驶,并得到了国运部特批的特殊类驾驶证。

    有了这驾驶证,别说机动车,就算坦克,装甲车,伊贰三通通都能开。

    同时,伊贰三还学会了各种船只的驾驶,包括潜艇,毕竟在滨海,找些船只练练手还是很方便的事。

    伊贰三学习神速,令培训员大家夸赞伊贰三是个天才,无论什么一学就会,而且能够举一反三。

    刚刚把驾照收好,伊贰三的手机便响起了铃声。

    看到屏幕上师傅的来电,伊贰三开心的接起了电话:“师傅,我刚拿到驾照,您已经知道了?”

    离老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刚刚孙局长已经给我打电话说过了,我给你准备的车就在郡烨家的地库停着,你现在可以去取车了。”

    伊贰三兴奋的说道:“师傅,您早已经买好了?”

    “嗯,我来南河省的当晚,就交代郡烨帮我办这件事情了,好了,现在去看看你的新车吧。”

    “谢谢师傅。”

    挂了电话,伊贰三打了个车就往后妈家赶。

    当伊贰三到达傅郡烨的海景别墅时,左了了和傅郡烨早已在客厅等他。

    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伊贰三不禁开口问道:“老爹呢?怎么不在。”

    傅郡烨起身来到门口,“他去公安局那便开会去了,走吧,我带你去取车。”

    伊贰三微微一愣,“现在消息都这么灵通了吗?我还什么也没说,你们就知道我已经拿出驾照了?”

    左了了踮着脚来到伊贰三身边解释道:“傅姨最为滨海的镇守使,分局的那些人想巴结她都没有机会,他们现在知道你是傅姨的儿子,正好有了联系傅姨的借口,当然你一有点什么消息,就迫不及待的通知傅姨了。”

    伊贰三知道以自己后妈的性格,那些人还真不敢有事没事的给她打电话,“老爹也是,现在感觉他好忙啊。”

    左了了一把挎住伊贰三的胳膊,“当然了,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嘛,走吧,去看看离老送你的新车,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一路跟着傅郡烨来到地下车库,伊贰三顿时被车库中的各种豪车,晃晕了眼睛。

    伊贰三很快便找到了傅郡烨的法拉利,在它旁边停着的是一辆迈凯伦。

    迈凯伦!师傅果然大方了一把!伊贰三喜滋滋的向着迈凯伦走去。

    “你干什么?那不是你的车,你的车在后面。”傅郡烨看着伊贰三,出声提醒着继续向车库里面走去。

    “居然不是,害我白激动一场!”伊贰三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继续跟上了傅郡烨的步伐。

    看着前面停放着的跑车,伊贰三连忙小跑了几步,“是那辆科尼塞克?这车可不便宜。”

    傅郡烨有些好笑的看着伊贰三,张口说道:“离老自己不过开着辆揽胜行政,你觉得他可能给你买辆科尼塞克吗?”

    伊贰三嘀咕道:“妈,师傅掌管整个离门,怎么混的这么寒酸,还没您的车好。”

    傅郡烨迈动着细而长的双腿继续往前走着,“我开法拉利,是因为你老爷有钱,凭我镇守使那点收入,你觉得能买法拉利吗?不然煜宁不也会为了两百万对你起了杀心。”

    “那看来两百万一下的车,是不用考虑了,我本来还幻想着师傅送我辆劳斯或者宾利啥的。”伊贰三双手交叉背在脑后,有些可惜的说着。

    “不过没关系,我也不贪心,x6啊q7什么的我也都可以。”

    傅郡烨有些冷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我不想打击你的积极性,但是我觉得要提醒你一下,还是别想的太好了,离老没你想的那么大方的。”

    伊贰三有些急了,转着身在车库了扫视了一圈,他有些放下心来:“我也没在这地库里看见什么3系、c级啊,那些雅阁、帕萨特之类的就更没有了。”

    “别想了,跟我来吧。”

    在车库的最里面,伊贰三终于看到了师傅送给自己的车,国产之光,神车——五菱之光!

    伊贰三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傅郡烨,“这是老师送我的车?”

    傅郡烨忍着笑意将钥匙递给了伊贰三。

    伊贰三将钥匙插在车门上,试着转动了一下,门开了……

    看着陷入石化的伊贰三,左了了捂着嘴调侃道:“六子,以后你别送我啊,我可不坐你的车。”

    “我也没想过开这车送你。”

    听着左了了和傅郡烨不断发出压抑的笑声,伊贰三恼羞成怒,“你们再笑话我,我急眼了!”

    左了了不再掩饰笑声,“急眼又怎样,你想怎么着?是要打我啊,还是打傅姨?”

    伊贰三觉得自己好像吃下了好几只苍蝇,两个女人,打也不敢打,当然也打不过,骂也不合适,肯定会挨揍,只能忍了!

    “妈,你把车放在车库最里面,是不是因为怕丢人?”伊贰三嘴歪眼斜的看着傅郡烨,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傅郡烨点了点头,“车,是我让你爸开进来了,怕邻居们看到笑话。”

    伊贰三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有气无力的说道:“那您就不怕他们笑话我吗?虽然不是亲的,我好歹也是你儿子,时间久了,别墅区的邻居们总会看到我开着五菱之光来的吧。”

    “没事,这一点你不用操心,这里的保安们非常负责的,我也没给你的车办理出入登记,你不会进来的。”

    伊贰三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我现在好歹也是个乙级强者,开个五菱之光也太不合适了吧?”

    傅郡烨掩嘴轻笑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作为国运部的一员,你现在也算是有行政级别的人了,支持一下国货不是应该的吗?而且这车多方便,载人也多,万一哪天要拉点武器弹药什么的也方便。”

    伊贰三一撇嘴倔强的说道:“我有小须弥戒指,用不着开车装东西。”

    左了了拍了拍伊贰三的肩膀安慰道“你那戒指才多大的空间,不过一立方米,总有装满的那一天,还是有个神车方便一些。”

    听着自己的后妈和左了了依然乐个不停,伊贰三张口质问道:“你们别笑了!你们也都是国运部的,也有行政级别,你们两个为啥不弄个五菱之光开开。”

    傅郡烨摊了摊手,很是自然的说道:“因为我有钱啊,可以买自己喜欢的车啊。”

    “妈,你作为堂堂镇守使,你怎么不支持国货呢?你刚刚不是说让我支持国货的吗?”

    傅郡烨撩了撩额前长发,潇洒的说道:“因为法拉利符合我的气质。”

    伊贰三顿时哑口无言,确实,在气质这方面,自己这后妈确实拿捏的死死的,不是讽刺而是真话。

    “那你呢!作为堂堂大天朝年轻一代进化者的门面,你不更应该支持国货吗!你刚刚还说不坐我的车!”

    面对伊贰三的质问,左了了笑着解释道:“我有车,只是我没有驾照,本来呢我是打算让你接送我的,但是看到你的爱车之后,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明天我就去弄个驾照。”

    伊贰三瞬间变成了好奇宝宝,“你有车?什么车啊?在哪呢?趁你还没驾照,借老公先开两天啊。”

    左了了努力的回忆了一下车的名字,“阿尔特卡尔曼,你听说过没?几年前在京都,跟着老爸逛车展的时候,看见了,挺喜欢的,老爸就给我买了,现在还在京都的家里放着呢。”

    伊贰三摇了摇头,立即逃出手机找度娘,“我c!这么帅的车!太适合我了媳妇,我们去京都把它开回来吧?借我开两天。”

    左了了笑着摇了摇头,“不借,我觉得神车就很符合你的气质,你好好开着吧。”

    “我什么气质?”伊贰三指着五菱之光问道:“它哪里跟我符合了?”

    “好了,再过一个小时我哥就要到了,你开着你的神车去接他去吧,正好可以溜溜你的新车。”说着,左了了还不忘给伊贰三和五菱之光拍了一张合照,并发了朋友圈:祝贺六子喜提神车。

    左了了的朋友圈,刚发出去,瞬间便收到了几十条点赞。

    “我不,你跟我一起去接大舅哥。”伊贰三死死抓住左了了的手不放,生怕一松手就找不到她了一般。

    最后,左了了拗不过伊贰三,还是坐到了他的副驾驶上。

    看着还没有贴太阳膜的透明车窗,左了了系好安全带,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庞。

    嘴上虽然调侃伊贰三,左了了对车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只要能够代步就可以了,只是这大面包车还是让她觉得有些没面子。

    无关是否国货,毕竟她是一名花季少女,又有着极为出色的外表,还有这那样强大的实力,认识她的人,知道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爱面子也无可厚非。

    当然,作为一个女生,她也有着所有女生都有的通病,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车也一样,好看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她不想坐伊贰三车的主要原因。

    挂上一档,慢慢送起离合,伊贰三驾驶者五菱之光驶出了地下车库。

    “连个蓝牙都不能连,真不方便。”伊贰三拨动着收音机,听到里面放着激情的‘逮虾户’,不由自主的跟着哼哼了起来。

    心中虽然不满师傅的抠门,但他还是很喜欢五菱这个品牌的,五菱之光虽没什么审美可以,但是它的特性就像大天朝人民的品格一样,坚韧,可靠,敢于攀登。

    经过海湾大桥时,伊贰三又发现了师傅的抠门。

    送一辆五菱神车也就算了,还送了辆最低配的,车窗竟然是手摇的,令左了了连吹吹海风的心情都没有了。

    伊贰三开着新车一路疾驰,来到了滨海机场。

    没等多久,东安飞往滨海的飞机已经稳稳落地了。

    看到左致远,左了了高兴的挥着手,瞬间引来无数目光的注视。

    在左了了刚刚进入接机楼的那一刻,便有无数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令伊贰三心有有些开心,也有些小小的不爽。

    宠溺的摸了摸左了了的头,左致远从腰带中取出一只精致的木盒,递到了伊贰三的手上,“答应你的东西。”

    轻轻将木盒打开,看着里面的银色戒指,戒指非金非银,也并不怎么光亮,不知道是一种什么金属,散发着古老的气息。

    伊贰三拿起戒指,将意念注入其中,顿时喜上眉梢,这只戒指有着三十立方米的储物空间,比自己的小须弥戒指整整大了三十倍。

    他开心的将原本的戒指摘下,将左致远所送的戒指带到了手上,“大舅哥一言九鼎,妹夫在此谢过了。”

    左了了面色古怪的看着伊贰三,虽然是自己的哥哥,但小六子带着一个男人送的戒指,她依然感觉怪怪的,“哥,你们两个大男人,送什么戒指嘛!”

    左致远知道妹妹的小心思,笑着解释道:“我原本想把自己这条腰带给他的,六子说不喜欢,我这不就从家里找到了这枚戒指,我是替你拿过来的,当然算是你送给六子的了。”

    “听到没有,这戒指是我送你的,你可要好好保管!”

    “一定!”伊贰三答应着,接起了响起铃声的手机。

    电话里传来宋东阳的声音,“六爷,我知道你有车了,快来接我一下,我在真人这边呆不下去了。”

    伊贰三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车了?”

    宋东阳语速极快的说道:“我看左了了的朋友圈了,你快来崂山接我,昨天晚上用了好多次金口玉言,挨了一晚上的揍,我受不了了!”

    挂了电话,伊贰三开上自己的神车,向着崂山的方向驶去。

    刚刚把车停稳,宋东阳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车的后门,钻进了车内,看着坐在车最后排的左致远,他不禁微微一愣,接着笑着点头示好。

    伊贰三透过后视镜看到宋东阳已经坐稳,便驾驶着车辆调了个头,“怎么这么急?”

    宋东阳拍着伊贰三的驾驶座催促道:“快走,真人去镇守队开会了,好像是又察觉到了山海雷神的消息,他不让我离开,我趁他不再才偷跑的。”

    左了了眉头微皱,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又来?没完没了的,它们也真会挑时间,大家都忙着备战希腊荒地。”

    伊贰三不禁想起之前从莫忘那里得到的消息,他笑着说道:“这次可不一样,我们这边的人员配置,可要比上次豪华了不少,师姐和丁越古都在,还有大舅哥,我也已经是乙级境界,它们敢来,定让它们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

    左了了抬手揉着太阳穴,“我就头疼它们这个自爆,如果不能阻止,肯定会让我们不少人受伤,会耽误我们前往希腊的计划。”

    伊贰三抚摸着左了了的手背,示意她放心,在他看来,山海雷神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的可怕了。

    “老宋,给你介绍一下,坐在最后面的是我大舅哥,左致远。”

    宋东阳连忙转身对着左致远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大舅哥好,我是六爷的哥们宋东阳,你叫我小宋就好。”

    左致远对待他人就没有了对伊贰三和左了了的那般热情,他不冷不热的跟宋东阳握了握手,“左致远。”

    发现左致远并没有想要聊几句的意思,宋东阳扯着自己的衣领,来回呼扇着,“六爷,你能不能开一下空调,有点热。”

    伊贰三很是干脆的回答道:“没有!”

    左致远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六子,你从哪弄了辆这种车?”

    “大舅哥,别提了,说多了都是泪。”伊贰三扭头看了一眼左致远,满脸委屈的说着。

    他之所以要开着车做这么危险的扭头动作,就是为了让左致远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师傅送了他一两五菱之光,他不怎么喜欢,再让大舅哥送他一辆好点的车,应该不算过分吧。

    “垃圾车!”

    伊贰三猛地踩住了刹车,令五菱之光在柏油马路上留下两道黑色的轮胎印。

    打着转向灯将车停在了路边,伊贰三看着宋东阳指着车外说道:“你不坐就下去,狗不嫌家贫!”

    宋东阳立即明白伊贰三误解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笑出声来。

    左了了坐在一旁也忍不住掩嘴轻笑,“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你刚刚转头跟哥哥说话,老宋好意提醒你呢。”

    宋东阳抬手指着前方的垃圾运送车,“我是怕你撞上它,你想什么呢,你就算再有钱也不可能比我有钱,我跟你做兄弟那一天,就没嫌弃过你穷。”

    看着垃圾运送车上那醒目的滨海环卫四个字,伊贰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继续发动起了车辆,“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你把话说全了。”

    “是你自己太过在意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左了了看着伊贰三建议道:“六子,我们直接去镇守队总部吧,听听真人他们怎么说。”

    伊贰三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也想听听真人他们怎么安排,毕竟山海雷神那东西还是有些棘手的。”

    宋东阳连忙说道:“你先把我送回家,我不去镇守队,我这种实力也帮不上什么忙。”

    伊贰三踩着油门,令神车的发动机发出阵阵轰鸣之声,“费油,你跟我一起过去,你不下车就是了,反正今晚怎么都要去你的别墅,大舅哥来了,我和老爹租的那个房子肯定是住不开的。”

    来到镇守队总部,伊贰三和左了了带着左致远直接来到会议室。

    会议室中只有三人,龙泉道人、傅郡烨,还有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老者一身素以,非常的整洁,银色的长发整齐的挽在脑后。

    看着老者清澈的双眼,伊贰三感到自己仿佛看到一座巍峨的大山,又好像是一条喷腾的河流。

    心中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如果硬要去形容,就是老者给人的感觉很亲和,但又能感觉到他很强,非常的强!

    不等伊贰三说话,左了了和左致远已经对着老者鞠躬问候道:“拜见老天师。”

    不用他人解释,伊贰三已经猜测到了老者的身份,龙虎山的老天师,张天师,绝对的甲级强者!

    张天师笑呵呵的说道:“好久不见,左家的两个小娃娃都长大了,我也是刚到,正准备听龙泉说说山海雷神的事情,你们既然来了,也坐下听听吧。”

    伊贰三来到左了了身边,拱手对着张天师拜了一拜,“见过老天师。”

    感觉到老天师正在看着自己,伊贰三微微抬头,当他的目光对上老天师那双深邃如浩瀚宇宙般的双眼,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一丝不挂被看光了一般。

    伊贰三连忙静气凝神,生怕老天师看出一丝倪端。

    他知道若是被老天师这等人物,发现他修炼的天魔功,定然会当场毙命。

    “郡烨,想必这个小娃娃就是小六子吧?您新得的儿子?”

    听到张天师的询问,傅郡烨连忙点头答应。

    张天师捋着雪白的胡须,“不错,小小年纪便已修得佛门真谛,而且还有了功德金光,难怪连龙泉都对他赞不绝口,果然是难得的人才,配左家的小丫头也算是及格了,左家也不亏。”

    “小六子,你也坐吧。”张天师对着伊贰三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傅郡烨见大家都已坐好,便开口说道:“之前龙泉真人再次感觉到了空间中的紊乱,同时也感应到了山海雷神的气息,也推算出它们出现的地方依然是上次那两只山海雷神出现的地点。”

    伊贰三点了点头,知道山海雷神定然会出现在同一地点,因为前面那两只已经同类留下了坐标。

    傅郡烨继续说道:“本来我们还在为山海雷神的事情发愁,后来得知张天师离开了龙虎山,下山云游,龙泉真人便把张天师请了过来,有张天师坐镇,我们就可以安心备战希腊荒地了。”

    左了了看着张天师,心中安定下来,知道由老天师出手,再加上龙泉真人,对付两只山海雷神简直易如反掌。

    张天师缓缓说道:“当然,收拾掉山海雷神,我和龙泉也会前往希腊,帮你们坐镇,我本次下山也是为了去希腊的,但想到已经很久没出过龙虎山的范围,便提早下了山,想要四处转转,就当散心了,没想到却被龙泉这家伙抓来当了苦力。”

    龙泉真人呵呵一笑道:“除魔卫道,本就是我辈之己任,怎么能说是苦力呢。”

    张天师嗔怪的瞟了龙泉道人一眼,“老夫比你大几十岁,你年轻力壮的当然感觉不到什么,老夫可是会累的。”

    龙泉道人脸上挂着笑容说道:“你比我大几十岁,也比我早几十年就踏入甲级了不是,收拾一只两只山海雷神对你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事儿,造不成多大的消耗,而且滨海环境不错,就当来散心了。”

    张天师叹了口气说道:“我原本是想要去趟大理一带,顺便沿路品尝各地美食,结果让你拉来滨海,等到处理完山海雷神,咱们又该去希腊了,等到从希腊回来,又得回山了,可惜了那些等待我的美食了。”

    龙泉道人拍了拍傅郡烨的肩膀,“你放心,你在滨海呆的这半月时间,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吃到一道重样的美食,一切消费由郡烨买单,一会儿,我就带你去吃好吃的,来了滨海我找到一处吃鸡肉串的小店,味道属实不错,一定不会让老天师失望的。”

    伊贰三坐在一旁撇了撇嘴,这会又成他找到的了,明明是自己带他们去的。

    傅郡烨点了点头说道:“距离小六子他们去马尔代夫那边,还有段时间,就让他们给两位前辈充当一下向导,滨海这个地方,我还真没有他熟悉,刚好他又添了新车,带着两位品尝各处的美食,也会方便很多。”

    张天师已经起身,“那走吧,山海雷神也没什么好研究的,我们现在就去尝尝龙泉说的鸡肉串吧。”

    不等伊贰三反应过来,他竟被龙泉道人抓着后衣领,如同一只小猫般被提着出了会议室。

    伊贰三双手抱着龙泉道人的手臂说道:“真人,你放下我,守着我媳妇呢,给我留点面子。”

    龙泉道人尴尬一笑,“有点饿了,所以心急了,忘了要在左家丫头面前给你留面子了。”

    看到傅郡烨没有跟上来的意思,伊贰三对着她高喊道:“妈,你不去吗?”

    傅郡烨对着伊贰三挥了挥手,“我不去了,我还要去公安局接你爸,你们吃的开心点。”

    “你不去谁结账啊!”

    “一点鸡肉串而已,你请了又怎么样。”

    看到傅郡烨头也不回的离开,伊贰三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不会是想要赖账吧?龙泉道人没有钱他是知道的,张天师两袖清风的模样,也够呛。

    不会自己要做导游还要兼着提款机的重任吧。

    上了五菱之光,看到宋东阳,伊贰三稍稍放下心来,有老宋在,付钱这种事情应该轮不到自己。

    龙泉道人坐到宋东阳的身边,有些狐疑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在这?我不是让你在崂山等我吗?”

    宋东阳有些结巴的说道:“我……我饿了,让六子去接的我,想找个地方吃饭。”

    龙泉道人揽住了宋东阳的肩膀,“那正好吧,我们要去吃鸡肉串,你跟着我们一起,正好可以负责埋单。”

    “你们吃饭,为什么要我结账?我又没想去吃鸡肉串。”宋东阳撇着嘴,有些无辜的看着龙泉道人。

    “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了,一点都不懂的尊老爱幼,你要是不请客,我就揍你!”

    刚跟宋东阳说完话,龙泉道人猛地转头,对着伊贰三说道:“小六子你这是买的什么垃圾车!有没有减震,颠的我屁股疼!”

    伊贰三苦笑着,没有回话。

    宋东阳开口讽刺道:“六爷,你刚刚的气魄呢,你怎么不说狗不嫌家贫了?”

    “……”

    伊贰三将五菱之光稳稳的停下,几人依次下车。

    张天师看着眼前不算非常整洁的店面,加上那生满铁锈的圆凳,不禁有些微微皱眉。

    “你确定很好吃?”

    听到张天师的疑问,龙泉拉着他坐了下来,“一会儿你尝尝就知道了。”

    没多久,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鸡肉串便端了上来。

    张天师看着有些微微发黄的铁签,便知道这木签肯定反复使用的,瞬间有些下不了口,虽然鸡肉串的味道闻上去确实很不错。

    看出了张天师的疑虑,伊贰三开口解释道:“老天师放心吧,老板很注重卫生隐患的,这铁签虽然会重复利用,但每次都会仔细消毒的。”

    张天师拿起一串鸡肉吃进口中,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

    “这味道,确实不错!”

    张天师干咳一声,挪动着臀部,使自己能够坐的舒服一些,“小六子,刚刚有一件事忘了提醒你,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获得功德金光的方法,就要努力的多去积攒功德金光,对你之后的修炼,有着无法言喻的巨大帮助,甚至到达天位,都与功德金光有着莫大的关系。”

    含糊的说着,老天师已经开始疯狂撸串。

    伊贰三认真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老天师既然特意跟自己强调功德金光的重要性,功德金光对修炼的帮助一定巨大,但对于天位,他却未曾考虑过。

    自己不过才刚刚踏入乙级,天位对自己来说,还太过遥远,但是功德金光的事情还是要重视起来的。

    龙泉道人也快速加入了扫荡鸡肉串的战斗之中。

    凭借着进化者优异于常人数倍的胃,张天师和龙泉道人每人撸了五百串鸡肉串,才停了下来。

    伊贰三、左了了他们也没人吃了近两百串。

    最后宋东阳去结账的时候,发现他们几人吃肌肉串竟然花了两千多。

    晚上,伊贰三躺在宋东阳别墅的大床上,翻来覆去没有想明白应该如何获得更多的功德金光。

    获得功德金光的原理,他是知道的,比如之前弄的网咖,是因为帮那些学生戒掉了网瘾和烟瘾,令他们将心思放在了学习上,从而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确实算的上功德一件。

    但是该如何通过别的方式获得功德金光,伊贰三没有想明白,即便是有着开智菩提的加成,他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伊贰三本身也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出来,就不想了,与其把时间浪费在空想上,还不如好好修炼。

    一些想不通的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想明白了。

    早晨,太阳刚刚升起,伊贰三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龙泉道人嚷嚷着,让伊贰三带他们去吃好吃的早点。

    这一次伊贰三想要拽上宋东阳,对方却死活不肯跟着。

    不是因为钱的原因,几千几万在宋东阳的眼中,并不算什么,而是因为他需要时间修炼。

    总不能为了埋单这点小事,耽误兄弟的修炼,伊贰三只好载着左了了兄妹开往了崂山。

    滨海作为一个沿海城市,经济发达,也有着几处美食,但在很久之前也不过是处小小的渔村,流传下来的,真正意义上的美食,除了海鲜并没有多少。

    所以仅用了两天的时间,伊贰三便带着龙泉道人和张天师吃遍的滨海的美食。

    在张天师的不满,和龙泉道人的强烈要求下,伊贰三只好开着五菱之光,载着他们前往了周边城市,品尝各地的特色美食。

    有龙泉道人和张天师在,倒是省去了给左了了开出入境证明的麻烦。

    第一站,伊贰三便带着几人来到与滨海市相连的飞筝市。

    通过仪表,韦景元得知张天师、龙泉道人和左了了来到飞筝市的消息,立即摔全镇守队人马,前往高速路口迎接。

    却因为没有想到三位甲级强者会乘坐五菱之光来到飞筝市,错过了这次重大的表现机会。

    品尝着正宗的朝天锅,张天师和龙泉道人大加赞扬伊贰三的办事能力。

    伊贰三原本想要直接在飞筝市住一晚,还可以欣赏一下飞筝市的风土人情,当他得知左致远出门的时候没带钱包,手机上也一分没有的时候,突然放弃了这个想法。

    毕竟以几人的身份地位,不能让他们住便宜的酒店。

    好一些的酒店动辄就上千元,而且还要给每人都开一个房间,算下来还是开车回滨海比较合适。

    当第九天,为了品尝正宗鲁菜,伊贰三开着神车从颜山市打了一个来回之后,他彻底受不了了,来回总共不到八百公里,他到不是因为累,凭借他乙级的实力,就算开个八千公里也不算什么。

    而是因为这几天下来,吃饭、油耗、通行费等一切费用,傅郡烨一分没给他报,他去找镇守队的财务,人家也不理会他。

    况且马尔代夫那边的荒地马上就要开启了,正好给了他一个合适的借口,让他摆脱这两个磨人的老妖精。

    虽然张天师和龙泉道人脸上充满了对伊贰三的不舍,但毕竟正事重要不能耽搁。

    当晚,滨海机场,伊贰三看着国运部的大型运输机,连忙跑到了傅郡烨的身边问道:“妈,我能不能申请把我的神车运到马尔代夫?”

    “怎么?开了几天,开出感情来了?”

    伊贰三点点头说道:“嗯,开顺手了,我想把它也带过去,这运输机这么大,多加一辆车,应该没什么问题。”

    傅郡烨摇了摇头,“不行,国运部已经给您们安排的军用越野车,进了荒地,你的神车跟军用越野车相比,根本就是一无是处。”

    伊贰三叹了口气,他早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他之所以想要把神车带去,并不是因为什么开着顺手,或是有了感情。

    而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找个借口,把车换掉。

    毕竟是师傅送的车,好端端的没有个理由就把他换了,让师傅寒了心可如何是好……

    最主要的是,没有好的借口,伊贰三担心师傅会不出钱给他换车,同样的傅郡烨也不会给他换。

    但是如果神车确实坏掉了,带不回来了,伊贰三相信自己那富婆后妈一定能给自己换辆新车。

    傅郡烨走后,伊苯疏来到伊贰三身边,刚刚儿子一开口,他就猜到了儿子的真实想法。

    “你应该有不少存款,为什么不自己给自己买辆车?”伊苯疏有些不解的问到。

    伊贰三小声解释道:“老爹,不是你教我的吗?有便宜不赚是那什么蛋,而且我现在这么节俭,是为了攒彩礼钱,了了那么优秀的女孩,彩礼给的少了肯定不是是,对不对老爹?”

    听着伊贰三的话,伊苯疏有些感动的道:“儿子,你长大了,老爸很欣慰,你不用担心,老爸跟你一起存钱,一定要让你风风光光的把了了娶回家。”

    伊贰三揽着伊贰三的脖子,有些同病相怜的说道:“老爹,你现在也再热恋之中,你还是想想用你挣的钱怎么哄好我后妈吧。”

    伊苯疏毫不在意的说道:“我跟你不一样,我已经搞到手了,以后没有什么需要花销的地方了,也就是等希腊那边的荒地结束,到时候摆点酒席什么的。”

    “什么搞到手了?”

    听着傅郡烨那熟悉的声音,伊苯疏猛地转过身,看着去而复返的老婆,支支吾吾的说道:“没什么,跟小六子开玩笑呢,你怎么又回来了?”

    傅郡烨将手上的软甲递给了伊苯疏,“这是金丝灵宝软甲,当年我刚进国运部的时候,坤老给我的,有着很强的防护能力,小六子的实力倒不让我担心,反而是你这个当爹的,虽然有着乙级的境界,实力却并不怎么样,你穿着它,我能安心一点。”

    伊苯疏没有伸手去接,“还是你留着吧,离老也说了,马尔代夫那边并没有什么危险,希腊那边才是真正的险地,你安然无恙,我才能放心。”

    “我身边有离老、老天师,还有龙泉道人坐镇,怎么可能受伤,你快点拿着,我还有好多事要去处理。”也不等伊苯疏回应,傅郡烨直接将金丝灵宝软甲扔给了他,然后快速离开。

    “你们父子俩一定要平安回来!”

    夜色中早已经看不到傅郡烨的身影,只有那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缓缓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