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大侠等一等 > 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土皇帝【万字三更】
    左了了盘膝坐在地面,听到伊贰三起身的声响,她仰着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了?变白了还不高兴?”

    伊贰三不满了摇了摇头,“老爷们儿,要那么白干嘛,看上去娘里娘气的。”

    左了了白了伊贰三一眼,然后笑嘻嘻的说道:“你懂什么,有句话不是说了吗,一白遮百丑,我就觉得你白白的很好看。”

    “行吧,只要你喜欢就好。”伊贰三无所谓的说着,一屁股坐到了左了了的身边。

    左了了干脆停止了修炼,将盘着的双腿抽出,屈膝弓在了身前。

    她用双臂抱着自己的双腿,歪着头看着伊贰三问道:“晋升乙级巅峰的感觉怎么样?”

    伊贰三将拳头伸到脸前,他握了握拳说道:“很强!师姐他们现在应该不是我的对手了。”

    左了了笑脸盎然的看着伊贰三,“这么自信?”

    伊贰三猛地起身,想要对天轰上一拳,还未等有所动作,他的身体却变得僵硬了起来。

    阴阳脉轮丹的药力,在助他开启眉间轮之后,依然还有着不少的残留。

    这些残留的药力,再次回转到筋脉之中,涌向已经开启的六轮。

    过剩的药力涌入六轮,不定的滋养着六轮,以及六轮周边的经脉,由于海底轮在不断被强化着,伊贰三身体某些尴尬的部位,便有了强烈的反应。

    伊贰三极力的弯腰收腹,但那盎然而立依然是那么的显眼。

    他有些尴尬的向着左了了看去,想要观察一下她的反应,却发现此时的左了了满面娇红,那原本清澈的双眼变得有些迷离。

    看着左了了娇艳欲滴的模样,伊贰三忍不住靠了过去。

    左了了别过头去,有些娇弱的说道:“我好热,你离我愿意点。”

    此刻的左了了有些难为情,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知道那些能够强化七轮的药力,有一小部分涌进了海底轮,然后她的身体就变得酥酥麻麻的。

    听着左了了的话,伊贰三本想后撤,但不知道怎么的,他的手鬼使神差的握住了左了了那变得有些灼热的手掌。

    那柔若无骨的触感,立即激发了伊贰三身体中的某根神经,他轻轻一拉,将左了了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听着耳边传来急促的有力的心跳之中,左了了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变得更快了。

    伊贰三俯下身子,向着左了了那变得娇艳的红唇吻去。

    左了了下意识的想要抗拒,但她身体中的力量好像被抽空了一般,根本用不出一丝力气,她只好反抗着娇呼道:“不要!”

    她并不抵触与伊贰三接吻,只是她知道现在自己的状况,如果真的被他亲到了,自己恐怕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火热。

    同样,左了了也能感觉到,伊贰三似乎跟她处在了同样的境地,她也不讨厌跟伊贰三发生进一步的关系,而且之前还有过小小的幻想。

    只是在这荒田野地之中,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如果他们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岂不是要羞一辈子。

    嗅着左了了身上散发的香味,伊贰三觉得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还是毅然决然的吻了上去。

    四瓣火热的唇,刚刚触碰在一起,左了了还有意识的抵抗着,当他们唇舌交融之时,左了了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单纯的想法,那就是回应他。

    两人激烈的热吻着,伊贰三的魔抓悄然伸向了左了了的胸前。

    感觉到自己的胸部被那坏人揉捏着,左了了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回应伊贰三的吻变得更加热烈起来。

    没过多久,那只不老实的魔抓,就变得更加不安稳起来,似乎左了了的衣衫成为了它的死敌,非要除之而后快。

    这一吻整整持续了十多分钟,两人才喘着粗气将嘴唇分开。

    此时的左了了已经衣不蔽体,大片的泛着晶莹的雪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看着那左了了那因为春心萌动,而变得有些微微泛红的雪白肌肤,伊贰三将左了了平放在了草地之上。

    然后伸出他的一双魔抓,在左了了的身上四处游走,惹得她发出阵阵骄哼之声。

    听着那令人心颤的骄哼声,伊贰三看着左了了那迷离的双眼,他忍不住将视线下移。

    这一刻,伊贰三稍稍恢复了些许清明,他对着左了了投去了询问的目光,想要知道自己是否能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见左了了咬着嘴唇别过了头去,伊贰三顿时兴奋无比,想着终于能够将下身的肿胀释放出去了。

    呱呱……

    “王,我终于找到你了!”小黑盘旋在伊贰三和左了了头顶的上空,兴奋的大叫着。

    左了了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将伊贰三从她的身上推开,然后迅速整理着自己的依然。

    伊贰三抬头仰望着天空中的小黑,脸色变得无比的漆黑。

    “滚!”伊贰三暴躁的对着小黑吼到。

    小黑从半空中落下,踩在伊贰三的肩膀上,委屈的泪水险些从它那一双黑黢黢的乌鸦眼中落下,“王,小黑历尽千辛万苦,飞过高山,越过胡波,穿越大沙漠,才终于找到王,你就这么对我吗。”

    左了了满面羞红的看了一眼小黑,她虽然听不懂小黑在说什么,但小黑能够跟六子沟通她是知道的,看它那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在说她和伊贰三的事情。

    也不知它有没有看到自己没穿衣服的样子,左了了暗中觉得,一会找机会旁敲侧击一下,如果小黑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就直接把它炖汤喝。

    伊贰三抬手用力拍了一下小黑的乌鸦头,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下身的肿胀无法发泄,只能揍小黑发泄了,“我不是让你跟着段晓飞他们,让你帮他们做斥候吗!你来找我干什么!”

    呱呱……小黑用翅膀捂着头,发出阵阵痛呼,“王,那肥猪命真好,当天晚上,我们就遇到了王的师傅,有他老人家保护他们,定然万无一失,所以我就来找王了。”

    听着小黑的话,伊贰三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好,段晓飞他们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伊贰三转念一想放下心来,有师傅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师姐和大舅哥他们的消息,你知道吗?”

    小黑得意的说道:“来的时候,遇到大舅哥他们了,我把段晓飞他们位置告诉了他们。”

    得知大家都没事,伊贰三心中安定不少。

    “你先去别的地方转转,飞远一点,帮我们放哨,我跟了了还要修炼一阵子。”伊贰三再次拍打一下小黑的乌鸦头,神情不悦的说着。

    小黑拍打着翅膀飞入空中,“王,别以为小黑不知道,你们刚刚在做羞羞的事情,还说你们要修炼,小黑可是在孔夫子的家乡,留下了很多小小黑,你可不要小看了小黑。”

    “滚!”

    “王,祝你成功!”

    看着小黑飞远,伊贰三的脸色却垮了下来,如果没有小黑最后的祝福,说不定自己体内那急需释放的力量,还有机会释放出去。

    被它这么一说,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虽然心里觉得已经不可能在继续做想做的事情,但伊贰三还是厚着脸皮来到左了了的身边。

    伊贰三舔着脸,伸手抱住了左了了的腰肢。

    见左了了没有什么反应,伊贰三的手又不老实起来,刚刚触碰到那一抹柔软。

    啪!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伊贰三后背上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左了了红着脸怒声说道:“还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竟然喂我吃那么下流的药!”

    伊贰三吹着自己的手背,一脸委屈的说道:“媳妇,这你可冤枉我了,我哪里知道那阴阳脉轮丹有着春药的副作用。”

    “谅你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左了了白了伊贰三一眼,虽然对于刚刚没有做完的最后一步,心中也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更多的还是害羞。

    如果让她选择的话,左了了还是希望,等六子明媒正娶将她娶回家,然后在一个温馨的卧室中,将自己交给他。

    不像刚刚那样,在这荒郊野岭之中,虽然自己刚刚确实想要跟做完最后一步,但如果真的做完了,自己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左了了突然有些感激小黑的突然到来,不然刚刚那种情况,他们两人一定不可能刹得住车的。

    “媳妇,小黑已经走了,我们能不能继续我们刚刚的事情?”伊贰三笑嘻嘻的问着,手却又悄悄放到了左了了的胸前。

    这一次左了了没有去理会伊贰三的魔抓,反正刚刚没穿衣服都被他看光摸光了,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她也知道男人吗,只有两种,色魔和更色的色魔。

    既然自己已经认定了他,这种小动作也就放任他一下吧,也是自己作为他女朋友应该给予的小小福利。

    左了了没有回答伊贰三的问题,而是张口反问到:“刚刚小黑都跟你说了什么?”

    伊贰三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小黑说段晓飞他们,现在跟师傅在一起很安全,师姐他们也已经知道师傅的位置,现在正在跟师傅汇合的路上。”

    左了了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小黑没跟你说点别的?”

    伊贰三连忙摇头,他知道左了了害羞,如果把小黑说的话全部告诉她,自己接下来想要继续的事情,肯定就要泡汤了。

    左了了有些不相信的问道:“真的?”

    “真的。”伊贰三一脸认真的回答着。

    左了了低着头红着脸问道:“那小黑有没有看到我们刚刚的样子?”

    伊贰三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没有,绝对没有,乌鸦的视力都非常不好的,小黑看不到那么远,他能认出我来,也是靠着我身上的气味。”

    左了了有些狐疑的看着伊贰三,“我怎么没听说过乌鸦的视力不好?而且还是靠气味寻人,你说的不是狗吧?”

    手中丰满柔软的触感,令伊贰三有些心不在焉,“是吗?或许小黑变异失败的愿意吧。”

    一边说着伊贰三手中的动作却从未停止过,仔细感受着手掌中的柔软,他撒娇开口央求道:“媳妇,我们继续呗,好不好嘛?”

    左了了板着脸,故作生气的说道:“不好!你把我当什么了?就在这荒田野地里,就想让我把自己交给你?”

    听着左了了的话,伊贰三瞬间冷静了几分,知道自己的要求确实过分了,既然爱她,就应该尊重她。

    伊贰三有些心虚的为自己辩解道:“刚刚那不是……情不自禁嘛,媳妇你这么好看,我怎么忍得住啊,别说有那春药的副作用,就算没有我也忍不住啊。”

    听着伊贰三的俏皮话,左了了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一分笑意,六子的心情她怎么会不明白,刚刚不仅是他没忍住,就连自己不是也没忍住嘛。

    左了了故意板着脸,只是想要告诉他,两个人相爱在一起,他应该给她足够的尊重。

    这种尊重不同于宠爱或是惧怕,也不是那种相敬如宾,而更像是保护和爱护。

    左了了也不知道伊贰三能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不过他的表现还是令她满意的。

    但是看着他有些怯懦,好像闯了大货的的样子,左了了忍不住又想逗逗他,“刚刚是亲不自禁,那现在呢?”

    伊贰三歪着头不敢看左了了,抬手指了指自己两腿之间,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现在纯属是男人的本能,还是因为媳妇你太好看,太动人,深深的吸引着我,所以才会这样的。”

    左了了低头看着自己胸前,那只依然在不断做着揉捏动作的手,“嗯,那你说,如果你把手拿开的话,会不会好一点?”

    伊贰三将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说道:“我不,我宁愿胀死,我也不放手。”

    左了了起身提着伊贰三的衣领,将他扔到了旁边的一潭溪水之中,“我帮你消消肿,物理降温的办法最好用了。”

    伊贰三坐在潭水之中,看着岸边左了了窈窕的身姿,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坏笑。

    他猛地起身向着左了了扑了过去。

    左了了猝不及防之下,被伊贰三抱着跌入了水中。

    在跌入水潭中的那一刻,左了了以为伊贰三又想要干什么坏事,刚板起脸来,想要斥责他两句。

    却被伊贰三用水泼了一身。

    清清凉凉的水洒在身上,令左了了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在荒地之中,难得有这样放松的心情,刚刚经历与甲级二层强者对弈的劫难,结果她和伊贰三不仅都活了下来,还有不少的收获。

    她一直担心着卢有蓉他们,现在也从小黑那里得知,他们都已经安全的到达了离老他们的身边。

    左了了学着伊贰三的样子,也用手捧着水,对着他开始了反击。

    这一次,伊贰三从头到尾都没有过分的举动,两人只是在溪水中单纯的打闹着。

    欢快的笑声时不时从左了了的口中发出,伊贰三也傻呵呵的跟着笑。

    两人闹的累了,便直接坐在了水中,伊贰三从左了了背后抱着她,让她可以舒服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左了了将手撑在潭底,调整着自己的坐姿,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六子,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要亲自督促你修炼了。”

    伊贰三低头看着左了了那如月光般洁白的脖颈,视线忍不住的向下移动着:“为什么要监督我?我还不够努力吗?我觉得我突破的速度不算慢了啊?”

    左了了调皮的吹了吹伊贰三的耳朵,“嗯,以你成为进化者,到成为乙级巅峰,好不到一年的时间,确实算是速度很快了,而且乙级巅峰的境界也够用了,但是功法和战斗技巧,还是有些不足的,等出了荒地,我亲自指导你。”

    伊贰三用耳朵在左了了的头发上蹭了蹭,他有些不解的问道:“乙级巅峰就够用了?我还想着快点成为甲级强者呢,那样我就可以保护你,而不是总要靠你的保护了。”

    听着伊贰三的愿望,左了了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我一直在等着你变强啊,我也向尝试一下做个小女人被老公保护的滋味,我说的够用是参加我的比武招亲。

    虽然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从那些参与者中获胜,应该并不是难事,但我想让你赢的漂亮一些,让我妈他们无话可说。”

    伊贰三低头盯着左了了的领口,很是自信的保证道:“放心吧,我一定赢得漂漂亮的,然后风风光光的把你娶回家。”

    左了了抬手捧起一把溪水,看着溪水在指缝中缓缓流走,“我知道那些人不是你的对手,就是有些在意,希望家里所有人都能够认可你,能像哥哥那样信任你。”

    伊贰三伸出手指在左了了的掌心画着圈圈,有些不解的开口问道:“既然知道他们不会是我的对手,为什么会突然在意这件事?”

    左了了红着脸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说呢?刚才的时候,虽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但是便宜都被你沾光了,你不应该负责吗?”

    伊贰三抬手点了一下左了了的脑门,“傻丫头想什么呢,就算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我照样还是要娶你啊,当然要对你负责啊。”

    左了了有些纠结的说道:“哎呀,跟你说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你不懂。”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心中的想法,只是觉得有了刚刚那一幕,她和六子的感情更加亲近了,自然而然的就想让家里人都认可他。

    想让家人认可六子的想法,也不是刚刚才有的,这种想法从他成为自己的男朋友时,便已经有了。

    只是刚刚跟他有了肌肤之亲后,这种想法变得更加强烈了。

    伊贰三盯着左了了的侧脸,有些呆呆的问道:“媳妇,你不会是因为咱俩有了亲密接触之后,才对我死心塌地了吧?难道你还有备胎?”

    左了了没好气的掐了伊贰三的胳膊一下,“想什么呢!你觉得我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女人吗?”

    伊贰三很自然的摇了摇头,“我是开玩笑的,其实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就像我现在的心情一样,恨不得想要把你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秒都不想跟你分开。”

    左了了红着脸笑道:“你什么时候学会说好听的了?还一秒也不想跟我分开,你是馋我的身子吧!”

    “就馋你的身子!就喜欢你的所有,以前我是不知道这种感觉,竟然如此美妙,不然在家的时候,我就对你下手了。”说着,伊贰三的双手再次不老实起来。

    感受着伊贰三的鼻息吹在自己的脖颈上,左了了顿时觉得有些无语,之前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对他太过放任了?

    现在令他一有机会,那双手就开始不老实。

    左了了双手一撑,从伊贰三的怀里逃了出来,她将双手背在腰后,弯着腰有些俏皮的说道:“你还是老实点吧,不然你又该想入非非了。”

    伊贰三撇嘴抱怨道:“想想也不行?是不是有些过于霸道了。”

    左了了转身向水潭边走去,背对着伊贰三说道:“想是可以啊,但我警告你,在你娶我之前,那档子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伊贰三环视着天空,自言自语道:“一会儿小黑回来,我飞炖了它不可,坏我的好事,不然的话早就拿下了。”

    左了了扭头看着伊贰三,有些后怕的说道:“好了,少在那想三想四的了,多亏了小黑来,如果让我爸我妈知道,你还没娶我,我就跟你发生了关系,不光是你会死的很惨,就连我也死定了。”

    伊贰三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

    “一眼就能看出来好吧,你是不是傻,连这都不知道。”左了了用一副看白痴般的目光,看着伊贰三说到。

    伊贰三一脸好奇的凑到左了了的身边,“我真的不知道,你教教我呗,我也想学学。”

    左了了的面庞上透着少许的尴尬,她想了想说道:“我只是知道可以看出来,具体方法我也不知道,我想离老应该知道,他是你师傅,你像他请教,我觉得他一定会告诉你的。”

    想到师傅,伊贰三想也没想便开口说道:“算了吧,我怀疑我师傅到现在还跟我一样是个处男呢。”

    “不会吧?”左了了有些惊讶的捂住嘴巴,“不过想想也是,好像从没听离老说过他的家人,离老不会到现在一直是孤身一人吧?”

    伊贰三砸着嘴感叹道:“可不就是嘛!我如果跟他请教两性方面的问题,不就是故意在他的软肋上戳刀子,尤其是当他知道他最小的徒弟,都跟女人有过肌肤之亲,你说师傅他老人家会不会郁闷的走火入魔?”

    低着头前行着,伊贰三摇了摇头嘀咕道:“也不对,不应该是郁闷,应该是嫉妒,啧啧啧……尤其是了了这样顶级的美女,师傅他老人家定然羡慕的要死吧?”

    左了了抬手在伊贰三的后脑勺上来了一下,“等见了离老他们,你如果敢乱说话,我就弄死你。”

    伊贰三呲牙咧嘴的揉着后脑勺,“我等着成为甲级强者以后再说,我看那时候你还打不打的过我。”

    “全世界只有你自己在修炼吗?别人都不修炼的吗?实话告诉你,我已经隐隐有一种感觉,我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要突破了。”左了了看着伊贰三,有些得意的说到。

    听着左了了的话,伊贰三顿时一脸颓败之相,他知道想要成为甲级强者已经难上加难,晋升甲级之后,每一次的突破第难如登天。

    他认识了了才多久,那时的她虽然能够使用甲级的力量,但却无法完全控住,还不能算是严格意义的上的甲级强者。

    左了了的成长,伊贰三都看在眼中,在一次次的战斗中,她对自己的力量掌控的越来越好,如果她再有所突破的话,相信一定可能完美的掌控自己的力量。

    看着伊贰三发呆,左了了以为自己打击到了他。

    她踮着脚来到伊贰三身边轻声说道:“其实,你也已经很棒了,你的修炼速度,就连我都觉得匪夷所思,要知道我从小就开始修炼了,而你才修炼了多久。”

    伊贰三伸手将左了了揽在怀中,“媳妇,你不用安慰我,我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是不可能会被任何人打击到的,反而你越强我越开心,有老婆大人护着我,天下任我闯。”

    “少臭贫了,你想闯到哪里去?你以后就在我身边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左了了伸出食指点了一下伊贰三的脑门。

    伊贰三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坏笑,“行,结婚以后我天天就跟你赖在床上。”

    听到伊贰三的话又开始往不正经的方向发展,左了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咱们别在这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还是赶紧去跟离老他们汇合吧。”

    伊贰三捂着额头无奈的说道:“小黑又没告诉我师傅在哪,它又没回来,咱们怎么去找师傅他们。”

    左了了想到刚才羞人的场面,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你!见色起意,连问都没问就把小黑赶跑了。”

    伊贰三一屁股坐在地上,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左了了坐下来等,“没事,我们在这等等它,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

    “你自己在那坐着吧,我才不要靠近你。”说着,左了了转身向山谷外走去。

    伊贰三连忙跟上,“你干嘛去?”

    左了了对着伊贰三摆了摆手,意识他不要跟着自己,“闲着也是闲着,我去附近转转,万一灵气泉眼就在附近呢,你还是在山谷里等着吧,万一小黑回来,找不到我们又是麻烦。”

    之所以放心把伊贰三一个人留在山谷之中,是因为左了了知道伊贰三有很多隐藏自己的办法,无论是他所掌握的狙击手藏身技巧,还是他学会的那些忍术,让他藏身在山谷之中,即便是甲级强者,不是刻意寻找,也很难发现他。

    当然,出了那些拥有天眼进化者技能的甲级强者,例如离老,不过天眼这种进化者技能,实在是太过稀少,除了常思拓和离老,她还真不知道还有其他人拥有类似于天眼的进化者技能。

    伊贰三不放心的嘱咐道:“那你小心一点,毕竟现在荒地之中有不少的甲级强者。”

    “你还是多操心一下你自己吧,躲好了别让甲级强者发现!”

    以山谷作为中心,左了了在周围寻找了近三个小时,结果与预想的一样,依然是一无所获。

    左了了不禁再次响起了小黑之前所说的反话,灵气泉眼会不会真的在深海之中。

    想必波塞冬已经进入荒地了吧,以他的谨慎,一进入荒地便会呆在海里,如果真的像自己想得一样,那国运部想要得到灵气泉眼恐怕就有些困难了。

    当左了了回到山谷,却发现伊贰三根本没有用任何方式隐藏自己,而是大摇大摆的在山谷中忙碌着,而小黑依然没有回来。

    左了了对着伊贰三有些生气的质问道:“你瞎忙什么呢!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伊贰三也不回答,他笑嘻嘻的拉起左了了的手,往山谷的另一边走去。

    穿过浓密的枝叶,左了了看着眼前的小木屋,顿时陷入了无语。

    左了了不满的甩开伊贰三的手,“你弄这个干什么!”

    “我看小黑一时半会回不来,就搭了这么个小房子。”说着伊贰三钻进小木屋中。

    伊贰三俯下身子按了按地面,向左了了展示着它的松软,“怎么样?”

    见左了了不为所动,伊贰三掀开地面上的毯子,让左了了看到那层厚厚的干草。

    左了了转身环视着四周,去发现山谷中的植物枝繁叶茂,映着盎然的生机,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干枯的茅草。

    看出了左了了眼中的疑问,伊贰三呲牙笑着说道:“我用真气把它们烘干的。”

    左了了有些无法理解伊贰三的行为,明知道各国的甲级强者已经进入了荒地,不好好保护自己不说,竟然不惜耗费真气去烘干这些没有用的茅草。

    “你吃饱了撑的?还是嫌活的太久了!”左了了咬着牙说到。

    伊贰三仰着头看着左了了,眼睛眯成了月牙的形状,“你之前不是说,在荒郊野地里不够尊重你吗,现在怎么样?这么气派又舒服的小木屋,有没有凸显出我对你的尊重?”

    左了了此刻才明白过来,伊贰三到底为什么宁愿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也要在这山谷之中搭建一所小木屋,就是因为精虫上脑。

    “你t!”左了了再也忍不住了,爆着粗口扑倒了伊贰三身上,抡起拳头就是一顿乱锤。

    眼睛遭受了一记重拳,伊贰三用双臂护住脑袋,很是委屈的问道:“媳妇,你为什么打我?”

    左了了不停的挥动着粉拳怒声反问道:“你说我为什么打你!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在我们结婚之前不许想三想四,你搭这小木屋什么意思?”

    发现左了了真的生气了,伊贰三极力狡辩道:“我这不是看小黑回不来,估计我们今晚还得在山谷里呆上一晚,晚上山谷里湿气重,我是心疼你才搭建的这所木屋。”

    听着伊贰三的狡辩,左了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伊贰三!你说的这些话,你自己信吗!我好歹是一名甲级强者,我会畏惧那点湿气?”

    “你虽然不怕那点湿气,但弄的身上湿漉漉,黏黏的总是不舒服的吧。”

    “你都知道用真气烘干茅草,我就不知道用真气烘干衣服吗!我让你尝过点甜头之后,就整天只想着这些龌龊事!”说着,左了了的拳头再次落了下去。

    脸上挨了好几拳,伊贰三也有些恼了,他觉得自己这点小心思也是人之常情,有些事情原本不知道还好,知道以后总是想着,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初哥,对待那件事的向往,就如同上瘾一般,总是想要体验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怎么会不知道荒地之中的危险,不还是因为想要一亲芳泽才甘愿冒险,结果忙活了几个小时,换来的不是感动,却是一顿胖揍。

    伊贰三直接放弃了防御,任左了了的拳头如同雨点般落在自己的头上、脸上,“我不想了行不行!我以后再也不想了!我出了荒地就去嵩山当和尚去!”

    听着伊贰三的话,左了了顿时觉得自己做的是不是有些过了,虽然自己也是因为担心他,才有些压不住自己的怒气。

    他如果真的是因为那点龌龊的想法,而被外国的甲级强者发现,因此丢了性命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可是转念一想,无论他是在想龌龊的事情,还是真的想让自己在晚上修炼时能舒服一点,在于他来说,也算不上做错了什么。

    看到自己停手之后,伊贰三依然躺在地上,一副死了没埋的样子,左了了试探着问道:“你生气了?”

    伊贰三也不看左了了,“没有,我怎么敢生你的气。”

    左了了骑在伊贰三的肚子上,紧盯着他的双眼问道:“没生气你说自己要去少林寺当秃驴。”

    伊贰三扁着嘴气哼哼的说道:“不是你让我不能对你产生任何想法的吗,那我还不如去当和尚,反正他们也一直在盛情邀请我。”

    “我没有说不让你有想法,但你能不能分一下场合,你难道是泰迪成精吗?何时何地都在那想些无聊的事情!”

    伊贰三转过头看着左了了认真的说道:“怎么会无聊!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是迄今为止我遇到过的最有意思的事!”

    听着伊贰三的土味情话,左了了脸色微微泛红,“那你还要去当和尚。”

    伊贰三抬手揉着脸上的淤青,“我找了个媳妇,不让我对她有任何想法,那我跟当和尚有什么区别,那还不如直接剃度出家,还能落得个六根清净,反正我只要看见你,我就心动,还不如眼不见为净呢。”

    左了了起身直接钻进了小木屋之中,“那你还是去当和尚吧,家里为我操办的比武招亲,你也不用去参加了。”

    看到左了了进了小木屋之后,躺在了柔软的毯子上,伊贰三咧嘴笑着跟了进去。

    “你从哪弄的毯子?”见伊贰三没脸没皮的跟了进来,左了了红着脸岔开话题。

    “一直就放在戒指里的。”说着,伊贰三便趟到了左了了的身边,从背后抱住了她。

    左了了转过身看着伊贰三的眼睛提醒道:“我说过,在我们结婚之前,不能做那样的事。”

    “放心吧,我只是想抱着你休息一会,绝对不会有过分的举动的。”伊贰三搂着左了了的腰肢,一脸认真的说到。

    刚刚的保证还没过两分钟,伊贰三的手便顺着左了了的腰肢向上划去。

    这一次小黑很懂事,直到天亮才飞了回来,它站在木屋之上,静静的等待着,未曾发出半点声响。

    虽然只是轻微的落脚声,还是被木屋内的左了了和伊贰三听到。

    看到伊贰三起身穿衣,左了了躺在毯子上装睡着。

    “我都看到你脸红了。”伊贰三边穿着衣服边笑着说到。

    见自己被拆穿,左了了用手挡在胸前,起身找着自己的衣物,“我真想打开你的天灵盖,看看你的脑子里都装的一些什么,明知道人家害羞还故意戳穿。”

    伊贰三俯身在左了了的脸颊亲了一下,“昨晚该看的都看到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左了了红着脸白了伊贰三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你明明说过,只是想要抱着我休息一会,你后来脱我衣服干嘛。”

    “那不是因为你没拦着我吗。”伊贰三有些得意的说着。

    此刻的伊贰三很是心满意足,虽然昨晚左了了依然死守着自己的底线,但其他的事情,左了了还是对他比较放任的。

    “还不是因为我怕你真的去当和尚,才委曲求全的。”左了了红着脸穿好了衣服,向着水潭边走去。

    伊贰三来到左了了身边,捧起一把水洗着脸,“媳妇最好了,好像快点回去,把那些胆敢参加你比武招亲的人,狠狠揍一顿,然后快点把你娶回家。”

    左了了用手帕擦拭着脸颊,“你看你猴急的样子,抽空我得去趟关外,让胡婵婵找人帮你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泰迪成精。”

    伊贰三抬手帮左了了擦去残留在秀发上的水珠,“我如果是泰迪成精,你就是母泰迪,反正我们俩怎么样都是一对。”

    小黑拍打着翅膀来到伊贰三身边,“王,昨天进展的怎么样?”

    伊贰三抬手抚摸着小黑的乌鸦头,“还不错,我们现在去找老师他们吧。”

    “王,小黑是不是很懂事。”小黑扬着头问到。

    伊贰三满意的说道:“非常不错,以后要向昨晚那样,学着多长点眼色。”

    得到伊贰三的夸奖,小黑很是开心的飞上半空,在前面为伊贰三和左了了带路。

    走到小木屋前,伊贰三搓着下巴,对身边的左了了问道:“我们把这小木屋带着吧?”

    左了了心中不禁有些小小的感动,没想到六子竟然如此细心,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跟他赤身裸体的依偎在一起修炼。

    虽然昨天修炼的效果并不好,但这小木屋确实有那么一点纪念意义。

    不等左了了回答,伊贰三已经把木屋收到戒指之中,然后自言自语道:“在荒地的这些天了,还少不了得用到它。”

    听着伊贰三的嘀咕,左了了原本有些小小感动的心,瞬间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原本以为他收起木屋是因为留念,没想到却还是满脑子的龌龊思想。

    左了了冷冷的看了伊贰三一眼,向着小黑的方向追去,“你放心吧,我再也不会跟你进小木屋了。”

    “女人啊,总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是很诚实的。”伊贰三将双手背负在脑后,优哉游哉的走在后面。

    “滚!你又想找揍了是吧!”

    伊贰三和左了了跟着小黑,在荒地奔行了尽两个多小时。

    “小黑,还有多久能见到师傅?”伊贰三有些不耐的问到。

    “王,如果没有记错位置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了。”

    察觉到了两股气息正在向着他们这边靠近,离老瞬间便做出了戒备,将卢有蓉等人护在了身后。

    看到半空之中的小黑,离老微微一愣,便立即开启了天眼,向着来人的方向看去。

    发现师傅的身体竟有些微微颤抖,卢有蓉来到离老身旁,有些忐忑的问道:“怎么了师傅,来人很强?”

    离老微微摇头,有些激动的说道:“是小六子和左家丫头回来了。”

    听着离老的话,所有人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纷纷向着伊贰三的方向迎了过去。

    卢有蓉看着伊贰三远远的向着自己这边奔来,忍不住喜极而泣。

    大家都以为六子和左了了为了掩护他们,而已经埋骨荒地之中,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的情绪都不怎么好,就连师傅也时常会露出悲伤的神情。

    他总是自责的说,失去了左家丫头和小六子,是对天朝进化者界的最大的损失。

    如果他早知道会有如此结果,他宁愿违抗上面的命令,也会阻止大家进入雅典荒地。

    而现在,小六子带着左了了却再次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若不是有师傅的肯定,卢有蓉都想要掐一掐自己的大腿,来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丁越古抢先来到伊贰三身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六子,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能再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伊贰三有些嫌弃的看着丁越古说道:“放心吧,你死了我都死不了,你能不能别跟个娘们儿是的哭哭啼啼,你的鼻涕都要弄到我身上了。”

    丁越古松开抱着伊贰三的双手,用手背擦拭着鼻涕,“老子太高兴了,实在忍不住了,跟t娘们有什么关系。”

    左致远眼眶通红的给了伊贰三一个熊抱,“六子,辛苦你了。”

    左了了站在一旁不满的说道:“哥,他有什么好辛苦的,你妹妹才是最辛苦的好不好。”

    伊贰三抬手拍了怕左致远宽厚的后背,“大舅哥,你快勒死我了,你们这是怎么了,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抱的,还是让师姐和嫂子抱抱我吧。”

    “滚!”丁越古和左致远异口同声的说到。

    导致原本已经来到伊贰三身边伸出双臂,想要跟伊贰三拥抱一下的卢有蓉,又收回了双手。

    伊贰三笑嘻嘻的对着卢有蓉展开了双臂,“来,师姐,抱抱嘛。”

    左了了抬脚踹在伊贰三的屁股上,“找死是不是,当我不存在的吗!”

    卢有蓉有些尴尬的向着左了了走去,跟她抱在了一起。

    伊贰三笑着对左了了眨了眨眼睛,又向着佑之岚走去,“大嫂,我常听人说好吃不过饺子,你要不要跟我抱一下?”、

    “滚,抱个屁,看见你就烦。”佑之岚别过脸去,不让伊贰三看到自己眼角的泪水。

    原本看到伊贰三和左了了回来,佑之岚开心的不得了,也确实有过想要跟伊贰三拥抱的想法,结果被他流里流气的这么一弄,根本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确实,在伊贰三插科打诨下,大家的情绪变得不在那么激动,原本那止不住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流不下来了。

    看到伊贰三对自己眨眼的时候,左了了便明白他是故意如此表现的。

    其实左了了跟伊贰三一样,不想看大家流泪,毕竟他们已经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而且就算再选择一次,她和六子依然会选择独自留下去对抗咧沙迦。

    佑之岚小跑着来到了左了了的身边,“了了,你们回来,真的是太好了,你哥他都好几天什么也没吃了。”

    左了了有些埋怨的看着左致远,“哥,怎么可以不吃饭呢,就算是进化者,时间久了不吃饭,身体也会受不了的。”

    令妹妹担心,左致远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之前吃不下,这不看你们回来了,还真有些饿了。”

    听到左致远说饿了,段晓飞连忙取出许多大块的烤肉,分给了左致远、卢有蓉和离老。

    卢有蓉慢条斯理的吃着烤肉,对伊贰三说道:“其实,知道你出事之后,师傅直到现在也粒米未进。”

    看着依然如苍松般端坐着的师傅,伊贰三有些动容的来到离老身边,单膝跪在他的身旁,“师傅,让您担心了。”

    离老伸手摸了摸伊贰三的头顶,“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感受着伊贰三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离老有些惊喜的说道:“不错,这一次不仅能够化险为夷,境界上还有了突破。”

    伊贰三将与咧沙迦的对战,和之后突破的经过,对着离老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当然,他和左了了之间的旖旎之事,伊贰三是不会说的。

    听着伊贰三的讲述,离老开启天眼,检查着伊贰三体内的状况,“不错,破而后立这个词,用在你身上最为合适不过了。”

    看着伊贰三的血液在粗壮的血管之中,澎湃激荡的滚动着,离老忍不住点了点头说道:“就凭你现在身体各方面的强度,恐怕乙级之内,已经再无人是你的对手了。”

    伊贰三抬头仰视着离老,一脸惊喜的问道:“真的?连老丁和师姐他们也不是我的对手了?”

    离老捏了捏伊贰三的手腕,感受着那强如精钢般坚硬的手臂骨,他忍不住笑呵呵的说道:“加上左家的小子,他们三人说不定能跟你抗衡一下,但也只是抗衡,想要战胜你是没什么机会了。”

    伊贰三转过身,对着丁越古耀武扬威的说道:“老丁,听到我师傅刚刚说的话没有,以后在我面前老实点,不然我真揍你!”

    ‘完成损人不利己任务,获得魔王值255’

    丁越古脸色微微一变,刚刚的时候,他确实也感觉到,伊贰三的实力又变强了,成为了乙级巅峰强者,但他没想到的是,离老竟然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

    竟声称他们三人也不是六子的对手,虽然心中有些不服,但对于离老那天眼的能力,丁越古还是非常认可的。

    既然离老说自己不是六子的对手,那就真的应该打不过他了。

    但是当着卢有蓉的面,丁越古又不想真的认怂,那样就太没面子了。

    丁越古翻了个白眼说道:“不就突破到乙级巅峰了吗,看你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你在丙级的时候,我也没揍过你啊,乙级算什么,咱们看谁先到甲级!”

    伊贰三嘿嘿一笑道:“那时候你不揍我是你的事,我可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而我跟你不同,我是那种有机会绝对能抓住的人,比如说如果我现在想揍你的话,马上就会揍你,绝对不会等到你成为甲级强者的时候。”

    ‘完成损人不利己任务,获得魔王值369’

    “小段,你觉得你跟老丁的实力,谁更强一些?”伊贰三扭头对着一旁的段晓飞问到。

    当伊贰三看向他的时候,段晓飞已经知道他肯定没憋什么好屁,“当然是老丁更强了,三个我也打不过他。”

    “那岂不是九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哎呀,突然感觉肩膀有点酸,怎么办呢?”伊贰三抬手捶打着自己的肩膀,看着段晓飞问到。

    ‘完成损人利己任务,获得魔王值99’

    虽然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但段晓飞还是扬着笑脸,来到伊贰三身后,用双手帮他们按摩着肩膀,“六爷,感觉怎么样,这个力度合适吗?”

    离老坐在一旁看着伊贰三的所作所为笑而不语。

    左了了迈步来到离老身边,有些不满的说道:“离老,您也不管管您的徒弟,眼看他都要成为这小队里的土皇帝了。”

    “你这当媳妇的都不管,让我这老头管。”离老笑容满面的说着,他知道伊贰三的本质还是非常的善良的,只是有些小孩子的心性,比较顽皮罢了。

    而且伊贰三刚刚经历过劫后余生,离老看着自己这失而复得的小徒弟,越看越是喜欢,反正也是一些无伤大雅的事,就让他闹去吧。

    “您就惯着他吧。”左了了说着,已经迈动着一双长腿来到了伊贰三身边。

    她伸手拧住伊贰三的耳朵,有些凶凶的说道:“你给我收敛点,他们不是你的对手了,你别忘了还有我呢。”

    伊贰三被左了了拧着耳朵从树桩上提了起来,他连忙说道:“媳妇,我来帮你按按肩膀。”

    “这还差不多。”左了了一屁股坐到树桩上,闭眼享受着伊贰三的按摩。

    看到在一旁偷笑的段晓飞,伊贰三恶狠狠的盯着他,用口型对着段晓飞说道:“你笑个屁,在笑我揍死你!”

    段晓飞连忙灰溜溜的躲到一旁,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人善被人欺,果然实力才是王道。

    离老起身拍了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他的身上,“既然左家丫头跟小六子已经回来了,我们也别在耽搁了,估计龙泉和张天师他们已经到海边了,我们也加紧时间吧。”

    左了了不满的撅着嘴说道:“您就向着您徒弟吧,他这才刚给我按了两下,您就看不下去了,就嚷嚷着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