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时间,眨眼即过。

    青虚山养老院。

    “(*^▽^*),我马上就要当姐姐啦。”

    小沐沐在门口蹦蹦跳跳的,小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金三十六拍了拍周叶的肩膀,好奇的问道:“怎么不选择剖腹产呢,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

    一提到这事儿,周叶叹了口气。

    这一叹,众人精神一震。

    这其中绝对有着吸引人的东西。

    “别墨迹,快说说。”青帝催促了起来。

    他好奇得很,自己的两个徒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们都要认为你是渣男了嗷。”金乌王笑嘻嘻的。

    “天地良心,我真劝过啊。”

    周叶满脸的忧愁。

    想了想之后,又叹了口气。

    “临产之前,鹿小元和我说要体验体验生孩子的痛苦,那时候我就挺纳闷的,虽然她修为高,也不能这么任性啊对不对?”

    “我再三问了之后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她说,等我以后再欺负她的时候,她就能理直气壮的说老娘当初为了给你生孩子承受了这么多痛苦,你现在居然这么对老娘,是不是爱已经消失了?!”

    在周叶绘声绘色的描述下,众人恍然大悟。

    “师兄,苦了你了。”

    木长寿拍了拍周叶的肩膀安慰着。

    这么多年了,师兄受的苦是一点都不少啊。

    天知道师兄是怎么扛过来的。

    “不愧是她。”青帝嘴角抽了抽。

    这等清奇的想法究竟要多么神奇的脑回路才想得出来?

    这时。

    屋里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瞬间。

    周叶推开门冲了进去。

    “母子平安。”海仙看到周叶进来,笑着说道。

    周叶点了点头,朝着床榻走去。

    鹿小元面色有些苍白,俏脸上还带着许些汗珠。

    周叶蹲在鹿小元身边,给她擦了擦汗。

    “没事吧,有没有不舒服?”周叶问道。

    “我没事。”

    鹿小元摇摇头。

    “没事就好。”周叶松了口气。

    “能不能别这样,还看不看孩子了?不看孩子的话我抱出去了嗷。”海仙撇撇嘴。

    这都什么人啊,让自己当接生婆就算了,还得搁这儿吃狗粮。

    这特么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吗?

    “你先抱出去吧,我先陪着我媳妇儿。”

    ……

    “哇,弟弟妹妹好可爱(*?▽?*)”

    小沐沐可高兴了。

    以后自己也是有弟弟和妹妹的人了呢。

    “说好了,一人一个。”青帝盯着天星。

    天星这老东西,贪心得很,居然两个都要。

    “我像是那种反悔的人吗?”天星撇撇嘴。

    以后下棋有得玩了,下完一盘还能逗逗周叶的儿子,这是多么愉快的事情。

    “长寿啊。”

    金三十六拍了拍木长寿的肩膀,意味深长。

    “怎么了,师尊?”

    木长寿有些疑惑。

    “抓点紧啊,为师手里还差一个呢。”金三十六充满了期待。

    “那师尊你自己和师娘去生啊。”

    木长寿耸了耸肩。

    这特么叫我干啥。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受欺负的木长寿了。

    我已经站起来了!

    “嗯?”

    青帝目光一凝。

    “我出门了,我寻思着我也差个道侣,得找找了。”

    木长寿轻咳两声,转头就走。

    “长寿叔叔好可怜啊。”

    小沐沐挠挠头。

    大人们都说干爹受的苦多,但现在看看长寿叔叔也受了不少苦呢。

    小圣象坐在那里。

    翘着二郎腿,脸上带着谜一样的笑容。

    “你笑什么呢?”

    白帝阴沉着脸问道。

    “没笑什么,我这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幻想我也有了道侣,也有了孩子的快乐日子。”

    小圣象摆了摆手。

    他可是向往着单身。

    找道侣?我呸,谁乐意谁找去呗。

    反正我小圣象打死不从。

    “嗯,态度不错,记得早点找个道侣给老子带回来瞅瞅。”白帝满意的点点头。

    心里发誓。

    今年要是再不带回来一个,就别怪他象毒食子了。

    没过一会儿。

    周叶扶着鹿小元从屋里出来。

    “恭喜啊。”

    “恭喜草爷,人生已经圆满了啊。”

    众人纷纷道喜。

    远处,魔帝之子沉思了一下。

    然后,他拿起笔写下一段:六界新纪元十一年春季,鹿仙子为周公子生下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合上书,书名赫然是《周公子的传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