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都市小说 > 开局就成了嫌疑人 > 章节目录 05、原来是这样(求推荐、求收藏)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听江一宁这么说,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地提了起来。

    见江一宁死死地盯着李四宝,众人的目光,瞬间又都集中在李四宝身上。

    难道是李四宝灭绝人性,杀害了他老爹?

    而此时李四宝脸色煞白,浑身抑制不住地发抖,一看就像是事情败露,做贼心虚的样子!

    对探案有浓厚兴趣的围观群众们,对江一宁是凶手的看法弱化了不少,一时间脑洞大开,屏息凝神,等着听江一宁揭晓他的推断。

    江一宁缓缓开口:“那就是…李某是自杀!”

    静。

    现场周围,仿佛一瞬间被抽去了空气,陷入真空状态。

    气氛一时间诡异的,就连树上的鸟儿都被感染了似的,雅雀无声。

    里里外外上百号人,好似都变成了停尸间里无声的遗体,一片死寂,安静的可怕。

    “自杀?”

    “老李是自杀!怎么可能!”

    “不都说是吊死的吗?”

    “李某他两条腿都没了一半,站都站不起来,咋可能是自杀!”

    “疯了!”

    “简直是胡扯,我看就是他杀的人,现在乱编想转移视线!”

    轰的一声。

    人群中像是被引爆了火药一般,炸开了锅。

    李四宝脸色很难看,听着群众们的议论,他低着头,一双眼睛咕噜噜乱转,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而一众警员们,除了正在思索,似乎已经有所准备的肖唯源,其他人也大都难以置信,一时接受不了江一宁的推断。

    “不可能!”

    一名年轻警员大声质疑道:“那李某膝盖以下截肢,如果不是他杀,或者有人协助,又或者垫的有东西,他根本不可能够到绳套,把头伸进去!”

    “但是现场显示,李某身下根本没有放置过什么东西,能帮助他够到绳套完成自杀!”

    “而你又是从头到尾都在现场的唯一人,如果李某是自杀,地面上又有他死时的排泄物,那么他垫高身体的东西哪去了?”

    “要么是被你第一时间挪走了,要么还是在你的帮助或某些手段下,将李某塞进绳套,…你这个推断根本不合理,你的重大嫌疑别想撇开!”

    听年轻警员这么一说,不少人似乎又理清了思路,越发相信江一宁刚才是瞎扯。

    江一宁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就这?…说你们能力不行,你们还不服气,啧啧啧。”

    那年轻警员快要气炸了肺,用力攥着拳头咬牙道:“你还想狡辩!头儿,跟他废什么话啊,纯粹浪费时间!”

    “呵,就这素质,就这点气量,恼羞成怒了吧?…拜托,你耳屎堵到大脑了吗,我刚才问的那些问题,你有没有认真思考?脑子都不过还干探案,劝你尽早调后勤部门去吧!”

    江一宁又一番无情嘲讽,气的那年轻警员七窍生烟,就想一只被煮熟的小龙虾,都快失去理智了。

    江一宁没再搭理那名警员,对肖唯源道:“东南刑事名家肖警官,理顺了没有?是你给他们解释,还是我来解释?”

    “你自己说吧。”

    肖唯源脸色微红,更添一分媚态。

    这幅样子给江一宁钢铁直男看的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恨不得立刻弄两瓶84来,一瓶洗眼睛,一瓶静脉注射消消毒。

    肖唯源的确有些挂不住面子,很是惭愧,不过对江一宁越发好奇起来。

    “兄弟,把手铐给他打开吧。”肖唯源对押着江一宁的那两名警员道。

    那两名警员愣了愣,有些犹豫,问询地看向肖唯源旁边的林洪,等林洪点了头,这才连忙取了钥匙,开了手铐。

    “呀,那手铐怎么给他开了,他不是嫌疑人吗?”

    “不会老李真是自杀的吧!”

    “这…这没法解释啊!”

    人群当中议论纷纷。

    江一宁活动了一下手腕,扫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李四宝,转身压了压手,示意安静。

    “超市老板李某,就是自杀。”

    见人群安静下来,江一宁道:“而且李某的自杀,没有人帮助,是他自己拿东西垫着,把脖子伸进了绳套里…”

    不少人都难以置信,但却没人开口打岔。

    “至于李某用来垫脚的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在他死后的这段时间里,自然消散了。”

    话音刚落,一名警员立刻惊声接道:“你是说…李某是用冰块垫高了高度,完成了自杀?”

    “过过脑子!”

    高级警督林洪,一巴掌拍在那警员头上,怒其不争道:“冰化了水跑哪去了,现场有发现水渍吗?”

    “哦,也是。”

    那警员挠了挠头,发现江一宁朝他笑了笑道:“我个人认为,垫在李某身下的东西的确是冰,但不是水做的冰,而是叫干冰!”

    “干冰?干冰是个啥东西?”人群中有不懂的老大妈问。

    旁边一戴眼镜老大爷解释道:“干冰就是固体的二氧化碳,放地上风一吹,呼冒阵白烟就都没了!”

    “是了是了,干冰!怪不得那屋里窗户大开,还有一个大功率风扇对着窗户吹!”

    有警员恍然大悟。

    但刚才那被气的不轻的警员表示不服,又问道:“既然你说死者李某自杀时,身下有干冰,但地面上那些排泄物痕迹是怎么来的?

    要是他身下有干冰,那些在他死时失禁滴下来的排泄物,应该是滴在干冰上才对,为什么会一开始就滴在地面上?”

    “干冰非得垂直放在身下吗,不能放在旁边,把绳子斜拉过来?这样死者荡开的时候,干冰自然不在他尸体正下方。”

    江一宁解释道,那年轻警员想了想,终于闭了嘴,没什么好问的了。

    “林队,肖顾问,你们看!”

    正在此时,不久前去重新看监控的警员,手里拖着笔记本跑了回来。

    众人连忙去看监控中的画面。

    在不算太清晰的画面边缘,接近零点的时候,果然看到源源不断的白烟,从小超市屋后的河道上升起,一直到第二天天快亮时才散完。

    “呀,是滴是滴,我想起来了!”

    人群中一名老大妈一拍脑门,连声道:“我想起来了,我早上4、5点上厕所的时候,就看见这边冒一股子白烟,就是在这超市后面,我还以为是他屋里烧什么东西嘞!”

    “难道老李真是自杀的?”

    “应该是了,看这些警员的表情,那小伙子说的应该都是对的!”

    “嘶,这么多警员,还有那什么小姑娘专家,居然都看走眼了…”

    “不中用啊,被一小侦探给比下去了!”

    峰回路转,一波三折,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直到此时,大家才开始接受超市老板李某是自杀的真相,之前冤枉江一宁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尤其是最早做出判断的肖唯源,感觉自己这张‘东南刑事名家’的脸都快丢没了,隐隐有再次社会性死亡的感觉。

    不过,有人不愿意以这个结局收场。

    面色难看到极点的李四宝,再次指着江一宁尖叫道:

    “就算我爸是自杀,那他也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