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都市小说 > 开局就成了嫌疑人 > 章节目录 09、温柔以待
    青年与江一宁年龄差不多,20出头的样子。

    他头发有些长,两侧的头发炸开着,应该是有段时间没理发了,但洗的很干净。

    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举止间,一眼就能看到他袖领处黑白分明的分界线。

    细看之下,还能能看到青年掌中不算太厚的茧子。

    这青年上身穿着一件洗的发毛的旧短袖,胸前印的字也掉的差不多了。

    下身同样是一条快洗成白的牛仔裤,脚上一双破球鞋,鞋带孔都烂掉了一个,但并不脏。

    在青年里侧的脚边,还有一只靠在他腿上的旧皮包,从已经坏掉的拉链处,隐隐能看到几件没有拆开的小玩具包装。

    此时这青年目光游离地看着面前已经吃干喝净的瓷碗,时而忐忑,时而气愤。

    看样子,有些纠结。

    “看到了。”

    江一宁打量了这青年一番,对肖唯源道:“你想干什么?”

    “我们来打个赌,就赌他接下来要做什么,看我们谁判断的准。”

    肖唯源睁开细长眼,战意盎然道:“早上我之所以判断失误,就是因为料错了你,现在我要和你比一场,证明我东南刑事名家的实力!”

    “你这是记吃不记打,刚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江一宁撇了撇嘴,冷笑道:“行啊,我和你赌。不过赌注是什么得先说清楚,不能玩钱的,我穷。”

    “那好,如果我赢了,你辞职来当我的助手!”肖唯源正色道。

    江一宁战术后仰想笑:“谁给你的勇气让我给你当助手?…那要是我赢了呢?”

    “你赢了…你赢了你想要什么?”肖唯源脊背一凉,警惕起来。

    江一宁下巴指了指那青年:“我要是赢了,你去帮他把饭钱结了。当然我们这顿也是你结啊,说好了的。”

    “欧卡,就这样定了。”肖唯源当即答应道。

    “那你先说,你的推断是什么?”

    “我的推断么…”

    肖唯源自认为这次准备的充分,说道:“他肯定想赖账。”

    江一宁捂着嘴,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理由呢?”

    “首先,他的经济条件不好,应该说是属于很差的哪一类,这一眼就能看出来。”

    肖唯源说道:“其次,他应该是很自尊敏感的人,虽然穷到舍不得理发,但仍把衣服浆洗的干净,坚守最后的底线。第三,这家面馆里饭算不上贵,但也不便宜。

    再观察这个人的表情,忐忑应该是打算做亏心事,他应该是个好人,愤怒的话,我认为他可能是听什么人介绍,专门来体验这里的面食,却和自己的预期相差甚远。

    由此,我认为,他要不就是赖账,要不就想逃单,最不济,也是要和店老板抬一杠,要求打个折。”

    “噗…”

    江一宁捂着嘴都差点笑出声,“就你这水平,以偏概全,瞻前不顾后,还要我给你当助手,你哪来的自信?”

    就是这个阴阳怪气,就是这个阳腔怪调!

    肖唯源再次体会到早上被江一宁嘲讽的感觉,指间的牙签都被他折断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判断错了?我提醒你,自信是好事,但过度自信就是自负!”

    肖唯源气鼓鼓道:“你说我以偏概全,…那你讲,你的推断是什么?”

    江一宁看着那攥紧着拳头的青年,正色道:“他想使用假钞。”

    “假…假钞?”

    肖唯源讶然出声,还好两人和那青年分别坐在左右两墙边,中间还有吃饭说话的客人,两人说话不会被那青年听到。

    “你怎么看出来的?”肖唯源追问。

    江一宁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你说他想逃单赖账什么的,你什么时候注意到他的?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的面馆,进来后又是怎样的言行举止?”

    “这…”

    肖唯源愣了愣,泄气道:“这我还真不知道,我是饭吃到一半,才注意到他的。”

    江一宁道:“那我告诉你,他和我们前后脚进来,盯着墙上的价目表算了好一会儿,点了不多不少整好一百块钱的单。”

    “这你都知道,你瞎扯的吧?…就中间这两排,你说那桌是先来的,那桌是后到的?”肖唯源不信道。

    江一宁道:“8号桌和15号桌比我们先到,我们进店时,15号桌刚上菜。9、11、12桌,在我们后面来的,9号桌最晚,但吃饭速度最快。”

    “你特么有偷窥癖吧,日常吃个饭你也分这么清楚!”肖唯源一脸震惊,看江一宁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习惯了,自然就没有日常和工作之分。”

    江一宁习以为常道:“搞刑事侦查的,每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所以我说你以偏概全,你还不服气。”

    肖唯源张着嘴,哑然无语。

    “诶,我再问你,这的饭吃着如何,味道怎么样?”

    “很好啊,也就现在没到用餐高峰,不然吃饭都得排队…”

    肖唯源说到这,一拍脑门,醒悟过来:“是了,我这样喜欢吃的人,都认为很不错,那么那个人觉得饭不好吃的概率,应该很小了!”

    “现在你还坚持自己的判断吗?”

    江一宁道:“我判断他想用假钞,是因为我从他左手指间缝隙中,隐隐看到过一抹红色。加上他脚边的旧皮包里露出来的小玩具,我想他应该是流动摊贩。

    如此,结合他进店时刻意计算过费用,再综合你刚提到的那些特点。所以我判断他是做买卖收到了假币,心中很不忿,想找个地方把假币用出去。

    可他又是个善良的人,应该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所以他在忐忑纠结,心里在做很艰难的抉择。”

    肖唯源目瞪口呆,难以置信道:“你这是双什么眼,他手指缝里的东西你都能看到,不是人!”

    “当然是肉眼啦,只是视力2.0,加上仔细的观察…”

    江一宁说着,朝肖唯源伸出手:“掏钱,我去给他把账结了。善良的人不应该吃亏,一旦他把那张假钞用了出去,可能就是他良知沦陷的开始。”

    江一宁从笔记本里撕下一张白页,拧开水笔写下一行字,接过肖唯源递来的那张百元钞票,朝那青年走去。

    而那名青年此时刚做出抉择。

    他决然起身,拎起脚边的旧皮包,同时将手里那张攥的皱巴巴的钞票拍在桌上:“服务员,钱放……呃?”

    青年呆愣愣地看着擦身而过的江一宁,还有桌上那团已经消失的钞票,以及一张崭新的百元纸币,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的,正好一百元,欢迎您下次光临!”

    听到喊声的服务员此时也走到桌前,她自然拿走了纸币,并仰头看了眼真假。

    青年终于反应过来,他看到桌上还留有一张纸,背面写的有字。

    他伸出微微颤抖的手,翻过纸页,上面写着:

    【也许恶念偶尔会战胜良知。我拿走你的恶意,请爱护你的善良。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