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宁制止了要动那些书的宋兮影。

    他戴上纯白的手套,借着多功能手电的光芒,一边仔细审视着书架和书之间的细节,一边问道:

    “宋小姐,这间书房平时都是由谁打扫?”

    “这里都是由我亲自打扫,我特别交待过的,家里阿姨不会进这间屋子,…我也好久没进这房间了。”宋兮影说到最后,略带伤感。

    江一宁自动忽略宋兮影的情绪,问道:“你说好久没进这房间,具体是有多久?”

    “这…怎么说也有小半年了吧?”宋兮影不确定道。

    这一点,江一宁从书桌上落下的灰尘上,已经看了出来。

    但是这书架上的灰尘,却有明显的不连贯性,一眼就能看到很多连贯的灰尘上,有一段段的缺失。

    看了看在用心找书的宋兮影。

    江一宁问道:“宋小姐,你父亲给你留下了遗物这事,除了你,都有谁知道?”

    宋兮影答道:“除了我,应该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这事我从没和别人说过。”

    从没和别人说过,怎么就引来了觊觎者?

    说不定是和什么人讲过,宋兮影自己却忘记了。

    “诶,找到了,就是这一本!”

    宋兮影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很旧的书,书名叫《二十三年祭》。

    “我记的清楚,我爸走之前,还在看这本书,他最喜欢这书里的一篇<童年旧事>,…当时我爸给我留的提示纸条,应该就是被夹在这本书里!”

    宋兮影满怀希望地抖着书。

    然而,并没有半片纸张从这书里飘出来。

    “怎么…会没有?”

    宋兮影喃喃自语,她不死心,从头到尾又翻了一遍,但仍是一无所获。

    “不用找了,宋小姐,那张纸已经被人拿走了。”

    江一宁开口道:“既然那个人要你用密码本去换,肯定是已经拿到了你父亲的提示,以为上面的提示是密码。”

    宋兮影不敢相信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从没和人说过这件事的啊!”

    “现在不是讨论说没说过的问题。宋小姐,你还记得你父亲给你留下的提示是什么吗,你能不能重新复制出来?”江一宁问道。

    宋兮影点了点头:“我爸爸走后,我对着那张提示纸研究了好久好久,上面的笔迹,我到死都不会忘。”

    “麻烦你描绘出来。”

    江一宁递上纸笔,突然想起来宋兮影给他写过的,前来参加聚会的名单。

    “宋小姐,你那天的聚会,是谁帮你准备的?聚会用的、玩的东西,不会是你这大明星亲自去准备吧?”江一宁很随意的问道。

    宋兮影一边在纸上画着图,一边道:“是沈姐帮我准备的。”

    沈经纪人!

    “那你刚才给我的名单上,为什么没有沈经纪的名字?帮你们准备好了聚会,你们没留下沈经纪一起玩会儿吗?”

    “沈姐那天有事啊,喝了两杯就走了。”

    “那你们哪天喝的酒水,也都是沈经纪准备的?”

    “酒不是当天准备的,有段时间我睡前总想喝点红酒,就让沈姐帮我买了一些放在酒柜里,买了有挺长一段时间了。”

    “这样啊…”

    江一宁正想再问,突然听到半掩的门外,有极轻微的脚步声在靠近。

    江一宁静步走到门后,足足等了好几秒,不见有人敲门。

    “好渴啊,水还没好吗?”

    江一宁装作不知情的模样,自言自语着,突然拉开门,与门口站立凝神细听的沈经纪人四目相对。

    “啊呀,沈经纪你吓我一跳!”

    江一宁装作毫不怀疑的样子,眼中一片真诚道。

    沈经纪人立刻露出笑来:“没吓到吧?来,你的橙汁,彤彤给你亲手榨的!”

    江一宁接过,将杯子里的果汁几口喝完,趴在栏杆上,对仍在榨果汁的赵以彤道:“谢谢你啦,不用再搞了,我喝好了!”

    “这杯不是给你的,是给沈姐榨的,她也有点口渴了…”

    赵以彤说着,抬起头喊道:“沈姐,已经好了,下来喝吧!”

    人家哪里是口渴?分明是找借口把你留在楼下!

    江一宁看着一脸无害的赵以彤,心中暗道,这姑娘的推理和刑侦都是白研究了!

    “哎,好的。”

    沈经纪人坦诚地笑着,下楼而去。

    江一宁看着沈经纪的背影,眼帘微眯,不着痕迹地扬了扬嘴角。

    一只狐狸的尾巴,已经露出来了!

    “江侦探,提示图已经画好了。”书房里的宋兮影,停下笔道。

    “好的。”

    江一宁接过笔记本。

    只见上面有三幅简图。

    第一幅图,是一栋豪华房子的模样,上面标着一个数字‘9’。

    第二幅图,是一间很简陋的,类似于以前农村瓦房模样的屋子,上面标着一个数字‘15’。

    最后一幅图,是一个很古朴的箱子模样的东西,上面标的数字是‘27’。

    盯着这三幅图看了一会儿,江一宁一时也猜不出,这三幅图里包含的是什么意思。

    毕竟这些图,是一位父亲给女儿的提示,其中肯定有父女间的共同因素,如果没有共同的经历,外人很难理解这图里的房子和数字,究竟都是在象征着什么。

    “宋小姐,你认为,你的父亲留下的这三张图,是在诉说着什么呢?”江一宁问。

    宋兮影摇了摇头,“说实话,我真不知道。”

    “好吧,这些图回头再研究。”

    江一宁合上笔记本,突然压低声音,严肃问道:“宋小姐,你第一次收到那些照片,还有第一次把钱放在石块下,都有谁知道?”

    “当时没人知道,都是我自己处理的。”宋兮影跟着小声道。

    “那你第二次处理的时候呢,还是你一个人吗?”江一宁问。

    宋兮影摇头:“没,我当时正看着那些照片,发呆要崩溃的时候,沈姐和以彤正好进门,就被她们知道了。”

    “那她们当时的表情都怎么样?”

    “都很替我着急的吧。”

    宋兮影忍不住说:“你是怀疑她们…”

    “不,不是她们!”

    江一宁很严肃很肯定的言语,让宋兮影长舒了一口气。

    但这些都是江一宁装出来的,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他绝不会揭开真相。

    没错,江一宁已经确定:

    那天深夜在宋兮影家找‘提示’的人中,其中有一个,就是沈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