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组,这也太不公平了吧!这算作弊吧!”刘恺焰开玩笑道。

    苏拾月眨了眨眼:“我虽然没有说过,但是不代表我会啊。”

    导演组:......

    好像的确如此。

    但是正常人都不应该会这么多东西好吗!!!

    娇娇怔怔地看着打闹的一群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许七娘走到了她的身后:“娇娇,和我进屋一趟。”

    显然是有话要说。

    娇娇犹豫着点头答应,见两人离开,刘恺焰想起之前娇娇对苏拾月的百般阻拦,正琢磨着怎么开口,就听苏拾月说道:“没事,教给她们自己解决就好。”

    温娅想起刚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感慨地说道:“虽然你很有本事,但是有时候还要多多为自己考虑。”

    毕竟那种情况,不是谁都能完美做到的。

    另一边,娇娇随着许七娘进了屋。

    “坐吧。”许七娘没有回头,只是用手指随便点了一下椅子,接着拿出了茶叶和陶瓷茶壶,从容不迫地开始泡起了茶水。

    明明是漫不经心、从容不迫的动作,却让娇娇有了一种莫名的局促感。眼见许七娘泡好了茶,将盛着茶水的杯子递到了自己的面前,她咬了一下下唇:“奶奶,你之前没和我说过,你有学生。”

    许七娘道:“她之前也不知道你的存在。”

    “......”

    娇娇抿了口茶水,茶水很烫,烫得她浑身一个哆嗦,舌尖刺激。

    “很早之前,我也想做您的学生,您没答应。”

    她缓缓道。

    “所以......您拒绝我,是因为我的天赋不够吗?”

    因为有着最基础的医学知识,所以她比那些外行人清楚,苏拾月做到的事情有多么惊为天人。

    可以说是将一个半只脚迈入地狱的人,从死神手下拉了回来。

    恐怕就算是外头风头正盛的名医,都不能这般自信地保证。

    只是救人的一件事,就让娇娇意识到,这个叫做苏拾月的女人天赋有多强,哪怕自己倒了她这个年龄......或者再多上几十年,恐怕都到不了那个水平。

    她很清楚,自己在医学上的天赋就是个普通人,根本不够格。想想也是,只有像苏拾月那么天赋卓越的人,才有资格当许七娘的学生吧......

    娇娇的眼底越来越黯,甚至捧着杯子的手指都仿佛失去了知觉,没有察觉到手中杯子的滚烫。

    直到许七娘淡淡提点了一句,她才惶恐地松开了手,结果一不小心,手里的杯子掉落在了地上,摔得水花四溅。

    娇娇:......

    她的唇线抿得更紧了一点。

    许七娘依旧淡淡地看着她:“我承认,我收她当学生,的确看中了她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