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贞观三百年 > 章节目录 357 并不沮丧
    自信满满的郭威,第二天就开始皱眉头,因为又出了两桩凶案,目标人物跟赵一钱类似,都是去“新义勇”的一份子,甚至可以说是积极分子。

    新增一死一伤,直接让不少苦哈哈被吓住了。

    第三天,清算、丈量土地工作还在继续,领头指路的是本地人,丈量、登记的人,则是学生兵。

    这些熊孩子听说凶案的时候,也是被吓到了,但少年人的勇气,甚至可以说是犟劲,压倒了这种莫名的恐惧。

    甚至在学生兵中,还出现了各种“连环凶杀案”的故事,吃饱了没事干的,还手抄了一些故事来传阅玩。

    但对郭威而言,这简直就是照着他的脸皮各种用力招呼。

    “他奶娘的!”

    叉着腰的郭威踩着军靴,烦躁地在新的凶案现场走动着,破案,不是没有破,但没有破全。

    抓了一个,结果当场给自己脑门来了一下,速度很快,除了一盘“花生米炒豆腐”,什么都没有留给“郭雀儿”。

    “团长,不简单啊这些人。”

    “看样子,不像是简单的道上人物。”

    郭威眉头微皱,现在王角让“茶南四哥”王国前来协助,主要就是利用王国在道上的经验。

    很多手法,郭威不是看不出来,只是没有王国来得快。

    比如说子弹,湖南和江西的子弹,其实型号接近,但还是有些微的不同,尤其是湖南这里的子弹,多用老式铅弹。

    广西的子弹不行,但是鸟铳质量极好,在茶南省、茶北省甚至是安南省,都是非常的受欢迎。

    茶南省的枪和子弹都不行,但军火市场发达,王国跟金飞山南下,走的就是军火贩子的地盘,然后进入北苍省。

    卖他们杀龙港第二军械库情报线人之一,就是军火贩子养的。

    只是不用想,多面间谍,“成都路忠武军”被摆了一道。

    “叔,你觉得像谁干的?”

    王国稍微算了算弹道,根据距离,和行凶之人的撤退路线、手法,甚至连脚印的深浅都查验过了,然后用猜测的语气道:“小郭,我个人哩意见,可能是本地哩丘八,就算不是本地哩,起码也是湖南这儿哩。”

    “嗯?”

    一听王国所说,郭威顿时反应过来,当兵的?

    如果是当兵的,性质就有点不一样了。

    郭威根据王国提供的思路,想了想,问王国:“叔,我要是直接去找‘学兵队’的人……他们干不干?”

    “幺哥你觉得他们想啥子嘛。”

    王国不答反问,看着郭威。

    “老爷说不用管‘学兵队’的人,因为老爷是教育部的精英,可‘学兵队’不一样……是人,就得有想法。你就是圣人,手里没兵没人,也别想因材施教。”

    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回答王国的提问,郭威一拍手道,“‘学兵队’的人,难道是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没真的打算南下筹措预备队,也没想助战前线?”

    “幺哥,我觉得他们几个杂皮子儿,是想要下山摘姑爷种哩桃子……”

    “下山摘桃儿?”

    脸色疑惑的郭威想了想,忽地想起来,王角好像说过,安仁镇太大,改成安仁县就很合理?

    如果军改县,那就得有人来做县长,也得有人做警察局局长、教育局局长……

    想着想着,郭威顿时明白了,“学兵队”的人,搞不好是做了两手准备,还打算过来混个县长最不济也是个局长当当?

    “嘿嘿……”

    心中有谱之后,郭威翻身上马,直接道,“叔,我去会会他们!”

    “幺哥当点儿心哟。”

    “好嘞!”

    郭威策马奔腾,十几分钟就到了“药王庙招待所”,门口“学兵队”的脸色一变,见郭威突然前来,就知道肯定是有事儿。

    而且大概率不是什么好事儿。

    “列位!”

    翻身下马的郭威,大摇大摆地冲几人拱了拱手,江湖气十足,根本也没有行军礼。

    脸色不爽的几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没有说什么,等着领头的队长出来,这才左右站位,随时可以拔枪射击的架势。

    郭威看了看,顿时不屑,在自家老爷这里,论准头,他不如金姨娘;论速度,他不如彭姨娘。

    但两样加起来,他第一。

    “郭团长。”

    “团长不敢当,喊我一声郭大郎就行。”

    郭威笑了笑,冲着领头的队长道,“甘队长,我就开门见山了,三天四个案子,手法不沾江湖水,是本地大头兵干的,这事儿……诸位管不管?”

    “安仁镇是……”

    “有你什么事儿啊,我问的是甘队长,你是哪根葱?”

    “你!”

    “好了,小李。”

    甘队长伸手打断冲突,然后看着郭威,“郭团长不是特意过来找事儿的吧。”

    “甘队长,我家老爷客气,那是我家老爷为人敞亮。安仁镇将来变成安仁县,这县长谁来当,托大说一句,‘学兵队’算个屁,也敢掺和这等事情。到时候,识相的,赏你一个进奏院选人当当;不识相的,别说什么县长、局长,就是所长、股长,那都是没你的份!”

    “……”

    话说到这个份上,“学兵队”的人都是脸色一变。

    有些事情,全部说出来,那就没意思了。

    但如果掀桌……那就又有意思了。

    脸色变难看的甘队长目光低沉,很多情报,“学兵队”要比外界快一点,也比兄弟单位要快一点。

    但快慢不重要,快一步能不能先人一步才重要。

    此刻,郭威的一番话,等于说把“学兵队”的备用方案给捅了对穿。

    “靖难军”打过来,“学兵队”只能顶上去,不顶也得顶!

    谁叫教育部的调门,唱得这么高,而且还是一唱唱了两三百年。

    别人有的选,教育部没得选。

    就算有些操作,也不能摆在明面上来,只能偷偷摸摸,小心翼翼。

    而现在,郭威则是过来威胁,不帮忙就掀桌,且有这个实力。

    “你在威胁我们?”

    甘队长有些不想示弱,眼神微微一眯,盯着郭威。

    干掉王角,“郭雀儿”算个屁。

    这种事情又不是不能做,唯一问题就是如何保证王家这个案子将来不会被爆出来漏洞、猫腻。

    毕竟,教育部里头的大佬,基本都是由各个地方的“状头”组成。

    对于北苍省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状头,教育部那些“状头”前辈们,当然高兴,并且情理上想要给予一点点方便。

    今天把王角做了,惹恼众多“状头”是小事。

    真正的麻烦,就在于众多“状头”会认为,你今天杀王角这个北苍省的状头,明天是不是还敢杀我江淮省的状头?后天是不是连江东省的状头,也能杀了?

    这种操作,可以想,却不能做。

    如果要做,必须做绝,并且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把所有的事情摆平。

    “行了,快别装相了。一句话,本地大头兵干的脏活儿,你们摆平。事成之后,我给你们在我老爷那里美言几句,仅此而已。”

    “你倒是……”

    “干不干一句话,痛快点儿。”

    郭威叉着腰,根本不介意这些家伙已经准备拔枪的架势,事情摆在这里,抓住重点就行了。

    剩下的,都是细枝末节。

    “甘队!这小子狂的没边儿了!咱们!”

    “行了!”

    甘队长双手一伸,撑开了左右,然后看着郭威,“两天时间。”

    “够了。”

    郭威点点头,转身又上了马,然后道,“你们啊,这区区安仁镇的县长位子,我家老爷连瞧都不正眼瞧。不是他瞧不起,而是没必要。”

    说罢,策马就走,黑骏马扬蹄而去,留下“学兵队”的人在“药王庙招待所”一脸的不痛快。

    “甘队!这小子说什么疯话!这安仁镇……”

    “这个王角,可能在长沙那边,有了什么安排。”

    甘队一脸的无语,“谁能想到‘靖难军’居然就两翼齐飞,打进福建和江西了呢。现在海军的意思,就是先守着福州,等待朝廷大军,他妈的,海军也有内鬼!”

    “打进江西,却悄无声息,南昌那里,难道半点反应都没有?南昌都督府全是死人?”

    “南昌‘学兵队’的人死了三个,江西省教育厅起了内讧……”

    有些事情,捅出来就是大事。

    而在隔壁的湖南高官沙那边的大佬们,还在琢磨着“上座选人”哪家强。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甘队长很是痛苦,他原本的想法,就是跟随中央军,早一点平叛就行,之后调往河中省也好,前往叙利亚行省也罢,只要能够去远西,都行。

    现在的情况,让他明明不喜欢争权夺利,却又不得不打起了“小心思”。

    “小心思”的目的是为了大一点的理想,然而这种行为,本身就让人精神分裂。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平阳戍’的人接了活儿。”

    甘队说罢,看了一人,点点头,“先去衡阳,叫上帮手,然后去平阳戍。”

    “是!”

    行了个礼之后,此人收拾了东西,直接走人。

    第二天,在“新义勇讲习所”内,来的人虽然还是不少,但有更多的人,却是没有敢进去,只是在外面转悠,又唯恐被同来转悠的人盯着看。

    现在人心惶惶,主要还是因为早上又出了个案子,有人去新修的“公厕”大便,结果就被人抹了脖子。

    非常干净利落,肋骨下刺进去一刀,脖子上一刀,心口一刀,三刀保证绝对毙命。

    如此手法,用在一个几近农奴的人身上,这种事情,说出去简直没人敢信,但就是这么荒谬、荒诞地发生了。

    看着一个个低着头,神色颓丧的本地农民,王角并没有觉得沮丧。

    前阵子他们兴冲冲地过来庆祝减租,也有欢呼减息的,后来分了地,更是俺恨不得办个宴席。

    现在却是蔫了,耷拉着脑袋,无比可怜的样子。

    赚了高兴,亏了颓丧,人之常情。

    “王、王委员……”

    有浑身补丁接着补丁的人,看着王角,小声地说道,“王委员,这地,这地……我不种了,成么?”

    这人官话说得不错,显然是念过几年书的,但是此刻,眼神却是充满了忧愁,“我家里,就指着我一个人呢……”

    此人说完,周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个个都是争着抱怨起来。

    看到这一幕,王角依然脸色淡然,没有觉得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