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都市小说 > 墨肆年白锦瑟 小说 > 章节目录 第1432章 登门拜访
    楚修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眼底闪过一抹晦暗,好半天才再次开口:“那就好,不打扰你们上班了,我先走了!”

    看到楚修辞转身就走,背影落寞的厉害。

    白锦瑟忍不住开口:“楚修辞!”

    楚修辞脚步顿了顿,背对着白锦瑟:“白小姐,你还有事吗?”

    白锦瑟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以为,你过来,是想问我,沈町然去了哪里!”

    楚修辞自嘲的笑了笑,抬眸看着虚空,声音空洞麻木:“我是想问来着,可是,问了又能如何……我又不能去找她,毕竟……她说过,如果我再纠缠,她肯定会死在我面前,我还怎么敢呢!”

    白锦瑟怔了怔,的确,按照沈町然的性子,这种事情,她是完全做得出来的!

    她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她去蜀城了,只不过……你别去找她,就当是……心里留个念想吧!”

    楚修辞的手不由得攥紧了,他声音又沉又压抑:“谢谢你,白小姐,我知道了!”

    楚修辞说罢,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白锦瑟非常确定,楚修辞应该不会再去纠缠沈町然了!

    毕竟,他是偏执疯狂,可是,他最怕的还是沈町然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人死如灯灭,他应该最清楚这件事了!

    本来,白锦瑟只是为了给楚修辞一个念想,可是,现在的她根本没想到,后来有朝一日,她会后悔今时今日,告诉楚修辞,沈町然的下落!

    墨肆年知道白锦瑟心情不大好,忍不住握了握她的手,低声道:“别想了,宝宝,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要走,我送你去上班吧!”

    白锦瑟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任由墨肆年拉着自己的手,站了起来。

    ……

    于成来兰城第二天就上班了,可能是经历了铭城的事情,他来了兰城之后,倒是安分了不少。

    连续上了两天半,白锦瑟看他似乎真的长进了,每天乖觉的厉害。

    只不过,这天白锦瑟刚上班,于成就来办公室找她了。

    进了门,他直接喊白锦瑟的名字:“锦瑟,上班了呀!”

    这两天,在工作室里,于成都是直接喊白锦瑟白总的,突然这么笑着亲昵的喊她的名字,她还有点不适应:“怎么了?你找我有事儿吗?”

    于成干笑了一声:“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来这边也两天了,昨天也住进你们给我找的公寓了,只不过……这么久了,我还没登门拜访,怎么也说不过去,我爸昨天早电话里还骂了我一顿呢,我想着……我今天下班后去你家拜访一下,顺便见见妹夫和侄子侄女,你看……”

    于成的姿态放的很低,只不过,他刚从里面出来不久,头发短短的,看着就跟他这个人一样,看着是个硬茬子!

    白锦瑟想了想,开口道:“你说的也对,这样,下午你跟我一起回去,也算是认个门!”

    于成听到白锦瑟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大了:“好,那就说好了,今天下午去你家拜访,锦瑟,你放心,表哥这次真的改过自新了,从今以后,我就在你工作室好好上班,也让我爸妈放心!”

    听着于成这话,说的的确像是个人话,只不过,具体能不能做到,就不得而知了!

    只不过,白锦瑟也说了两句场面话:“表哥能这样想就好,别再让舅舅舅妈为你担心了!”

    于成笑着点头:“那你先忙,表哥也出去工作了!”

    于成这一工作,就给白锦瑟放了个麻烦进来。

    这两天,杜远也过来过,只不过,有云嫣挡着,杜远连思弦珠宝的门都没进的了。

    结果,杜远不知道怎么跟于成搭上了,中午快下班的时候,他成功坐在了工作室的会客室。

    白锦瑟一听于成把杜远放进来了,脸当时就黑了:“你放他进来干什么?”

    杜远看着温文尔雅,稳重得体,其实见了几次,白锦瑟就看出来了,这人就是个无赖的狗皮膏药!温和只是他的伪装,卸掉这层皮,他比无赖还要难缠!

    只不过,人都放进来了,白锦瑟也不可能真的给赶出去,好歹也是杜臻的ceo!

    于成不解的看着白锦瑟:“白总,这是怎么了呀?人家说是正经来谈工作的,我这也不好把人轰出去啊!”

    白锦瑟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没好气的摆摆手:“你别说了,我知道,你先出去吧!我待会去会客室!”

    于成皱了皱,点头关上门出去了。

    白锦瑟看到办公室门关上,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满心不悦的站起来,往会客室而去。

    白锦瑟一打开会客室的门,就看见杜远满眼温和的笑意:“阿锦,你来了?”

    白锦瑟实在不想应付他:“杜先生,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一次又一次的来我的小工作室,你公司那边破产了,没事干了吗?”

    杜远听到白锦瑟的话,就不由得笑出声来:“阿锦,这是怎么了?谁招惹你了啊,怎么满肚子的火气,只不过,我也不介意,你对着我撒气,直到撒完气为止,我受得住!”

    白锦瑟在心里骂了一句,受你大爷。

    这才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说吧,什么事?”

    杜远不紧不慢的喝了杯茶:“还不是设计的事情么,你给我设计的胸针袖扣和领带夹,怎么样了?”

    白锦瑟没什么表情:“还在设计中,我不是说了,等设计稿出来,我自然会让人联系你吗?杜先生,所以……我希望设计稿还没有画完之前,你能不能别来我们工作室了,我们小工作室,真的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杜远温和的笑着摇头:“阿锦,你这话可就说岔了,思弦珠宝在全球那么多家工作室,可不是以大小出名的,而是以名气,你知道你们在兰城成立分工作室之后,已经分走了兰城大半的珠宝市场么!”

    白锦瑟冷声:“所以,你是来找我算账的吗?”

    杜远笑着摇头:“阿锦,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是崇拜思弦大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忍不住想要来见你的,你可别这么误会我啊!”

    白锦瑟心里恶心的厉害,她也不知道,杜远说这些肉麻兮兮的话时,自己恶不恶心。

    她沉着脸说:“现在见也见了,没什么事的话,杜先生慢走不送!还有,我以后也没那么多的闲工夫,希望杜先生不要再来打搅我,否则……我就直接报警了!”

    白锦瑟这次的态度,不客气到了极致,已经连报警都提出来了,杜远脸上温和的笑容,也淡了淡:“阿锦,既然你这么不待见我,那我也……不好再继续打扰了!我能提最后一个要求吗?”

    白锦瑟不悦的抬头看他:“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