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修真小说 > 洛宁黑古 > 章节目录 第659章 如果他求药,别管
    “他活不了多久了。”

    小蚩阴沉地说着,按他的本意,就想八十板子直接把人打死的。

    只不过,那两个雄性根本看不懂他的想法,最后二十余板居然还放轻了力道。

    小蚩心中不满,却不好说什么。

    不过,他伤得如此之重,想要让他给阿邺疗伤,那就看他心情了。

    狄本想叮嘱一番,闻言也算了。

    小蚩既然说他活不成,那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问起乔木那边的山谷的情况。

    乔木是昨天带着族人回来的,他们一群人去云泉山谷中摘板栗,直到昨天才回来。

    二十余匹野马带着三四十个背篓,把板栗装得满满的,全摘了回来。

    再加上这边也摘了许多板栗,部落现在板栗已经很多了。

    他们说起分批回冰湖的事情。

    乔木听说打算送一些板栗与红枣回冰湖,不禁大为欢喜。

    “好呀,就把云泉山谷弄到的板栗全送回冰湖算了,再来几篓红枣,话说,这个东西真好吃,比萝卜土豆都好吃多了。”

    小蚩嗤笑一声:“想得美,老师还说把一部分没配偶的雌性送回部落,再送这么多,哪来这么多野马?”

    “还要送雌性?这怎么弄?送这些至少要有二三十匹野马驮东西。”

    乔木有些为难地看着狄:“其实那边的雌性也就少百余个,也不用太多。”

    “你们在说什么?”

    洛宁回到狄身边,把小凤儿塞到狄的怀里,见他们聊得正起劲,不禁好奇地问。

    乔木为难地说:“神使,那个板栗太多了,我们想着,多弄一点送到卧龙坡去,这样哪里还能带几个雌性?”

    “你想带多少板栗回去?”

    洛宁不禁左右为难,雌性太多了,她的确想多送一点过去,免得男女失衡,容易出问题。

    但那些物资,她也想多送一点,毕竟,那里才是他们的大本营,当然是把那边搞好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如果他们有技术,可以弄出马车多好?

    其实,他们也不一定要弄出多好的木板车,只要能弄出轴承与车轮,其它的木板粗糙一点也没关系,能走就行。

    但就是轴承与车轮,这边连最起码的工具都没有,怎么弄?

    乔木见洛宁若有所思,便欢喜地问:“神使,你是不是有办法?有的话就说,我们一定能做到——”

    “这可不是你说能做到就能做到的,这里连工具也没有,怎么做到?”

    洛宁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是想个简单一点的吧,一人两马,一马骑行,一马带货,只不过,这速度肯定要慢一点。”

    “这个倒是个办法。”

    乔木连连点头,想了想他朗声笑着说:“我和阿蒙商量一下,看看我们准备带多少货,带多少人?”

    “带人的话,雌性我订小玑一个,她留在部落里,只怕难免现遭阿邺的毒手,最好还是把她送走。”

    “小玑受伤这般严重,能不能走也未可知。还得看看。”

    小蚩闻言冷冷一笑:“老师,放心好了,阿邺作不了恶,以后能不能打人都不知道呢!”

    他轻蔑地说完,想到洛宁心善,不忘叮嘱她:

    “老师,这个雄性你可别管他,就算他的雌性想求药,你也别管。”

    “嗯,我知道了。”

    洛宁看回头悄声问狄:“那个阿邺,打得很严重?”

    狄抱着拼命折腾的小凤儿,无奈而宠溺地他小屁屁上轻轻拍了一巴,闻言冷笑地扯了下嘴角。

    “嗯,他敢对你不敬,打死也活该。”

    狄不想再聊这个人的事情,轻声问:“你刚才说的,有工具就能有办法,是什么办法?”

    “我在想,有工具的话,可以弄几台马车出来,那样用马拉车,可以拉得更多东西。”

    洛宁用碳条在地上划了一下车轮与马车的造型,狄看了一会,微微点头。

    “这个东西其实不难做,不过,没有工具,想做得精细的确有点困难。”

    他沉吟半晌,才轻声说:“要不,你弄个图纸过来,跟阿蒙好好说一说,让他回到部落再想办法?”

    “好,可以一试。”

    洛宁在地上划划写写,两个阿姆把他们几人的晚餐送了过来。

    因为大量的摘回了板栗,最近弄板栗的菜就多了。

    洛宁教几个阿姆给板栗剥壳,用板栗炖野鸡,炖了满满的几大盆。

    此刻送到他们面前的就有一大盆板栗烧鸡,金黄色的板栗炖了皮色金黄油亮的野鸡。

    还没送到,浓郁的鸡肉的香与板栗香交织,远远就令人垂涎三尺,胃口大开。

    一群野人兴奋地吃着板栗烧鸡,喝着红枣骨头蘑菇汤,经过几天的晾晒,第一批红枣水分晒干,味道反而甜了几分。

    红枣加蘑菇炖的汤清甜鲜美,百吃不厌。

    今天即使是评分最低的一群人,也能吃上一小份板栗与红枣骨头汤。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有人觉得不满意的。

    洛宁一边吃着晚餐一边思索着马车的主要配件,忽听那边膳房响起雌性的尖锐的叫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