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科幻小说 > 傅云霆时微微 > 章节目录 第174章 最后一杯
    第174章最后一杯

    夜更加深了,时微微看见何秋湫还在外面坐着,身上还只是穿着小短裙,可手上的花束更是刺眼。虽说气愤,可还是不忍心,走了出去。

    “时总,你忙完了呀?”

    “你在等我?”时微微只是一瞥,拉了张凳子坐下,“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之前不是签订过协议,我有一款珠宝是想让你帮我做模特的。”何秋湫激动地将手中的花束放下,将在一边的纸袋子提了起来,嘴角掩盖不住的笑意,“就是这个,我觉得它真的特别搭配你的气质。”

    时微微伸出手,接过来的时候,却瞧见何秋湫的左手无名指处,带着一颗熟悉的钻戒。

    这不是之前在傅云霆口袋发现的戒指吗?

    假装不在意,时微微将袋子里的首饰盒拿出来,打开。

    里面是一条珠宝项链,设计简单干练,却又奢华优雅。可时微微还是忍不住侧眼注视那戒指。

    她原先还以为,这是傅云霆要送她的钻戒,就连手指围度都是刚刚好。却忘了,跟她相似手指围度的人,多得是。

    收下首饰后,时微微起身,背对着她:“你先回去吧,我会挑一件合适的礼服搭配,明天发给你。”

    “辛苦啦时总,我走啦。”何秋湫没有在意太多,只是乖巧地挥了挥手,“这两天一直在公司,都没有回家睡觉,好想念家里的床呢。”

    见何秋湫离开,时微微快速回到电脑前,凭借记忆开始找安倩希家附近的实时监控。

    当时她也查看过很多次,并没有见到有其他人进入。那么,可能在那边有其他监控,只是自己并没有发现。

    在联系那边建筑楼的房东后,她才得知,那座公寓还有一个侧门,监控时好时坏,所以比较少人走那边。

    将那边的监控也调取出来,时微微屏息等待着。

    过了十几分钟后,侧门处的监控出现了一辆奔驰。

    司机小跑出来,到副驾驶边开门,何秋湫款款下车。

    那个司机长的很眼熟,时微微有印象,好像,就是之前在傅氏集团闹过的安倩希的司机陈师傅。

    确认何秋湫走进公寓后,时微微才肯相信,她跟安倩希真的是住在一块。

    不知道傅云霆现在是否已经得知,和他发生过关系的人,其实是何秋湫的事实呢?

    时微微揉了揉太阳穴,将顾风支开后,自己跑到了酒吧。

    一杯接着一杯的酒灌入肚子里,却好像喝白开水一样,感觉索然无味。

    “小姐,别再喝了。”

    就连调酒师都看不过去,忍不住开口。

    “再来一杯,最最烈的酒!”时微微的脸上依旧泛起红晕,脑子昏昏沉沉,可心中却如同明镜一般。

    调酒师有些心软:“最后一杯,真的不能再喝了。”

    “行,最后一杯。你说,他都没有对我这么好。”时微微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调酒师,“你对我那么好干什么呀?”

    调酒师没有回答,只是忙着调酒。

    每天到酒吧买醉的人很多,喝的不省人事的人也很多,他早该见怪不怪,可见到这个娇弱的女孩喝得烂醉如泥,还是忍不住心疼。

    “哟,妹子,一个人喝酒啊?”

    一个男人走到时微微身边,坐下后示意调酒师来杯威士忌。

    时微微并没有理会,而是伸手将他眼前那杯酒抢过来,灌到嘴里。

    男人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舔了圈嘴唇,“妹子,想喝多少随便喝,哥请你啊。”

    说着,还抬手搭上她的肩膀。

    时微微扭动肩膀甩掉那手,把空杯子重重放在桌子上:“满上。”

    调酒师蹙眉,可还是将酒杯满上,另一边的手已经准备好按下警报铃了。这个男人今晚第三次搭讪醉酒女人了,要是他敢乱来,那就只能送他去警察局喝茶了。

    “满上满上,多喝点。”男人单手托腮观察着时微微,猜测道,“妹子这是失恋了?”

    “失恋?”时微微指着自己,“我还会失恋?我在好多年前就不谈恋爱了,怎么可能会失恋?”

    男人色眯眯盯着她,抬手抓住时微微的小手抚摸着:“那是单纯的心情不好呀?没事,有哥在。”

    时微微嫌弃地甩开那胖手,扭头看向调酒师,“来不及了,我......”

    她现在肚子里有些异样感,好像正翻江倒海,随时准备奔腾而出。

    男人抬手将时微微的肩膀拧向自己:“哥在这呢,有什么话都可以跟哥说啊,哥有的是时间可以......啊啊!”

    还没有说完,时微微就往男人身上开始倾泻吐出那腹中之物。她本想让调酒师拿个袋子给自己的,谁知道这男人非要晃动自己,这下可不能怪她了。

    调酒师低头偷笑。

    “没事。”男人咬牙切齿地转向服务员,“给我几张纸。”

    随即,擦拭着自己的衣服,还念叨着心疼起来:“这件衣服可是名牌,两千块钱一件呢,唉,真是的。”

    时微微听了这话,凑近那衣服仔细看着。

    “没事啊妹子,这哥也没让你赔钱的意思。”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放心。”

    时微微转身溜到他的身后,扯起领子查看上面的标纸,开口说道:“这是名牌,但这款式应该是十几年前的了,当年这个牌子只是路边摊,还没有做大做强,材质也都是低配的。换算到今天,这衣服最多不过一千块钱。”

    这一番话下来,男人怔住了,舔了舔嘴唇,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

    调酒师背过身颤抖着肩膀偷笑起来,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个行家,还真是第一次见这种滑铁卢式搭讪。

    “不是,你不懂。”男人倔强想解释,“你喝醉了,看不清这也不怪你。”

    “我不懂?我不懂难道你懂?”时微微感到滑稽,随即仰头大笑起来,“是啊,是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

    “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男人丢下几张钞票后,伸手挽住时微微的腰肢,还扭头朝着另外一边使眼色。

    随后,他的两个小弟凑了过来,跟着一起要触碰时微微。

    “放开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