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我是半妖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谁的血
    半月光景,转瞬即逝。

    覆落于北疆之上的黑海迟迟未退,反而隐隐有着要朝着北族氏落吞噬而来的征兆。

    那黑海水域没有潮汐涨退,被它所吞噬的山海也宛若彻底从这片九州大陆上消失,海水是一片死海,不会流动,不会掀起风暴瀑布。

    可是每日过去,不知不觉,仿佛在黑海另一头的太阳会渐渐变得遥远渺小起来。

    即便是陵天苏,也无法感知这海水在流淌运转,可事实却是,这黑海的领域的确是在一天天的扩散开来。

    北族中人,也明显感受到了来自那片黑海的强大压迫。

    雪峰,断崖。

    陵天苏面无表情地看着天空落下的鹅毛大雪落入那片黑色的海域之中,难以惊起半点涟漪波澜,宛若被一片巨大的黑洞所吞噬一般。

    观摩许久,陵天苏忽然召出离尘剑,天空繁星闪烁,星辉透出铅灰色的云层,洒落映雪。

    他一剑横断斩出,死寂入万古长镜的黑色海面被恐怖的剑风分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黑海之中的海水在断分的海面没有流动的轨迹,宛若静止的画面忽然被撕开两半。

    陵天苏极有耐心,执剑不动,幽蓝色的眼眸深楚地看着海面。

    时间缓慢流逝,他目光骤然一凝,轻挑眉头。

    如剑般的长眉几乎要斜没入鬓,让他那张本就生得俊美非凡的脸更显冷峻起棱,多出了几分锋利的美感。

    他目光极为犀利的捕捉到了在那断分的海水之中,闪过一抹深藏在深处理的红意。

    那抹红意极淡,淡得宛若错觉一般。

    但陵天苏却在哪一瞬间里,感应到了一股不详的气息。

    断分的海水慢慢归拢,他墨眉低压,再斩一剑。

    不待海水归拢,一气长存的剑意将那死寂的海水再次断分足有百丈之深。

    这一次,那抹淡红之意转为深红,在黑水裂口里像是鲜血一样泊泊地涌了出来,仿佛在这片漆黑的海域下方,有着一个巨大的生命沉眠其中。

    而那百丈之深的海水,就是这巨大生命最外层的肌肤。

    一道冰棱如飞梭般穿来,落入那海水鲜红之中,随即很快牵引召回,悬停在骆轻衣的面前。

    陵天苏收剑,任由两岸海水慢慢归拢,那画面宛若巨大的伤疤在飞快愈合。

    他抬手摘过那枚被染成鲜红之色的冰棱,触及瞬间,便感到万千冰针般的寒意侵蚀入了掌心之中,然后迅速吞噬他体内的元力。

    “世子殿下……”骆轻衣神色担忧,方一出声,只见陵天苏掌心所握的那枚冰棱完全不受她操控了,瞬间爆出数道尖锐的冰刺,竟然轻而易举地就将陵天苏的手掌穿透。

    洞穿的伤口里没有鲜血淌落,尽数被那冰棱吸噬,陵天苏的手背甚至迅速泛滥密布出一道道蜿蜒如蛛网般的红线,十分诡异。

    骆轻衣面色一寒,急急正要出手,却被陵天苏用另一只手拦了下来:“轻衣别急,没事的。”

    陵天苏温声安稳她的情绪后,手掌用力将那冰棱握碎,依附在寒冰之中的鲜红液体并未顺着碎冰落下,而是涌入陵天苏的伤口之中,鲜红的丝线很快蔓延至整只手臂。

    他嘴角很快泛起一抹冷笑,幽蓝色的眼瞳深处涌出一抹森红煞气。

    修罗变。

    陵天苏体内飞快凝出一颗修罗黑血,黑血以着绝对野蛮霸道的姿态将将鲜红的血线吞噬蚕食。

    手臂恢复原样,伤口也在飞快愈合。

    陵天苏随意甩了甩手臂,笑着揉了揉骆轻衣的脸颊,道:“我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骆轻衣面色不怎么好看,任由他揉捏自己的脸颊,低头抓起陵天苏的手掌细细翻看了一番,见他真的无恙,眼神这才和缓下来。

    但终究不喜欢他这种自伤的方式来伤害自己,她蹙起的纤眉一刻也没有舒展开来,低声道:“那殿下可弄清楚了此物是何来历。”

    陵天苏目光微冷地看了一眼黑海,锋薄的嘴唇慢慢吐出一字:“血。”

    “血?”骆轻衣不解。

    这黑海出现在人间本就毫无征兆,好似被未知伟大的神灵凭空创造出来的一般,她身负应龙传承,对水域有着凌驾众生的感知能力,她能够感应到这海水里所隐藏着的巨大意识。

    但意识乃无形,不代表着是有生命的存在。

    她不能想象,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存活在这样的海域之中。

    陵天苏神情难得凝重:“渡海之时,虽然这片黑海让我觉得诡异,但没有像眼下这般给我一种未可知的神秘危险感。”

    骆轻衣与他何等默契,她听明白了他话中所指,蹙眉沉吟道:“殿下的意思是,有人暗中唤醒了这黑海之中的存在?”

    陵天苏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殿下觉得这人会是谁?”

    陵天苏眸光深远,半染寒意,他说:“送子罗核即将养成之际,黑海便开始动乱,轻衣觉得世上巧妙之事,多半真的只是巧妙吗?”

    在叶王府内,骆轻衣便是一名足够冷寂睿智的黄侍,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她自然心中清楚这是出自谁的手笔,她没有将时间过多浪费纠结为何一个行至迟暮的狐妖,却能够有如此力量让黑海发生如此诡异的变化。

    她看了一眼陵天苏的脸色,指出的问题从来都是一针见血的:“殿下说海中鲜红之物是血,轻衣想问,殿下可知这是何种族之血?”

    陵天苏沉默良久,神情隐隐有些复杂惘然。

    骆轻衣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分明是年轻的少年皮囊,可是眼神一下子徒添沧桑之意。

    “阴刹皇朝。”他缓缓吐字成声,眼底沧桑凄凉转瞬即逝,好似错觉一般。

    可骆轻衣知晓,那绝非错觉。

    世子殿下,似乎还藏着许多她不知晓的心事。

    “胡言乱语!”

    一个愤怒的声音穿透风雪而来,是即墨兰泽。

    她不知何时从山背处走出来,目光含怒盯着陵天苏,身后即墨蛛阴也紧随身后,两人面色皆不大好看的样子。

    对于这对叔侄二人来说,没人能够比他们更能了解阴刹皇朝的历史了。

    他们最为灵体诞生于世,生来不在六道之中,没有肉身躯壳,阴界鬼兵尚有肉身一续,而对于阴刹皇朝之人而言却是终身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躯壳,只能通过不断夺舍,侵占他人的肉身,才勉强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人类。

    他们从不具备实体形态,自然不会流血,即便此刻即墨兰泽割破手腕,其

    中流淌出来的鲜血也仅仅只是最为人类的双容的血。

    在这世上断没有阴刹皇朝之鲜血这一说法。

    故而,即便陵天苏于她有恩,但如此胡说八道,无异于在蔑视嘲讽她们阴刹皇朝。

    相较于即墨兰泽,小皇叔即墨蛛阴显然就要显得冷静许多,他勾起阴沉的目光,深深凝望了一眼黑海,但他观不出任何异样,也无法透过这样一片这样死寂的海域来感受出同类的气息。

    他最终将目光落在陵天苏的身上,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陵天苏道:“二位还真是恶趣味,竟然偷听我夫妻二人对话。”

    即墨蛛阴嘴角一勾,即便是露笑目光也是死意沉重的:“你的修为在我之上,你若不想让我们偷听,我们自然是半个字也窥听不得。”

    “你们当真觉得阴刹皇朝是天生灵体吗?”

    即墨蛛阴目光一沉:“你什么意思?”

    “世间以灵见长的,莫过于灵魅一族,可即便如此,灵魅一族诞生于天地之间,皆有因果,有时因花语结灵,有时因潮涨雨落结灵,甚至能够以为一笔字一幅画的机缘结灵,但阴刹皇朝,灵取于九幽阴部,那里连一指罡风都不曾停驻,何以你们便能够觉得,你们能够理所当然地凭空现世?”

    即墨蛛阴不说话了。

    陵天苏看着他,认真说道:“小皇叔不觉得,阴刹一族的诞生与这片黑海无故出现在九州大陆之上,十分相似吗?”

    “天方夜谭,荒诞可……”即墨兰泽越听越觉荒唐,但激动之语很快被她皇叔打断,他沉声说道:“你可能为我族解惑?”

    陵天苏来到雪崖边,靴底蹭落的积雪滚滚落入崖底,很快被黑水吞噬。

    “我可以试试,不过,需要借你家小侄女一用。”

    即墨蛛阴是个绝对果断之人,他二话没说,将即墨兰泽一掌拍至陵天苏那边,声音冷漠得显得有些无情:“随便用。”

    陵天苏伸手朝着即墨兰泽做了一个虚抓的动作,觅藏在双容这具躯壳皮囊下属于即墨兰泽的灵体瞬间被他抓了出来。

    她惊恐尖叫出声,人间对于阴刹皇朝一族可谓是最为恐怖的诅咒杀劫,若没有人类躯壳保护,她将瞬间被这个世界抹杀干净。

    “鬼叫什么?”陵天苏不耐地横了她一眼。

    即墨兰泽发现自己并未消失,愣愣地看着双容在她面前阖上眼睛,像一具尸体仰倒了下去。

    “我……没事?”她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臭小鬼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陵天苏失笑道:“有我在,这个世界还不敢拿你如何。”

    “尽会吹牛,真当你是九重天上的那位神子啊,合该这世界就该臣服在你脚下咯?诶?等等,你要带我去哪?!!!”

    不听即墨兰泽将废话说完,陵天苏一手紧紧扣住她的灵体,竟是朝着那片黑海跃下。

    他对于过往的记忆是残缺不全的,陵天苏认出了海中的气息源自于阴刹皇朝,但是他根本就不记得,阴刹皇朝究竟是怎么遗失自己的躯壳肉身,以至于世世代代要受到无体的诅咒。

    亦或者说,在他身为神子的那段记忆里,就连无祁邪也不曾接触到阴刹皇朝的这个秘密。

    但是在这片秘密之下,隐埋着他姐姐的骸骨。

    他想知道,姐姐与阴刹皇朝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往与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