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都市小说 > 阿南和阿蛮 > 章节目录 105|第一百零五章
    过去

    苏珊娜坐在人力车上, 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边境小镇。

    再往前走几十公里就是老挝,她心爱的男人死在那里, 出了一个本来应该是她去的任务,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盒骨灰。

    出任务前他们两还为了一点小事大吵了一架, 她丢了他给她的求婚戒指。

    这不是她第一次丢掉他的求婚戒指,那个人每次都能帮她找回来,只是这一次吵得狠了,她直接丢到了海里。

    找不回来了。

    所以他临走的时候说, 再给她买一个。

    人生就是这样,不经意间当头一棒,棒子上面长着倒刺, 砸下来,倒刺就埋进血肉里。

    为了一点小事吵架丢掉的订婚戒指, 就变成了那根永远埋在她心里的倒刺,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痛。

    她再也没有办法走进那个国家,太痛了,只能在它边境的地方,远远的看着。

    整整一年, 每天固定时间坐着人力车沿着穿境路走一圈, 她的中文一般,这里的人说的又都是当地话,大部分沟通都靠比手画脚。

    她混迹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面舔舐伤口,她的生命里经历过太多离别,她很清楚再痛的伤口, 也会被时间磨平。

    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最公平的东西,每个人都得经历,每个人都逃不过。

    一年时间,埋在心里的那根倒刺总算被磨平了锋利的边缘,疼痛变得可以忍耐,她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她还活着,所以,生活仍将继续,命运对她一直都十分残忍,坚硬的伤疤在她的□□上缠绕了一层又一层,缠绕的太深了,她怕自己终将有一日会彻底忘记疼痛。

    而遇到阿蛮,是命运对她的慈悲。

    或者,是他找给她到的那个戒指。

    小丫头在暗巷里被四五个比她个子高很多的孩子欺负,地球上每个角落都会有的画面,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丫头拽着自己的书包,昂着头和施暴者商量:“一个个来可以么?”

    用的普通话,所以苏珊娜听懂了。

    小丫头会一点拳脚功夫,脑子也挺好,一对一打的时候居然还能打出一点样子。只可惜施暴者从来都不会愿意遵守承诺,发现打不过了就一拥而上。

    小丫头的拳脚功夫乱了,却始终记得捂住自己的重要部分,挨打的姿势非常标准。

    苏珊娜也说不清楚这丫头到底哪里触动了她,向来不管这些事的她出手把那几个施暴者扔出了小巷子。

    “明明知道他们不会一对一,为什么还要做傻事?”她的中文磕磕碰碰。

    “这样可以多打两拳。”丫头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被打的十分狼狈,细胳膊上有很多淤青,新伤旧伤的。

    穿着校服,脖子上挂了一根红绳子,书包后面绣着福利院的字样。

    小孤儿。

    苏珊娜觉得有趣,蹲在她旁边看着小丫头用用背包里的餐巾纸熟练的清理自己身上的伤口,像打了架后的小猫。

    “身上有伤口回福利院会被阿姨骂么?”她每年都会往各种福利院里面捐钱,所以很了解福利院的运作。

    小丫头动作一顿,把那个绣着福利院字样的书包往后放了放,不理她。

    “那些人打你,是因为你是孤儿。”苏珊娜用并不十分流利的中文开始了她的恶魔低语,笑眯眯的。

    小丫头瞥了她一眼。

    苏珊娜扬起了一边的眉毛,她居然瞥她,不服么?

    “他们打我,是因为他们在学校超市偷东西被我看到了。”小丫头一本正经,“我告诉了店老板。”

    然后店老板给了她两支笔,她正好缺笔。

    打人都是有理由的,要么敲诈要么报复,谁没事堵着个孤儿揍啊,更何况揍她他们也讨不到好处。

    大人们都说她是扫把星,一般人还真不敢随便揍她。

    又不是每个孤儿都很容易被欺负的。

    她不怎么被人欺负,最多被人孤立。

    苏珊娜扬起了嘴角。

    这一整年下来,唯一的一次。

    “想离开这里么?”她问她,没头没脑的。

    “不想。”小丫头回答,也懒得给她理由。

    她不算孤儿,他们家的武馆还在,她还能半夜从福利院偷溜出来爬到武馆里面,里面没人,她养父下雨天重修的地板还没有破。

    苏珊娜这一次,咧开了嘴。

    就她了。

    她这一年自我放逐的唯一收获,一个很聪明的小姑娘。

    她给她起了一个特别俗气的名字索菲亚,她闷着头念了半天,眉头皱成了一条缝。

    她教她生存,把自己会的所有的本事都倾囊相授。

    她聪明,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学。

    她没听到她抱怨过,只是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她因为走神被她一拳打到,这是小丫头第一次打到她,打到了之后,小丫头说:“我叫阿蛮。”

    那时候她已经会说不怎么流利的西班牙语,这句话她却用的是中文。

    她叫阿蛮。

    她才不要叫索菲亚。

    那是她唯一的一次抱怨,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才说出口的抱怨。

    十六岁那年,她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她,所以,她把她的行囊都收拾出来,丢到了大门外面。

    八年的朝夕相处让她觉得害怕,再处下去真的要处出感情了。

    她不想再有感情了,那一次一年的自我放逐已经足够。

    阿蛮不理解。

    但是也背着行囊走了,走的时候头都没回。

    她教的很好。

    她在暗夜里偷偷的跟着她,看着她救了人,看着她做了保镖。

    她在她受伤时候,把隔壁兽医院的老兽医逼到了那个巷子里。

    她始终记得小丫头抬头瞥她的样子,脸上都是伤,可是一点没觉得自己悲惨。

    现在也一样,被她抛弃了,跑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了一顿她一直不许她吃的垃圾食品,四个汉堡五杯可乐。

    死孩子还记得自己未成年不能喝酒。

    “别碰她,不然我就碰你的家人。”她在某个晚上,把那个脸上纹着鳄鱼头的家伙逼到了暗巷,“她不敢做的事,我敢。”

    她就由着她的小阿蛮一路嚣张的当上了暗网最贵的保镖,翅膀终于硬了,可仍然每次做完任务,都会去吃一顿垃圾食品。

    “再见,索菲亚。”她笑嘻嘻的冲着远处的阿蛮抛了一个飞吻。

    她帮她走出了那场自我放逐,她的回报,就到此为止了。

    以后的日子,幸福也好不幸也罢,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与她再无关系。

    只除了,她结婚的时候她寄过去的几床大棉花。

    阿蛮是幸福的。

    这件事值得庆祝,她终归是帮了一个值得帮的孩子。

    未来

    陆为的婚礼是在北京办的,和简南他们两个在宁镇搞了个小型聚会不同,陆为的婚礼,阵仗很大。

    双方父母包的场,两个新人到了现场都被吓到了,本来打算做他们伴郎伴娘的简南和阿蛮瞬间反悔。

    “我没裙子。”阿蛮觉得这个地方弄不好又得穿礼服和高跟鞋。

    “国内的习俗我们两个当不了伴郎和伴娘。”简南很镇定。

    他们已婚。

    “要不,我们溜吧。”陆为一头汗。

    他本来打算穿着鳄鱼头和况今昔拜堂的,现在那么大的排场,他要是敢带上鳄鱼头他怕他家的老头子真的会撅过去。

    但是,不拿出鳄鱼头,他就不算本体结婚了!

    唯一没有表态的况今昔,坐在车上,面无表情。

    她娘跟她说,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

    这个大厅起码能坐三千人。

    过分了,她也没裙子啊……

    “直接开走吧。”她对着司机下命令。

    “不结了?”刚才还说要溜的陆为急了,“不化妆也可以啊,这种场合不化妆肯定是人群里面最显眼的人。”

    他家老婆最怕化妆,因为她害怕眼线笔戳到眼睛的感觉,她说那种感觉像是没打麻药被人抠眼球……

    “换个地方。”况今昔给自己娘发了个短信,关机。

    剩下三个人也很有默契的掏出了手机,关机。

    结果,都选了小型婚礼。

    最终敲定的婚礼晚宴在郊区一个小饭馆,他们四个人要了个包间,简南还跑到对面蛋糕房里买了个小蛋糕。

    有点简陋,但是到底自在了。

    “这个好吃。”阿蛮第一次来北京,简南熟门熟路的给阿蛮布菜。

    “这个多吃点。”陆为不甘人后,把况今昔的碗堆成了一个小山。

    “我刚才看到苏珊娜了。”阿蛮咬着筷子,和简南咬耳朵。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她的养母就在马路边上。

    简南一怔。

    “她也看到我了。”阿蛮眯着眼。

    所以她们互相做了个飞吻。

    再次遇见,也很好。

    彼此都安好,她还看到了苏珊娜挽着的那个月抛帅哥,亚洲人,是苏珊娜喜欢的长相,帮她拿着行李箱,还帮她撑着太阳伞。

    这是属于苏珊娜的安好。

    就这样,就很好。

    “你妈妈会不会骂你?”陆为也和况今昔咬耳朵,“你就说是我不肯。”

    反正老头子也不是第一天打他。

    桌上的ipad已经很久没有声音了,塞恩在那一头,面无表情。

    他以为这是婚礼。

    他上一次也以为是婚礼。

    结果就只是吃个饭,二对二,他不但不在现场他还没有那个二。

    他太天真了。

    这些人没有心。

    人类肯定一定会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