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都市小说 > 沈嫣 > 章节目录 第1191章 诉求
    事实证明,霍靳西并没有说错。

    这一天,傅城予的确是酩酊大醉,贺靖忱几乎从没见过他这个模样,紧张得寸步不离,连傅城予晚上睡觉他也让人守在他门口,有什么动静立刻通知自己。

    贺靖忱旅途奔波,时差都没来得及倒,再加上傅城予的事,实在是有些疲惫,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到他一觉睡醒,天已经大亮,贺靖忱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拉开酒店房间的门就直接走到了隔壁。

    隔壁房间的门口,他派过来守在那里的人依旧守着,见了他微微点头喊了一声:“贺先生。”

    “里面有什么动静没有?”贺靖忱问。

    “没有。”对方回答,“傅先生没有出来过。”

    贺靖忱闻言,一颗心却瞬间又紧了紧,连忙上前就砸了砸门,随后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没等他启动第二波砸门,房门开了,傅城予手中拿着一条毛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着他。

    贺靖忱见他这个模样,骤然松了口气,道:“没事了?”

    傅城予没有回答,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贺靖忱跟着他走进去,顿了顿才道:“老傅,有些时候吧,这个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不对?趁早认清那丫头的真面目也不是什么坏事,总比以后搞得自己通身麻烦好,是吧?”

    好一会儿,傅城予才淡淡应了一声:“你说得对。”

    贺靖忱闻言,顿时又松了口气,道:“是吧,咱们堂堂大男人,还能让一个丫头操控了人生不成?”

    他在沙发里坐下,却见傅城予拿了衣服走进了里面的卧室。

    贺靖忱不由得道:“你要去哪儿?”

    “回桐城。”傅城予说,“公司在美国那边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我得过去看看。”

    “你这就要走了?”贺靖忱忍不住想问他难道不打算再去看看萧冉,可是一想到萧冉和顾倾尔就在同一家医院,他一去医院势必会想到顾倾尔,顿了顿也就没敢再说,只是道,“那行,你回去吧,这边的事情我会帮你盯着的。”

    傅城予一边换衣服,一边道:“我吩咐了宁媛要好好照顾她,要是宁媛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你帮我处理一下。”

    贺靖忱蓦地一愣,道:“你这是——”

    难不成经了这一晚上,他不但没想明白,反而还打算继续一头栽进去?

    这可不是他傅城予的风格。

    傅城予整理着衣服,平静地开口道:“她起初有求于我才会选择我,既然现在,她不打算再继续演这场戏了,我总要让她恢复健康的状态,问清楚她还有什么诉求,才好做一个了结。”

    贺靖忱听了,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这事也就他傅城予做得出来了,若是换了霍靳西或是他,被人耍了一大通,不将那个女人逼上绝路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哪里还会管她有什么诉求!

    只是这一向是傅城予的处事方法,贺靖忱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了一声,“行,你放心吧,一切都交给我。”

    闻言,傅城予忽然又抬眸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要出面。”

    贺靖忱一怔,随即几乎气笑了,道:“怎么,到现在你还担心我会说出什么刺激到她的话来?就只许她说难听的话刺激你,还不许以其人之道了?”

    “总之你不要出面。”傅城予再次强调道,“所有的事情,宁媛自然会处理。”

    “好,好。”贺靖忱心头也都是火气,连连说了两个好字,扭头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傅城予当天上午就离开了岷城,先飞回了桐城。

    而他的飞机刚一起飞,贺靖忱直接就推门走进了顾倾尔的病房。

    顾倾尔正安静地睡在病床上,宁媛坐在旁边用手机查着一些资料,听见声音一抬头看见他,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就迎上前来要拦住他。

    她这个样子,明显是得了傅城予什么吩咐,不过贺靖忱却是不在乎的,直接越过宁媛走向了病床边。

    他上前,病床上的顾倾尔正好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他,容颜平静,眼神清冷。

    这个样子,贺靖忱倒的确是第一次见到。

    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随后才伸出手来,轻轻拍了两下手掌。

    顾倾尔移开视线,淡淡道:“如果贺先生来就是为了给我鼓掌,那我收到了,谢谢。”

    “可以啊。”贺靖忱说,“几乎将我们所有人都骗过了,演技一流啊。”

    顾倾尔听了,懒懒地掀了一下眼皮,没有回应。

    贺靖忱也不客气,直接拉开椅子在旁边坐了下来,盯着顾倾尔道:“说吧,隐藏了这么久,却突然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想要干什么?”

    “跟贺先生有关系吗?”顾倾尔问道。

    “现在老傅已经离开岷城了。”贺靖忱说,“你有什么目的,我可以帮你转达一下,也许这样能更快捷地达到你的目的呢?”

    闻言,顾倾尔静了片刻,才忽然弯了弯嘴角,道:“好啊,那麻烦你帮我向他转达一下,有时间的话,办理一下离婚手续。”

    贺靖忱闻言,冷笑了一声,道:“离婚?准备要多少赡养费?”

    “什么也不要,只要他一张离婚证而已。”顾倾尔说,“不知道这个答案,贺先生满意吗?”

    “什么也不要?”贺靖忱再度冷笑道,“你怕是忘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跟他结婚吧?家里的老宅不想要了?”

    顾倾尔闻言,弯了弯唇角道:“我既然敢提出离婚,那我自然有自己的应对办法。难不成贺先生还要替这样的女人担心?或者还要替他挽留一下我这样的女人?”

    贺靖忱闻言,先是顿了顿,随后缓缓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这样表态了,那我会向他转达你的意思。只不过还要奉劝你一句,别再玩什么花样,老傅是心慈手软的人,我可不是。”

    “哦。”顾倾尔应了一声,道,“不想我玩花样的话,那就请贺先生尽快帮忙处理好这件事,再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贺靖忱闻言,又静静看了她片刻,起身就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