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正文 第1281章 两长一短选最短
    “池先生,”山村操又期待转头看池非迟,再次确认,“公主殿下会保佑我的吧?”

    池非迟点头,立刻转身往下山的方向走。

    群马县这一带山林这么多,要是山村操真点了座山,灰原哀还好,作为小孩子不会被怀疑,他绝对会被查的。

    比如‘就是你忽悠警察、害得山村警官引发山火,对吧?’,说不定还会被调查是不是在组织、宣传邪教,再或者怀疑他就是因为蛇精病,所以才胡乱影响别人、引导别人犯罪什么的。

    所以,他选择远离山村操。

    下山的路上,山村操再三确认‘公主会不会保佑我’、‘我背上没有亡魂吧’、‘公主殿下能不能赶走那家伙’,把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吓得抱在一起就没分开过。

    池非迟努力引导,争取山村操以后别带香了,改为供水果挺好的。

    等到了旅馆,柯南见山村操带人去查电话簿、其他人也没注意这边,伸手拉池非迟衣角,等池非迟蹲下身后,才无语道,“告诉他改供水果,不如直接告诉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森林公主,这样比较好吧?”

    请他家小伙伴注意一下,山村警官在奇奇怪怪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好吗?

    池非迟看了看那边的山村操,反问道,“你觉得他会信吗?”

    柯南:“……”

    这……

    “就算他信了世界上没有什么森林公主,你能保证他不闹出别的事情来?”池非迟继续问道。

    柯南没法反驳,仔细一想,山村操本来就不太靠谱,这锅还真不能甩到池非迟身上,低声吐槽,“他这么下去,早晚会被开除的吧!”

    “不一定,”池非迟看向山村操的目光带上一丝诡异,轻声道,“说不定还能升职。”

    “哈?”柯南瞥山村操,怀疑小伙伴的脑子坏掉了,“他再升职,就是警部了吧?虽然县警警部跟警视厅警部不一样,但警衔都追上目暮警官了,这怎么可能嘛!”

    池非迟见山村操带着人过来,站起身,“森林公主护佑着他。”

    可惜了,‘是护佑还是忽悠’这个梗,柯南不懂。

    “池先生!”山村操拿着登记簿、电话簿到了池非迟近前,期待又兴奋地把本子一递,“我们的调查遇到麻烦了!”

    柯南:“……”

    调查遇到麻烦还高兴个鬼啊!

    “入住这里的旅客太多了,加上你们一共有五十多人耶,前台的大叔也记不清有什么人来看过电话簿,因为来看电话簿的人好像也不少,”山村操见池非迟接过本子,一脸期待地问道,“您看现在该怎么查?”

    后方,跟着山村操来调查的两个警察撇开头,神色复杂,不知是无奈、悲愤多一点,还是绝望多一点。

    池非迟无语接过本子,把登记簿翻到其中一页,拿笔圈了个圈。

    “要把所有人都查一遍吗?还是利用公主殿下的力量给名单画个圈,我们就在圈里查?前者是麻烦一点,不过我不太想因为这种小事就麻烦公主殿……”山村操看着天花板犯愁,突然发现手里被塞了东西,低头一看,看到登记簿上被圈起的三个名字,愣了一下,转身对两个警察招手,“好了,圈好了!你们请这三个人过来配合调查吧!”

    两个警察很矛盾。

    他们是去还是不去?

    “三个人?”铃木园子疑惑出声。

    “那位hozumi先生说过,对方给他发邮件说在今早入住这里,”池非迟面无表情道,“今早入住的,除了我们之外,只有这三个人。”

    两个警察互相对视一眼,松了口气,看了登记簿上的房间号,叫上旅馆的工作人员去找人。

    三个人被找来时,身上都还穿着旅馆的浴衣。

    名叫大隈勇的年轻男人个子高瘦,25岁,不过看脸比池非迟老得多,说是三十岁也有人信,头发天然卷,脸型偏长,鼻子上戴了鼻环,到大堂看到有警察在门口,也一脸的不耐烦,手在浴衣下的胸口处挠了挠,“什么事啊?真的很烦耶!”

    其中有一个今年63岁的老者,名叫绵贯辰三,戴着眼镜,花白的头发往后梳,个子不高,但体格壮硕,人看起来也很精神,同样嘀咕出声表达不满,“警察怎么三更半夜在扰民啊?”

    最后是一个外国中年男人,名叫汉斯—巴克利,自我介绍41岁,金发,下巴留着胡子,身高跟大隈勇相当,不过看起来要壮一些,似乎对日语不太熟练,语调很奇怪,“请问是出了什么事?”

    池非迟看过去时,目光在绵贯辰三身上多停留了一瞬,很快又不着痕迹地看向下一人。

    看到这老头,他就想起来了,这张脸会被揍。

    而且两长一短选最短……不是。

    是因为根据调查,死者先是被刺中腹部,刀伤平平刺进去,根据三人身高和死者腹部距离地面的高度来看,如果面对面捅刀子,身高一米八的大隈勇和汉斯-巴克利捅的位置会再靠上方一点,或者刀伤入口高、刺进去时往下倾斜。

    当然,还要考虑一个可能,那就是当时死者躺在地上,凶手坐在死者身上、压住死者,双手持刀往下刺,这样的刀伤很难判断凶手身高。

    不过死者身上没有击打留下的伤,现场虽然有打斗痕迹但很少、且不凌乱,也就是说,死者遭遇的第一次攻击很可能就是腹部的一刀,没有先被打倒,除非因某个原因在地上躺好等凶手来捅,不然绝对站着被捅的。

    另外,尸体腹部的伤在左侧,如果凶手是压在死者身上,持刀往下刺,伤口一般会在腹部正中的位置。

    这个世界好像不怎么喜欢用这些来破案,也有可能是尸检需要细致,出一个准确结果是需要时间的,比如死者身上的刀伤也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烟雾弹,那就需要确认伤口深处的细节,而这里的侦探们总是在尸检结果出来之前,就有了大致的头绪和思路,等尸检结果来确认推理或者某个推理成立的证据。

    不过总体来各国,在柯南身边遇到案子,也可以背背口诀:

    城堡海岛必出事,委托做客不太平,态度恶劣最先死,相貌出色需留意,两女一男留心女,两男一女留心男……

    “请问三位,你们在傍晚5点左右在哪里做什么啊?”山村操抬着小本本问不在场证明。

    “我在房间里睡觉。”大隈勇一脸散漫道。

    “我在洗澡。”绵贯辰三道。

    汉斯-巴克利也跟着道,“我在附近散步。”

    “有没有证人呢?”山村操又问道。

    大隈勇脸有点黑,“没有!”

    绵贯辰三态度还好,“我是在房间浴室里洗的。”

    汉斯-巴克利摇头,“我在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

    一听三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明,铃木园子也懒得听那边的问话了,摸着下巴低声猜测,“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戴鼻环的男人?很可疑啊,说不定是因为不认识多少汉字,才会让别人用片假名来署名的!”

    “那样的话,那个外国人不是更可疑吗?”本堂瑛佑小声加入讨论,“片假名一般都是用来替代英语的吧?也可以说发音就是英语转化来的,那个外国人的日语不好的话,说不定就只能看片假名或者罗马字来确认名字。”

    “要这么说,那个伯伯也很可疑,”毛利兰低声道,“他上了年纪又戴着眼镜,很可能是因为汉字笔画多、他看不清楚,才会要求写片假名的。”

    那边,山村操还在问话、记录,“那么,你们知道《冬日红叶》这部剧吗?”

    “这是什么啊?”

    “没听说过。”

    “冬天到了,叶子不就全部落光了吗?”

    三人都否认了。

    “啊!你们不会是知道却假装不知道吧?不过那是没用的!”山村操自信说着,收起记事本,从外套内侧口袋里拿出平板,低头调频道,“如果是忠实影迷的话,只要看到开头,就无法掩饰自己的表情了……对了,池先生,你们要看吗?”

    池非迟见山村操眼光放光地看自己,因为心里无语,神色更冷了,“不看。”

    “呃,”山村操一噎,“别这么凶嘛……”

    池非迟:“……”

    他不跟傻子一般见识。

    “那么小兰你们呢?”山村操又看向毛利兰,“一看池先生就不是这部剧的影迷,你们应该对这部剧很感兴趣吧?我奶奶跟我说这部剧之后,我一看就迷上了,就算家里已经设置好录像,也还是想第一时间看到呢!算算时间,已经快开始了哟!”

    毛利兰一汗,笑得很勉强,“不用了……”

    所以山村警官到底是来破案的,还是来追剧的?这是个问题。

    “好吧,那就我们几个看,”山村操说着,把手里的平板面向对面的三个人,笑眯眯道,“看!《冬日红叶》……”

    平板里传出铿锵有力的播报声,“好了,马上就要开始了!欧洲空手道王者挑战赛……所以,本该今晚播出的《冬日红叶》推迟一周播出!”

    山村操懵了一下,把平板转回来,瞪大眼睛看着,“什、什么?骗人的吧!”

    “你不会是想让我们看空手道比赛吧?”汉斯-巴克利一脸懵地问道。

    “不、不是……”山村操不知该心痛自己等的剧没了,还是该尴尬,就是很不知所措。